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缪以秋回到家的时候,沙利亚从靠近窗台的沙发上跳了下来,三两步走到她身边,一手捂着小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一手扯着她的衣袖,小脑袋一点一点,眼里有着浓重的困意,明显是在等她才坚持到这么晚,这让缪以秋的心柔软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曾经第一眼见到沙利亚的时候,即使进化出了感情,走路仍旧是飘着的,说话是电子音,主脑执行着实验室最高准则,像是摈弃了七情六欲,冷酷无情的最高执行者,相比普通的智脑更加让人畏惧。

     缪以秋蹲下来把沙利亚抱起来往房间里走去:“既然困了,为什么不先睡呢?”要是让学校里任何见过缪以秋的人来看看她现在的样子,绝对下巴都要掉下来。原来人家不是不懂温柔体贴,只不过能够得到这份感情的人太少罢了。

     沙利亚揉了揉眼睛,眼里暂时恢复了清明:“你说你去参加联谊,可是没说过会持续到晚上十一点,还有,你身上起码有超过四种酒的味道,啤酒味道最浓,简直跟泡在里面洗澡一样。……呃,这件外套是谁的。”

     沙利亚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缪以秋将一件明显是男士的外套扔到了沙发上。

     “这件衣服我见雷纳德穿过,是奥利弗军校机甲系的,但是明显尺寸跟他不符。”沙利亚说道。

     外套的主人,缪以秋想起那个明明醉的一塌糊涂,还要履行绅士准则,顺便将两个室友折腾的天翻地覆的封旭,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毕竟加上这一次,她也只见过对方三面,说不出明确判断的话来。

     “是封旭的。”沙利亚说道,没见过是一回事,要是见过了她很快就能对比出穿这件衣服的主人,而且她认识的奥利弗军校生也就这么几个。

     “恩,是他的。”缪以秋将沙利亚抱到了房间里,放在床上,看着明显不符合季节的床单被子,想了想从衣柜里拿出了冬天用的被子。

     “天气越来越冷了,沙利亚你要小心,要知道感冒是很麻烦的。”缪以秋将印着流氓兔三代的被子在床上摊开。

     沙利亚已经甩掉了鞋子,站在床上一起整理被子道:“没关系的,室内可以开恒温,而且我做了一个高效空气过滤器,装在恒温通风口,不会有细菌滋生、空气不流通的情况发生的,并且,非常的省电。”

     缪以秋顿了一下,问道:“你一直在上学,而且周末就算不和我一起,也有雷纳德,什么时候做的?”

     沙利亚回道:“做这样一个小装置,用不了我半个小时。”

     缪以秋说道:“我当然知道你的能力,即使复杂一千倍对你来说都不是难事。可是这里是现实世界,不是主神空间,你的前期准备呢?工具是哪里来的?”

     沙利亚无辜的看着她:“我用教导主任的名义申请了一个实验室,让她带我出学校轻而易举,实验室部分设备匿名购买,就算无法购买我自己制造也不是难事。至于经费……”

     缪以秋觉得不妙,操作通讯录查询联邦点数余额,点开被屏蔽的消息,余额就发过来了,接着叮叮叮叮的消费记录一条接着一条出现在她的眼前,很快就刷新到最底下。

     最后显示余额:46854600点联邦点数,比起最初的余额起码多了一个零。

     沙利亚无辜道:“没有超出这个世界的科技太多水平,但是申请专利却足够了,20年的专利期限,你收到的是第一笔收益。”

     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千万富翁以后可能还会是亿万富翁的缪以秋心情很复杂,而且赚了钱的人外表只是一个萝莉。

     换个人来恐怕有剥削童工的负罪感,但是,“你什么时候屏蔽了我的通讯器消息?”

     沙利亚心虚道:“你要我好好上学的时候,”

     缪以秋盯着她。

     “就是我开学后第二个星期。”

     缪以秋头一抽一抽的疼:“你什么时候学会了什么事情都瞒着我。”

     沙利亚从床头柜上找出一本书递给缪以秋,接过来一看,书名叫《谁的孩子不叛逆》。

     缪以秋:“……”

     缪以秋体会到了一个家长的心酸以及暂时的心塞:“好吧,但是我们要有个约定。”她慎重的和已经躺在床上,拉着被子只露出鼻子以上沙利亚说道:“不要做对自己有危险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不准瞒着我。”

     “可是我需要*。”沙利亚抗议道。

     缪以秋毫不犹豫的说道:“驳回。”又解释道:“以前在主神空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能答应你,因为我们有后路。你知道我不会再给你设置程序,但是你必须学会自控,这不是我们曾经待过的任何一个世界里。我的能力比大部分人都强,你更加厉害,可是要是跟整个世界作对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不会到这个程度的。”沙利亚闷闷的说道。

     缪以秋不说话。

     沙利亚垂下了眼帘,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投下一大片阴影,半响后她说道:“你要保证一辈子都不离开我,每个星期都要来接我,不要把我交给别人。”

     缪以秋的鼻子一酸,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说道:“只要沙利亚需要姐姐,姐姐保证不离开。”

     “还有不交给别人?!”沙利亚急急道。

     “不交给别人。”

     可怜的雷纳德·克罗夫特先生,大部分的周末都用在了讨好沙利亚公主身上,可是两个多月过去了,显然公主并不领情,更愿意和姐姐在一起。

     缪以秋等着沙利亚闭上了眼睛,才关灯阖上门离开。以前沙利亚也会睡觉,也会觉得口渴想吃东西,有人类的各种情绪。但那不是属于自己的反射,而是模拟的感情反馈给主脑,你该觉得渴了,你该觉得饿了,你该睡觉了。

     反而进到ke隆身体之后,越来越情绪化了,相比一个工具来说,瞒着缪以秋申请专利,设置消息,明显是不合格的。可是在缪以秋心里,她早已经不是工具,而是生死与共的家人。

     但是显然,现在家人有了自己的小脾气。

     回到了房间的缪以秋叹了口气,拉开椅子坐下,把那本《谁的孩子不叛逆》快速翻开了一边,顿时啼笑皆非,难道沙利亚是根据里面的准则一条条实验的吗?

     放下书登上光脑,开始查询自己账户明细,两个月里大大小小的支出有上千笔,汇入的账户倒是只有固定的几个,账号查不出明细,应该是沙利亚转了无数次的户头。

     固定购买东西的有专门的网站和虚拟界面,缪以秋登陆进去,界面上跳出来几行醒目的大字:尊敬的b级会员m小姐,您购买的vfy高分子材质充气娃娃已经发货并投保,将在两天后送达你手中,祝贺您购物愉快!

     w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