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东西我拿走了,有缘再见
    过了一会,路善看向洞口,一共还剩四个人,三个被黑棒扫中,一个被乱刀击中,已经奄奄一息了……阴暗下,只有一个人在采集,剩下两个已经躺在地上。

     这个还能动的,是被隔山打牛了,伤得相较另外三个倒霉蛋要好点,还能动弹,不过看他不时的惨哼一声,路善都为他默哀,那么大的棒子打在身上,啧啧啧,看着都疼。

     不过路善也不由得感叹,那领头大汉的精湛刀技和丰富作战意识真是可怕,若是让他来上,估计下场不会比地上躺着的几人好。

     不过现在吗?

     路善看着剩下的四个老弱病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唯一一个还能行动的人,正在采集变异植物。

     静静的等了一会,他已经已经把线血草和黑兰剑竹采摘好了,正往背包里面装去。

     路善又笑了笑,他决定了,此时不上,何时可待?短时间内,他们未必能回来,那红角怪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就算成功猎杀,肯定会出现伤员,运载伤员,也要浪费不少时间。

     他从黑暗里走出,大摇大摆的向几人走去。

     “我代表我自己向你们表示感谢,你们在与凶兽的抗争付出了汗水和鲜血,我很尊敬你们!”

     嘹亮的声音在空旷的甬道回响。

     几人缓慢的转过头,只看见一个一脸笑意青年走了过来,他双手负于身后,昂首说着大义凛然的话语。

     几人面面相觑,脸上立马拉了下来,他们认出了路善。

     “小兄弟,做人留一线。”那个还能动的缓缓站起身子。

     “哦,那你们三番两次侮辱我,又该何算?”路善笑道,“把你们的采集的东西都给我吧,全当赎罪了。”

     “你。”他站起来,手里拿着刀具,冷冷的看着路善。

     “不过是个学生还敢这么嚣张,你以为我受伤了就不能解决你吗?只不过会多费些功夫。”他心里有些不屑,学生就是学生就这么直接走了过来,我猎杀凶兽五年有余,知道学生是什么水准。只是不想牵扯伤口,好言相劝,没想到这么不识抬举。

     他一个箭步,一刀劈向路善。

     看着他的动作,路善心中一凛,侧身闪过,正要贴近。只见对方脸上露出狞笑,改刀横斩。

     路善一个后折腰,避过横斩,暗呼好险,随即右手支起身体,一个贴身靠,右肘顶向对方的胸膛。

     大汉发出一声闷哼,缓缓做倒在地上。

     “都说了,把东西给我就好了,你非要挨打。”路善叹气摇头道。

     火光下,路善捡起已经装好的背包,背在身上,慢慢远去。

     那三个躺在地上的伤员,眼睛睁的大大的,互相瞪眼。

     至于被路善打倒的大汉,他也挣扎着做了起来,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包,又昂起头,忍不住万般感慨。

     沿途很静,路善不认识路,但他专挑八字形峡谷经过,也不知跑了多久,面前一下子开阔起来。

     他想起了一首诗:

     我行走在北方的原野,

     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戈壁,

     树和草孤独兀立,

     石子和沙土裸露,

     荒凉的秃山在风中打着冷颤,

     空中看不见鸟的影子,

     云层一片铁灰色……

     路善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

     “还好,有信号。”

     查了一下地图,距离珠城北城门50公里。

     还有这么远?路善无奈,夕阳已经落下,时间来不及了,况且荒原的夜晚很危险。

     “看来今天是回不去了,不过还好,猎杀者小镇离我很近。”

     路善在手机地图上划出了一条直线,只有不到3公里,跑过去,也就十几分钟。

     把装有线血草和剑竹的黑色长包扎好,背着身后,路善拿着手机向猎杀者小镇赶去,一路上遭到几只小型凶兽的偷袭,他没有理会,闪过后继续向前跑,气的小凶兽在后乱吼。

     有一只双脚行走的鸟,还追了上来,一路上对他尖叫威胁,最后路善被吵得心烦,回身一脚踩了上去,整个世界安静了……

     渐渐的,临近小镇,路善开始遇到其他的猎杀者,他停下脚步,慢慢向小镇走去。

     和前两天那个小镇类似,虽然快傍晚了,但还是熙熙攘攘的,路善随便找了个无人的地方,打开手机,搜索线血草,手机上一下子蹦出开很多的图片介绍,以及功效,这草长的很大众,呈羽毛状,全叶青色,唯独中间的根茎,有一条晶莹剔透的红线,和血液的颜色很相似,所以名曰:线血草。主要功效是淬体健身,用于起始境。

     至于价格一千元一根,路善暗呼好贵,他从包里拿出线血草,仔细看了几眼,就这么巴掌大的一根值一千?不对,我记得,冯昊他们也是要寻找线血草的,这么说应该很重要。

     路善找了一个摊位,放一块黑布在地下,摆了三根线血草。

     他又趁机查了一下黑兰剑竹,这个竹子很奇怪,没有叶子,还是扁的,竹身平滑无比,大概一米长,竹尖很尖锐,竹尾粗糙,似乎存在就是为了成剑,不用想这么浑然天成的植物,肯定很贵。

     看了一眼价格,大概在十万到二十万之间,主要看成色,此处人多路善不好拿出来比较。

     “这个草你还有吗?”

     路善听到一个女声,放下手机,抬起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清丽的脸上搭配艳红的嘴唇。

     “你要多少?”路善看着对方的眼睛说。

     “你有多少?”她抚了抚长发。

     路善没细说,但估计三十棵是有的,算了暂且说三十吧,剩下的留着自己用,还可以给聂萍一点。

     “三十根。”路善说。

     “我全要了。”女人说,语气里带着果决。

     路善从包里又拿出27根,“你有东西装吧?”

     女人拿出一个红色袋子,又拿出手机,“你的卡号?”

     三万到账,路善收起包,朝着宾馆走去,他还是很激动。

     “三万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开了一件更好的套间,路善把包扔到屋子里,在浴缸里放满热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洗去了两天的风尘,一时间只觉困意袭来。

     他昨晚演练了一晚上的肘击,今天又经历精神紧张的观战,撑到现在已是浑身疲累的。

     路善咬紧牙齿,按照《霸决》的方式在身体里运转一个周圈,又打了一套完整的肘击。

     然后直接躺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