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时光荏苒
    这些天,路善难得痛快的修行,以往的大学时光,路善苦于自身的资质,只能暗自忧伤愤怒,却又无法反抗。

     过的不算坏,但也不算好,心底有个坎不舒服。

     现在,路善好好的享受了这段时间,没有负担且不压抑,只有畅快淋漓的战斗,白天去竞技场磨练战斗技巧,会见各种学校的学生,顺便赚点钱。

     随着实力的提升,路善的战绩也越来越漂亮,胜场很多,也失败过几场,近百场的战斗,输的场次只是个位数,他认识了许多学校的莘者,有强的,也有不强的,有出名的,也有不出名的。

     路善自己也算是出了一点小名,毕竟能获得这样战绩的人,是很少的,大家都是惺惺相惜,他结交了很多的伙伴,也有人发出过邀请,请路善和他们组成小队,一起征战莘道大赛,不过路善只是摇摇头拒绝了。

     以一敌十是一次考验,他暗暗决定一定要努力,他感觉跃了过去,对《霸决》将会有极大的好处。

     晚上他则是冥想霸气状态,汹涌的吸纳莘,快速提升身体的力量。

     同时也会在意识空间里演练,以一对多。

     白天作战中一些战斗特点鲜明的对手,路善都会利用记忆,用强大的意念,把他们重新刻练出来。

     在意识空间里,给自己当陪练,从开始几个人,却只有一种战斗技巧。

     到后来,几个人,几种战法。最后路善还会向更深处推演,给他们组合成各种配合方式。

     这样一来,精神压力极大,身体负担也重,路善的饭量也增加了。

     他的精神也在飞速提升中。

     一天天的飞速变强,路善根本不用担心根基不稳。

     他不像那些天之骄子,他从小意志就很坚定,这么些年的跑步,更是锻炼增强了他的信念,多少次无奈与不甘,他的心态早就如磐石一般。

     厚积薄发,实战与修炼的结合,才能达到现在这样恐怖的速度。

     随着竞技场中挑战的次数变多,路善也发现匹配对手越来越强。

     他也更加开始清楚以一敌十的难度,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标准。

     湘大十万人,出线小队只有一千,这也就是意味着,路善要在这个范围做到以一挑十。

     这最少也需要前一百的实力,甚至还要更向前。

     譬如,路善的竞技场第四场的对手,猎浮屠小队的高旋,他实力很强,总体都强于路善,若不是路善靠着二重劲,一定会被对方碾压。而高旋距离前百还有不小的差距。

     而这不过只是明面上的,湘大不知道还有多少低调的人呢,那么多的世家子弟,财阀子弟,还有达官显贵后代。

     失败的那几场,都是遇到了学校的强人,路善忍着没用二重劲,最终战败,但给对方也造成了不少的苦恼。

     唯有一个女生,路善输的的干脆利落,直接被碾压,她叫温琼。

     随着修炼的飞速前进,路善后期的战绩变得很好,一战一胜,几战几胜,鲜有败绩,这还是在他没有使用二重劲的情况下,只靠着力量速度和纯熟的战斗技巧。

     他打算把二重劲留到莘道大会,一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

     这样过去了十几日,后来几日,路善没有再去竞技场,他已经遇见了各种对手,见识了很多种战斗技巧,他的战斗风格也渐渐变得纯熟老辣。

     现在,他的意识已经够强了,足够凝炼十个掌握不同战斗技巧的小人。

     剩下的时间,只需专心在家里磨练战斗技巧,为以一敌十做模拟实战,毕竟竞技场没有一对多的战斗方式。

     如果金猫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个精神量,是极为恐怖的,他肯定惊诧于路善的进步。

     在这过程虽然辛苦,大量的战斗让他疲惫不堪,晚上的意识磨练也让他身心乏累,可依然阻挡不了心中的热血。

     这可是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啊。

     怎么能不珍惜呢。

     时光荏苒,这一日,到了。

     来自北岸大学的学生来了。

     没有别的原因。

     他们是为输送学生而来。

     湘大全体学生震怒。

     可校方却出奇的沉默了。

     蓝星高校数不胜数,但高校之间又各有差异,有些学校尚武,有些学校尚文,但对莘道大会的狂热都一样。

     就如北岸和湘大,两者差距不小。

     北岸带了四十一人来湘大。

     他们的目标是让学生在湘大出线。

     听起来不可理喻,是的,他们一行其实总共带了三百多个学生来到珠城,只在湘大留下四十一人。

     蓝星高校众多,可每个学校的规定出线人数只有一百小队,也就是千人左右。

     可有些高校就不同意了啊:“卧槽,我们学校这么牛逼,为什么也只有一百小队?凭啥那些比我们弱的也是这个数量,我不服!”

     于是青年莘道大会最高层下达指令:“不服滚。“

     “卧槽,我就呵呵了,凭什么,我就问凭什么,既然不你们不给我增加人数,那我就和别的学校交换学生,让我的学生在别的学校出线,这可以了吧?”

     自古一来,离奇的主意都容易受到认同,于是最高层同意了,一拍手。

     “不过不允许你们在本城交换,必须去外城,而且前几轮的阵营归属对方学校,几轮以后才可以回来。”

     那些高校也思量了一下:“但若是没有学校愿意同意,你们要给我强制交换令。”

     这更荒谬,然而还是被同意了。

     高校们想想也觉得可以,为了出线人数增加,这样代价都是允许的,这样做也不错。

     于是乎,他们带着自己学校的大批学生,走上了交换学生旅程,当然,交换的学校都是比他们弱点的,不得不说,这些学校真是一片苦心,应了那句话,一切为了学生。

     他们用来交换学生肯定不弱,为了保证出线,最少也是在本校前两千的学生,可这些学生丢到湘大就不一样了,瞬间变高手啊,毕竟两个学校的差距在哪里摆着呢。

     北岸雄心满满,湘大则是继续沉默。

     也不能不同意,对方可以强制你同意,顶多就是人数少了点。

     说不想同意那是假的,这对自己也有很大的好处,可以在前几轮的征战中获得巨大的好处,毕竟这些,是来自北岸的精英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