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送剑
    盯着对面呆呆愣愣的问号小卒,路善也小小的恶趣了一把,接下来就很简单了。

     意识空间里,两个虚拟小人打的不可开交,问号小卒的拳法舞的虎虎生威,路善根据他和张成的对战中,把对方的拳法样式生搬硬套刻印在脑海里,再由问号小卒实战出来,不断的对练,偶尔还会推演各种变数出来,相信下次再遇到他,会压的他怀疑人生。

     慢慢的,路善渐渐熟练了战斗的节奏,一个文号小卒已经远远不能招架他的攻势。

     歇息了一会,恢复劳累的精神,重新凝神,空寂的意识空间中再次跳出一个问号小卒,演练继续进行。

     路善要为莘道大会做打算,在大赛前很难有以一敌多的机会,只有自己争取,他从来都没有小瞧任何人,希望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把希望寄托在奇迹之上的人会死的很惨。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空间里又多了几个问号小人。

     精神意识的压力加大,极其劳累,路善保持着正常的节奏,不紧不急的协调着战斗。

     浑身微微颤抖,汗如雨下,身体里的莘运转极快,诡异的是,莘的运转依然规律的按照《霸决》所拟的路线,强化着路善的肌体。

     忽然,卧室里传来叮当作响的闹铃声,路善知道时间到了,缓缓的结束战斗,稍稍松弛紧绷的意识,活灵活现的小人立即魂飞魄散,消失在意识空间中,虚无与空寂笼罩。

     起身去卧室拿过手机,把闹铃关上,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整了。

     洗去一身汗水和疲惫,路善要为孟梓琪的到来做准备了,从电梯下去,去市场购买了一些蔬菜水果海鲜,顺路拿了一点饮料。

     路善开始做饭,由于长期独处,做饭这一项是必备的,高中闲暇是曾跟随过厨师学习过,厨艺尚可,只是很少动手。

     清蒸螃蟹,葱爆花蛤,干煸四季豆,再加上一个水果拼盘,一件一件的摆放在餐桌上,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以往他不做饭,是因为麻烦,购买,洗漱,再加上烹饪,一个小时也就差不多过去了,也有食材太贵了的因素,蓝星大变,以往平常的素材,因为采集捕捉的危险度增加,价格翻了很多倍。

     平日里他也只是随便吃些东西凑合了,不用那么特意,只是今天孟梓琪要来,路善这才露了一手。

     将两个杯子加满果汁,敲门声响起。

     “请进。”

     孟梓琪推门进来,路善注意到她今天的打扮,不由得一阵诧异。

     “怎么今天穿的这么保守?”,路善问道。

     女孩一身黑色修身运动服,更显的利落洒脱。

     看惯了她平时的着装,路善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哼,当然了,这是你第一次邀请我到你家,谁知道你有什么企图。”忽然,孟梓琪眼珠一亮,看到了桌子上的摆着。

     轻噏鼻子,说道:“难得你今天亲自下厨,说吧,有什么企图,如果是向我表白那就算了,我可是不会接受你的。”

     路善无言。

     “自恋,吃饭吧。”

     孟梓琪做到路善对面,喝了一杯饮料,顺道给路善剥了一只螃蟹。

     路善接了过去,顺便称赞了对方的美貌和心灵手巧。

     两人谈了一些学校的琐事,大都是一些有趣好笑的。

     一饮而尽杯子里的果汁,路善开口问道:“你是用剑的吗?”

     孟梓琪呆了一下:“你突然问这干嘛。”

     “我就问问。”

     孟梓琪说:“对啊,是的,我剑法很好的。”

     路善点头:“我有一把剑,用不到,你要吗?”

     “当然,你不要就给我吧,我的剑正好断了。”孟梓琪道,她没有太在意,不过还是很果断的答应了。

     她的上把剑在狩猎中被凶兽咬断,在珠城找了一个星期,她也没有找到合心意的剑。

     “不过,这是他送的,不一样。”孟梓琪心里暗暗想到。

     路善起身进了卧室,他还拿了两根线血草放在身上。

     “嗯,你看。”路上把剑递过来。

     孟梓琪又是一愣,不是别的,是这把剑太夺目了,好看,通体幽黑,散发着寒光。

     用手试了一下剑刃,孟梓琪看向路善,问道:“没开刃?”

     路善神秘的笑了笑:“这把剑的奥秘很多,我也说不清楚,我给你演试一下。”

     他握住剑柄,全身的莘力疯狂的涌入剑体,黑剑变得更加幽黑锋寒。

     当空一斩,卧室里猛然一亮,剑尖出现一寸的金光。

     路善无力的坐下来,看向微张着小嘴的孟梓琪,得意的说:“厉害吧。”

     似乎对面没有反应,路善伸出手在她俏脸前面摆了摆。

     孟梓琪这次惊醒,随即问道,“你怎么得到的?”

     “特意为你找的。”路善说。

     孟梓琪翻了一个白眼。

     “这把剑是特殊材质,可以灌输莘力,如果莘力足够,剑气可以足够远,在没有到达三境时,便能拥有三境的远程攻击能力。”

     “送你了。”路善剑递过去,“你试试?”

     “好。”孟梓琪接剑。

     整个人瞬间变了,凭空增添了凌厉的气质,她手持黑剑,一个漂亮的斜斩,剑气达半米长短。

     路善汗颜……

     孟梓琪看着路善撅了撅小嘴,“你还差的远呢,加油啊。”

     “不过,身上好累啊。”孟梓琪软倒在地上。

     “给,吃了。”路善把血线草递给她。

     两人恢复过后,继续吃饭。

     “送给你了,你给它起个名字吧。”路善淡淡道。

     “嗯,我不知道起什么名字,是我们俩的,一起吧。”

     “怎么我感觉像是给孩子起名字。”路善说。

     “你!”孟梓琪狠狠的瞪了路善一眼。

     “咳咳……”

     路善想了想说:“叫它‘弃’如何?”

     “你是要寓意抛弃我吗?”

     “哪有?”

     “嗯,我觉得也不错,”

     “那就这了?”

     “好。”

     收拾了完了餐桌,路善坐在沙发上和孟梓琪继续闲聊。

     “不出意外,我今晚回不去了。”孟梓琪盯着路善的眼睛说道。

     “那就睡在我这呗,床大。”路善道。

     “我还是纯洁的小姑娘,你忍心祸害我吗。”孟梓琪可怜兮兮的说。

     “当然,忍心了。”

     “哼,那不睡了。”孟梓琪望着电视上播放的电视节目,不说话。

     “放心,不会的。”路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