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缪以秋忐忑又不安的看着光脑屏幕上的发货通知,将订单详情打开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难道沙利亚也到了有需求的年纪?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但是想了想沙利亚现在的年纪和纯粹的科研精神,又将这个可能性否决了,但是不过心里还是装了一件事,恨不得到沙利亚的房间里去将她摇起来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沙利亚第二天穿着鹅黄色小鸭子睡衣,凌乱着头发起床走到客厅的时候,缪以秋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正将热好的牛奶跟三明治端出来,一模一样的两份。

     缪以秋魂不守舍的坐在她对面,一喝才发现口感不对,将两杯牛奶换了一下:“双份的糖,这是你的牛奶。”

     沙利亚现在有了人类的身体,做很多事情都没有以前方便,要是不小心的话还会来个伤风感冒,虚拟智能生病感冒,画面太美不敢看。好在还有坚持下去的动力,一个是牵着缪以秋的手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另外一个便是可以吃美食,并且偏好重口味,甜咸双党。

     “姐姐,你有黑眼圈了。”一个十三阶的精神力者有黑眼圈,的确是一件神奇的事情。按照正常来说,就算她不眠不休、高度集中精神作战三天三夜也达不到有黑眼圈的程度,最多精神力干涸,需要休息。

     提起黑眼圈缪以秋就想起那个充.气娃娃订单,瞥了沙利亚一眼,故意用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在虚拟网站上购买的东西,都是为了搞科研?完成多少实验了?”

     “哦,”沙利亚的三明治已经吃完了三分之一:“并没有多少,毕竟很多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是我还是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沙利亚的目光炯炯有神,看着缪以秋问道:“姐姐,你见过能够将橡胶做的跟人一样的材质吗?”

     “这不是很常见吗?”

     沙利亚摇摇头道:“不,这不常见,描述和评论都差不多,除了切下去不会流血,内部真的没有骨骼,我差点都怀疑这是在贩卖尸体了,不过具体情况,还是要看看实际才知道,说不定真的是尸体。”

     说到这里缪以秋差不多也了解了,心里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开始享用起早餐:“我以为,这种程度还不能让你惊讶。”

     沙利亚咕噜咕噜喝完牛奶,嘴边还沾了一圈白色的奶渍:“这种程度的确不能让我惊讶,但是发生在地球上,还是比较有意思的一件事,当做一件消遣也不是不可以,生活还是很无趣的。”

     缪以秋:“……”昨晚递给我那本中二书的孩子呢?你怎么画风如此清奇?

     吃完早饭缪以秋正在给沙利亚梳辫子,说道:“今天戈壁军团后勤部给我发了消息,可以去领回缪书南的遗体了。”

     沙利亚乖乖的坐着,双手还捧着镜子,闻言眼里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说道:“他们居然还会将遗体交还回来,还以为终身要摆放在军部的实验室里让他们做那些注定不会有结果的研究了。”

     缪以秋的手顿了一下,继续给她梳头,室外的阳光明亮而热烈,但是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的缪以秋和沙利亚都清楚的明白,就算你整个人站在太阳底下,也未必感受得到温暖的热度。现在天气两极分化的厉害,夏季平均温度可以达到四十五度,冬季可以达到零下二三十度。要知道,中洲州大部分是位于亚热带气候和温带气候。

     多年的战争让地球满目疮痍,纵使人类几十年不间断的精心补救,希望它能够走得更远更久,也不过是让它身上多打了一些补丁,治标不治本,影响着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每一个生命。

     因为是领遗体这样严肃的事情,缪以秋难得的没有给沙利亚拿出艳丽的衣服,而是灰黑色的毛呢大衣,同色的兔毛帽子,当然,不论是毛呢大衣还是兔毛帽子,全部都是合成的。

     等到军部,戈壁军团后勤部的工作人员问清来由后才一脸惊讶的看着她:“你不知道的吗?遗体已经火化今天一早就要送去安葬了,你们没去吗?怎么来这里了?”

     缪以秋和沙利亚一脸懵逼的看着她,我们该知道吗?你们没说啊!

     接着后勤部的这位女士脸色变了变,就开始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内线:“今天早上让你做的事情做好了吗?通知到位了吗?说好的直接去陵园,家属怎么会到后勤部来,这里是领骨灰的地方吗?”

     缪以秋的眉头皱了皱,但还是安静的听她打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的是一个气弱的男生,仿佛被电话这一头震的抬不起头来:“我看看,我记得已经发通知直接到守望陵园b区,哎呀,怎么显示的是发送失败!”

     气急败坏的声音再度响起:“你怎么做事的,都不确认的吗?我看你要回到军需部再清点一年的军服好了。”神清气爽的骂完,抬头刚想说些场面话:“不好意思啊缪小姐,哎,人呢?”

     而此刻缪以秋和沙利亚已经坐上了车,沙利亚看了眼时间道:“现在才早上九点,葬礼是十点,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我们赶到那里。”

     缪以秋仍旧带着黑眼圈,她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该确认一遍的,不然也不会多跑这一趟。”

     沙利亚沉默了一会说道:“早上第一眼我就看出来了,你显然是有心事,纵使你后悔当初没有救回……”因为顾忌着司机听得到他们说话,她后面声音说的很轻:“但是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为发生过的事情伤神几个月,这不像你。”

     “而且,你们已经隔了那么多代了,我以为你不是重视血缘的人。”这句话的声音有如蚊呐。

     缪以秋说道:“不,我没有为这件事情伤神过,也没有遗憾过,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沙利亚咬了咬嘴唇,半响才说道:“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提了。”

     起初听到小姑娘一板一眼的说着话,前方的司机还想逗一逗她,说几句玩笑话好消遣起码半个小时的时光。但是听她们话题沉重,还是闭上了嘴,只是默默的将速度调到规定内的最快速度。

     等到两位乘客下车的时候,司机先生一看转到他账户里的联邦点数,多了九百点。这可是比这一趟本身该支付的车钱还要多一倍了,正想下车叫住她们,却发现两人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怎么走这么快?”

     要是在平时来说他会当发了一笔小财,可是他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准则的,两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又是来墓地,加上刚刚听到的,明显是死了重要的亲人,没有长辈陪着,很可能是父母。

     这样的财,不能贪。

     低头操作着通讯器,正想把多余的钱退回去,突然发现电子账单最下面备注着一行字:多谢您,账单上有两个数额,明显那九百点不是多打的,而是真的小费。

     在他没有注意的地方,悬浮车上的时间往前跳了一分,本按照正常速度行驶需要四十五分钟才能送达硬生生被他提前了九分钟。这是缪以秋对她的感谢,只是不知道,司机先生能不能想明白。

     万幸的是缪以秋到的时候缪书南的葬礼还没开始,但是她的迟到显然是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闻和裕看着她冷淡道:“姐姐的葬礼都要掐着时间到,你这个做妹妹的显然不够称职。”

     这里就可以看出缪以秋的精神力暗示对普通人影响是多大了,闻和裕不再妄想着将她当做姐姐的替身,反而因为跟姐姐相似的脸产生了厌恶。在他看来,没人能够取代书南,要不是血缘上缪以秋是书南的妹妹,怕她死去都不得安宁,他肯定不会让她留着这张脸。

     一边痛恨对方长着跟爱人相似的脸,一边又自以为没有照应到爱人的妹妹会让她在天之灵不得安宁,不得不时刻关注。闻和裕内心时时刻刻折磨着自己,也让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缪以秋察觉到对方的不善,可她心态自以为平和了很多,只要不惹到她头上来,管闻和裕给自己装了几把枷锁。

     早在闻和裕自杀的时候,沙利亚便将对方的身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父亲是中洲州一百二十八位议员之一,母亲虽然是全职太太,可是架不住娘家兄长是财政部的要员。所以缪以秋得到错误的信息,而对方早早的到陵园守着,也没多出乎人的意料,即使军部并没有通知过这个与死者无亲无故的人。

     缪书南和缪家父母是葬在一起的,缪以秋想起对方死前紧紧抓在手上的项链,觉得躺在父母身边,的确是最好的归宿。

     在将骨灰放入石棺埋入地下之前,她紧紧握着的手终于动了动。缪以秋牵着沙利亚走上前去,第一支花的确是应该由她来放的,可是除了菊花之外,她还是将手中已经捏出温度的项链放了进去,然后才后退两步。

     “缪小姐。”身边平稳的男声开口道:“节哀。”

     缪以秋并没有转头,仍旧直视前方,低声说道:“我以为,你昨天喝醉了,今天应该不会来。”

     封旭沉默良久,说道:“当初是我发现令姐的,也是我将她交到军部,让她躺在孤零零的躺在实验室的解剖台上几个月,要是我不来,我内心难安。”

     这跟他有有何关系,何必给自己增添负担,缪以秋内心想道。

     可是这样的人,我有多久没有遇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