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看着在她眼前面色痛苦的容雪,缪以秋不禁回想起自己当初进入主神空间之前的事情。

     穿越之前,当时她正因为用精神力让勺子隔空弯曲而惶恐不安,当然伴随着沾沾自喜的情绪,还有着以后等到她有一人抵十军的能力,地球的话语权有着她的一席之地这样中二的想法。只不过新鲜感还没过,眼睛一闭醒来后就穿了,到了几乎是九死一生的轮回世界。

     现在看来,要是没有到主神空间的话,掌控地球话语权这样的事情是不要想了,一被发现,容雪身上发生过的事估计她也逃不掉。当时她还是一个普通人,行为举止之间难免会露出马脚。

     沙利亚好像也并不抗拒这个和曾经缪以秋经历相似的人,此刻已经让容雪坐在草地上,背着的小背包已经拿下,蹲在她身后不断的在里面翻找。

     容雪顺从的坐着,突然觉得自己的衬衣被从下拉高,要是说刚刚冷风是从领口灌进去的,现在则是直接吹在背后敏感的皮肤上,细白的皮肤上瞬间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她能感觉到伤口上原本的纱布被摘下,接着喷雾剂之类的东西喷洒在伤口上,那一瞬间的疼痛顿时让她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纱布擦去干涸的血迹,然后对着伤口又喷了一次。可是容雪的身体却比刚才还坐得稳,脸色有几分惨白,脑子却是这两天以来前所未有的清醒。

     从一开始,容雪就没有动,也没有躲,她这样的带伤的身体,对着如此深浅不一的两人,升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从昨晚那让她喘不过气来的威压来看,对方对付她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沙利亚最后在纱布上涂上药膏,然后狠狠的贴在她的伤口上,还用力按了几下:“刚刚的喷剂,能与坏死的肉发生反应进行分解,变成碳水化合物,所以你会觉得纱布变湿,药膏有益于恢复伤口,两个小时后,换新纱布就可以了。”

     就算不是学医的,容雪也知道并没有任何一种喷剂只会与坏死的肉发生反应进行分解,而对健康.生长的肉没有影响。她不认为这个小姑娘撒谎,不由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却又见站着的缪以秋递过来一件外套。

     “既然能够坚持,就让我看看你能坚持到哪一步吧。”

     容雪的眼睛有些发涩,半跪着站了起来,接过外套套在身上,顿时外界的寒风被挡在了衣服外面,整个身体从内部开始,渐渐变得温暖,手指也没了最开始的僵硬。

     缪以秋继续牵着沙利亚的手往北走,虽然没有再度理会容雪,但是步伐显然比最开始慢了很多。容雪甚至还能一边走,一边往嘴里塞着沙利亚在继矿泉水后递给她的面包。胃里有了一点东西,身体也多了一些力气。

     “你的精神力,现在能做到哪一步?”

     容雪歪头看去,看到的是缪以秋的侧脸,左耳没有带着耳机,反而佩戴着一枚纯黑色菱形的耳钉。说着这样的话,她也没有转头看容雪一眼。

     因为补充了水分,容雪的声音恢复了一些清朗:“大概是b级,我逃出研究院之前听他们谈论过。”

     缪以秋好奇问道:“b级?”沙利亚也将视线转向了她。

     “是的,”容雪恨不得能将自己所有知道的都告诉她:“他们认为,每个人都是有精神力的,从f级到3s级,大部分普通人是f级到d级,c级是一个分水岭,精神力c级以上的人凤毛麟角,至少在那个研究院里,我没有见过另外一个跟我一样的人。”

     “被抓之前,我只能控物。”

     缪以秋挑了挑眉头:“既然如此,你是怎么离开的?”

     容雪又喝了一口水,她感受道背后的伤口出现了沙利亚所说的那种变化,湿润感不断传来。沉默了几秒钟回答道:“可是在离开的时候,我发现我能够操纵他人的思绪。我控制了经常对我做记录的两个研究人员,让其中一个破坏研究所的身体热源感知系统,在身体热源感知系统修复之前,让另外一个带我离开那里,并且成为了我的替死鬼。

     在这之前,他们对我的猜测一直是c级,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有很深刻的感觉,我应该进步了,或者是突破了。”

     缪以秋仔细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笑道:“那真是有些意思。”

     沙利亚一直静静的听她说话,此时不由问道问道:“要是有人达到了你们所说的3s级还在进步,那又该如何计算呢?”

     容雪愣愣的听着她问的问题:“3s级以上的,那又是会有怎么样的能力?”

     沙利亚瞥了一眼缪以秋,容雪的精神力是七级,缪以秋比她高了六级,用他们的等级来算,即5s,而她才刚刚步入高阶,要知道,轮回小队中,异能者突破十八级封神。

     容雪看着两人都没有回话,也就安静了下来,跟着她们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她虽然没有来过,并不代表她们的前面是什么地方。景洪市的北面,西双版纳热带雨林。

     去这么危险的地方,她也不问为什么,联邦这么大,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在她看来,谁都是危险的,谁都有可能出卖她。

     直到昨晚遇到能力比她强的缪以秋之后。容雪内心觉得,比她强大的缪家姐妹眼里,她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这让她觉得安心。

     景洪市区一个偏僻的小巷子,不知为何,今天拉起了常常的警戒横条,所有的联邦公民都不得靠近,只是大约知道这里发生了凶杀案。

     尸体被装在黑色的塑料袋子里陆陆续续的被搬走,副官看完现场,转头四处搜寻了一会儿,大步向着站在巷子口的中年男子走去:“将军,七个人有六个是被枪杀的,其中一个窒息而死,脖子上除了死者自己的没有发现别人的指纹,倒是一把手.枪上面,发现了安小姐的指纹。”

     说罢他将手中拿着的平板递给安慕远,手.枪中提取出来的指纹在联邦身份库中对比,搜索出来的相片果然就是容雪。

     安慕远看着平板上自己的女儿的影像,半响后才说道:“没有通讯器,不过半个月,就从华中市跑到了景洪市,我该说她聪慧异常还是该说行动处的人不上心。”

     要是普通的实验体,副官怎么说都可以,但是安容雪不是别人,是他顶头上司的亲生女儿,即使对方被送进了实验室,也不能否认这么一层关系。他低下了头,闭上嘴一句话都没说。

     安慕远看着被抬走的七具尸体,脸上无悲无喜,即使造成这一切的是他的女儿,即使安容雪以前,会对着他受伤的伤口大惊小怪的心疼半天,见到弱小会心生怜悯,更加不要说面对死人。

     人,是会学着长大的,心,同样也会渐渐变得坚硬。

     不到半个小时,安慕远已经站在了景洪市军部一指挥处,并且听属下们的汇报。

     “将军,景洪市的监控并不多,不过北方的监控中有安小姐的身影。”

     安慕远凑近了几步看着监控中的画面,画面中的安容雪脸色苍白,形容憔悴,看她的动作应该是受伤了,可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监控越调越远,接近郊区,终止在一大片废墟的平原,所有的人面面相觑,副官说道:“将军,要不要派人去将安容雪带回来,过了平原之后,就是雨林了。”

     安慕远神色莫测的看着监控中的画面,安容雪始终在一高一下两个女孩子的后面,谁都不可能觉得那是凑巧,安容雪是在跟着她们。

     安慕远的心终究离彻底变成石头还差两分,冷硬的面孔有了些许波动,冷声道:“查一查,那两个人是谁?”

     “她们是黑.鹰部门的目标。”副官说道:“黑.鹰在昨日发现了网络上著名机甲研究者s小姐的踪迹,他们好像已经确认s小姐的身份,就是监控中高个子的那个女生。”

     安慕远的神色莫测:“哦,她就是缪以秋。”

     “据说她除了在机甲上有涉猎,在科技上,和心理学上都有较深的研究。”说道这里副官笑了一下:“听说早上黑鹰的兰斯·尼赫迈亚想要亲自来一趟景洪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提交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