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缪以秋放下了刀叉,好整以暇的看向对面的男子,好像看不见对方畏缩的样子,说道:“王警长,既然是改成了对待高级技术人才的态度,就无所谓押送不押送了吧?所以,你也不用这样着急将我们送回华中市。”

     王警长哪里敢说一个不字,他拿起餐桌上客人用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委婉的说道:“可是那是来自于中心军部的命令。”那可是平时让他们仰望的地方,他这辈子都没有接到过这么高级的长官跟他直线联系。

     刚接到任务的时候把来头跟组里所有人一说,大家都不知道多么激动,纷纷表示要把握好这次机会。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把握住,而且普通人听到了不是应该很害怕吗?怎么这两个人反映跟想象的不一样,毫不在乎,大的就算了,小的也是这样。

     不过他现在知道为什么这样不在乎了,这两个人哪里是普通公民,明明是身有特殊能力的人。原先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想法瞬间被打消,只希望对方不要跟他计较,心里已经打算回去马上跟华中市汇报,自己干不了这样的事情。

     缪以秋的声音依旧是温和的,可是却带着不容反驳的气势:“我相信即使是军部,也不能对一个遵纪守法的联邦公民滥用职权。”

     “如果有意见,”她瞟了王警长一眼,王警长瞬间觉得自己被看透了,只见她笑的意味深长:“大可以用你们的方法试试看!”

     用我们的方法?怎么试?威逼利诱?轻声细语的话在王警长听来犹如撒旦的宣告,他想要鼓起勇气在说些什么,但是与那双深不见底深渊一般的瞳孔对视,瞬间打了一个激灵。所有的勇气都犹如泄气的气球,心底再也生不起跟上级汇报的想法。

     他能活下来吗?王警长想到一个人要是知道太多他不该知道东西的后果,觉得骨子里都开始发冷了。

     “不用这样害怕,我保证,你最后一点事情都没有。”说着缪以秋还客气的将自己切好的羊排递到了男子的面前:“这是刚刚服务员重点推荐的,但是我觉得不太符合我的口味,你是本地人,说不定会喜欢。”

     “抱歉,刚刚有点控制不住脾气,让你的意识醒过来。”

     让我的意识醒过来?王警长觉得自己受到了更大的惊吓。低头看着切好的羊排,每一块大小都相同,方方正正的摆在精致的盘子里,纵使一点胃口都没有,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照着她的话去做,颤颤巍巍的拿起叉子准备吃,可是双手软的跟举不起来一样,半天都叉不起一块肉。

     我整个人都被面前的女人控制了,王警长想道。她让我做什么我只能听她的话去做,他看向手中自己握着的叉子,也许对方让他用这把叉子叉进自己的喉咙,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吧。

     “噗呲。”

     对面传来一声笑声,他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那个小女孩看着他笑的乐不可支,见到他的视线:“其实姐姐不喜欢这样血腥的场面,以前那些,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王警长呆呆的看着这个比他女儿大不了两岁的孩子,说不出话来,她这是什么意思?

     沙利亚看着他的样子,解释道:“将叉子叉进自己的喉咙里之类的,很不好看,血也会溅出来,不是吗?”

     王警长的手一松,叉子掉在了盘子里,发出清脆的声音。

     “哎?”沙利亚觉得自己吓到了他,道:“我不是听得到你心里在说什么?而是你的想法,全部写在脸上了。”

     王警长表情变得木然,正在此时,他的通讯器响了起来,这是特地设置的铃声,来自他女儿的歌声。

     “爸爸,接电话了,爸爸,接电话了。”

     王警长一点都不敢动,手指僵硬的想要去按掉通讯器的勇气都没有,想着等着铃声过去吧,过去就好,女儿很乖的,知道他不接可能在忙,便不会再打第二个。

     铃声明明是从耳朵上固定的耳机里传来的,可是对面的女子,他们的目标切着一份新的羊排,连一丝肉丝都留在羊骨头上,要剃的干干净净的架势,他觉得,自己就是对方手上的那块被剔骨的肉。

     带着些许疑惑的声音传来:“你女儿的来电,不接?响了这么久,应该挺急的吧!”

     王警长觉得自己的心骤然停止了,这短短半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太过于超出自己的认知。她问的问题,自己明明不想回答的,可是却回答了;自己明明想站起来离开的,可是整个人的屁股却像是粘在软椅中一样,站不起来?能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么远能听得到耳机里的声音。

     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怪物?!

     王警长绝望的看向缪以秋,右手按在通讯器上,却怎么也按不下接通键。却见对面一大一下两人用奇怪的视线看了他好一会儿。

     半响后,缪以秋温和的笑了起来:“你好像很害怕。”

     王警长不说话,只看缪以秋歪了歪头,安慰道:“你不用怕,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也不是怪物,只要拜托你做一件事情而已。”

     “告诉军.情九处的人,如果真的有诚意,就亲自来见我吧。”

     军.情九处,那是什么?王警长雕像一样坐在那里,大约过了不到一分钟,那个小女孩看着他道:“你怎么还不走?你刚刚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还有,”她很嫌弃的摆摆手:“军.情九处就是给你发布命令的地方,中心军部这么大,这么多部门,要不是见到的是我跟姐姐,你不说谁知道是哪一个?”

     可是王警长只听清楚了一句话,声音嘶哑的像是有粗粝的沙子摩擦着喉咙一样:“我可以走了?”

     沙利亚白了他一眼道:“快走吧!”

     不怕自己会将这一切说出去?毫发无伤就这么可以离开了?王警长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果然见那姐妹两没有任何动作,转身僵硬的离开,动作越走越快,最后都开始跑起来了。

     他发誓,当年对他来说走个过场的入职考试,都没跑这么快过。

     但是刚刚跑出酒店的那一刹那,脑子里好像有什么弦崩了崩,胸口还在剧烈的起来,人却不明所以,环顾四周,转身奇怪的看着这座景洪市最大的酒店,他好像刚刚从里面出来一样。

     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心脏跳动快的不像话,上上下下摸了一遍,摸到了一手黏意,衣服跟在水里泡过一样,凑近一闻,一股汗臭味。

     刚刚发生了什么,摸不着头脑的王警长晕乎乎的往家里的方向走去,中途还接了女儿的通讯。

     “爸爸,你刚刚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宝宝给爸爸打过电话了吗?”

     生气的女童声音响起:“爸爸说要快点回来给我过生日的。”

     王警长刚想说自己下班就马上往家里赶了,可是募的发现天已经黑透了,绝对不是刚下班时的黄昏景象。看了眼时间,居然已经接近晚上七点了,中间那一个小时好像不翼而飞了?

     他一时愣在了路中间。

     整个被包下的二层餐厅里就剩下缪以秋和沙利亚两个人,沙利亚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小短腿一晃一晃的:“我真是没有见过那么胆小的人,我查到的资料不是这样说的?王警长在这里称得上欺男霸女,唔,还有勒索,真是不像个警长。”

     “不过我真该为军.情九处庆幸,要是他们遇上没有突破心魔到达十三阶的你,那样后果真是不敢预料。不过你这半年来不是一直在巩固境界吗?刚刚居然控制不住,对王警长的精神暗示在你的压力下失效了。只因为押送两个字吗?”

     缪以秋的语气非常的淡漠:“如果不能突破心魔,我宁愿死在轮回世界里,也不愿意像当初那样失去理智,还有,没有人能够控制我。”

     “军.情九处那边应该怎么应对呢?你不想大开杀戒的不是吗?”

     缪以秋用毛巾擦了擦手说道:“他们既然误会了,就让这个误会持续下去吧。”接着按了一下桌上的响铃,很快餐厅经理就亲自走进餐厅,到了两人面前。

     “两位小姐有什么吩咐。”餐厅经理笑的十分亲切热情,即使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为什么会来到他们这样落后的地方,但他知道两人肯定来自接近中心的城市,而且非富即贵。没看吃个饭都要把整个餐厅包下来吗?还有全身的那种气势,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你们这里负责送餐吗?”

     经理看了一眼桌上剩下的菜肴,除了一道甜点,其他的几乎都没有动过,明显不合口味的样子。可是还是很快答道:“按理说是不行的,但是缪小姐是我们这里的黄金会员,自然满足两位的要求。”

     沙利亚呆了一下:“我们……是黄金会员。”

     “当然,缪小姐消费的金额已经达到了黄金会员的限值。”

     这次说话的是缪以秋:“有纸笔吗?”

     接着她用餐厅经理拿过来的卡片和笔写了一段话,然后折好塞到信封里交给他说道:“帮我订一个蛋糕和一桌饭菜送到信封上的地址吧,亲自交给王警长。”

     餐厅经理双手接过信封,问道:“不知道饭菜有什么偏好。”

     “选小孩子喜欢的就可以了。”

     要订蛋糕,饭菜还要小孩子喜欢的,想必是给孩子过生日,经理心中有数,弯腰道:“一个小时内,保证完成您的吩咐。”

     缪以秋点了点头,见她没有更多的吩咐,经理便出去了。

     话说在看到香格里拉酒店送来的东西,王警长还有些摸不着头脑,虽说他平时是一个二世主模样,还做一些不好的勾当,但是绝对是知道什么是能动,什么是不能动的。香格里拉酒店就是他不能动的,怎么好端端的送了这些东西过来,难道是平时的兄弟们做的?

     酒店的工作人员将东西送到之后,还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他:“这是交给您的?”

     “给我的?”王警长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了这么一句,纳闷的接过来,打开一看上面只有三个字‘辛苦了。’

     “这什么东西?”将卡片翻过来看了一遍,看到了后面画着的一朵黑色玫瑰怔了一下,想起来送的人是谁了。

     一位姓缪的小姐拜托他转述的一件事情,虽然刚刚可能忘了,但是现在想起来之后知道那件事情挺重要的,还好对方记得提醒他。

     酒店的人已经告辞走了,妻子走过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是谁送的,是不是你的狐朋狗友,你不是说过的吗?在女儿生日的时候不会让他们出现的,要是影响了女儿该怎么办?。”

     王警长不耐烦的挥动着手臂说道:“不是他们,是一个朋友拜托我办一些事情,而且他们是我兄弟,以后你再这么说,小心我抽你。”

     “你!”

     王警长不再理他,将手中的卡片连同信封撕成碎片,扔到了垃圾桶里,接着抱起了女儿,亲亲她的脸将她举高道:“宝宝我们吃蛋糕喽。”

     女儿咯咯地笑,王警长妻子看了一眼垃圾桶中的碎片,撕的太碎,已经看不清楚上面写着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