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第二天,缪以秋回到学校上课,发现大家的目光看她都带着一些古怪,在路过第三批对着她指指点点的人时,她终于确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仔细去听,陆陆续续听到几个“就是她啊”,“看去不像啊”之类的话,得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终于在两个女生恶意的谈论中,缪以秋微笑的拦住了两人:“说什么这么开行,不如说出来让我也一起高兴高兴。”

     被正主抓包,两个女生瞬间涨红了脸,急忙匆匆的走了,缪以秋看着她们的背影若有所思,她们,刚刚好像有点瑟缩,怕我打她们吗?

     上课铃声响起,她走进了大教室,虽说准备转系了,可是该上的课还是要上的,期末考核的评分也是转系的一项重要依据。

     缪以秋一向是坐在角落里或是最后面,这种隔绝地带是学渣们最喜欢的,可是普里西拉综合大学的学生们大部分都很勤奋,所以常常出现前面中间坐的满满当当,角落坐的零零散散。于是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她坐的位子常常左右无人。

     可是今天不一样,庞佳猫着腰走过来,抱着书坐在了她身边,将书放在桌上后靠近她轻声叫了一声:“以秋。”

     缪以秋打量了她一眼,一样穿着的是校服,人家偏偏能在上面画龙点睛的增加一点小配饰,一个粉色天鹅水晶胸针,手腕上是同色的手链,整个人募的变得婉约起来了。

     不得不说,庞佳的确有着较高的审美,前提是她不要说话破坏这份美感。

     刚坐下庞佳就兴奋的眼睛发亮,凑近她问道:“听说你周六晚上联谊的时候将谈烨霖给打了,是不是真的?”

     缪以秋嘴角一抽,她想她知道一路上那种古怪的目光是怎么来的了。瞥了这个姑娘一眼,往后仰拉开两人靠的太近的距离:“你哪里听来的这个谣言?”

     “是谣言吗?”庞佳怀疑的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小扇子一样扑闪扑闪:“可是学校论坛里面都贴了帖子,还有照片,已经置顶了。”

     论坛?缪以秋记了下来,上课老师已经进了教室,她手上的笔一下一下的在书本上敲着,低声道:“明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怎么可能有照片?还有你看到打人的了吗?”

     庞佳道:“那倒没有?”

     “不过有那天晚上你和谈烨霖起冲突的照片,”她激动极了:“你真应该看看,偷拍的人技术真是好,有一张照片是你跟谈烨霖对视的样子,简直把你拍的像女王一样,将身边所有人的气势都压倒了。”

     缪以秋眉头皱了起来,要是有人对她偷拍,她一定是有感觉的,可是那天她并没有感受到。

     “你认识谈烨霖?”她转移话题问道。

     庞佳怔了一下,然后变得扭捏起来,愤恨道:“谁认识那个心高气傲的家伙。”

     缪以秋:“……”你的表情不是这么说的啊妹子。

     下课之后缪以秋查了查课表,发现没课回到宿舍,打开光脑,想了想进了学校官网,浏览到最后终于找到了学生论坛链接。

     可是并没有找到庞佳说的被置顶的帖子,反而一个标题为‘怎么回事,直播周六联谊时音乐系冷美人与机甲系高富帅学长爱恨情仇的帖子为什么突然不见了?’的帖子飘红了。

     缪以秋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手贱点了进去。瞬间让她明白了两百年后的地球人的八卦程度,也大概推测出事情的起始。

     帖子是上午十点左右开的,现在已经盖了一千多楼,可见有多少学生其实在偷偷的摸鱼。

     “34楼:哈哈哈,我有谈帅哥被浇的透心凉的照片。”

     “345:我有预感缪美人要倒大霉。”

     “346:楼上1,没见帖子删的这么快吗,谈帅哥丢了这么大的脸,不找回场子以后怎么混?”

     ……

     “1124:34哥,求照片,想跪舔男神湿身照片很久了。”

     “34楼回1124:莫方,等我贴出来。”

     只是还没有等到34哥贴出照片,这个帖子,也不见了。

     管理员表示自己很无辜,他们什么都没干。

     众人:……

     论坛有鬼?当然这个猜测是不可能的,所有的技术宅磨刀霍霍,居然胆敢黑进我们的论坛,看我们把你揪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片跪舔的留言。

     缪以秋:“……”

     她拨通了沙利亚的通讯器:“沙利亚,”

     “姐姐,”沙利亚板着的小脸出现在了缪以秋面前。

     “那两个帖子是你删掉的,是谁放出来的?”缪以秋问道。

     缪以秋光脑顿卡了一下,然后出现了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一个男子,还有一个保养良好的中年妇女,穿戴富贵逼人。

     “是他。”

     照片中的男子是那天晚上谈烨霖的追随者之一,但是对方为何会放出这种对谈烨霖不利的信息?

     “这个女人是谁?”

     沙利亚阴郁苍白的脸上有着万年不消的黑眼圈:“她是闻和裕的母亲。”

     “这个男子家中依附谈家生存,谈家准备舍弃他们,闻和裕的母家跟他们有旧,于是相互合作,他们家鱼死网破准备报复谈烨霖,而闻母的目的在你,于是就利用了他,拷贝了酒店的监控,在很多论坛都发了帖子。”

     “原来是监控啊,”但是缪以秋来了兴趣:“目的在我,为了什么?”

     沙利亚面无表情的说道:“在你身败名裂遭到谈烨霖报复的时候,施恩于你。心甘情愿的去照顾闻和裕。”

     缪以秋笑的极为危险:“她不知道,闻和裕永远不会忘了缪书南吗?”

     “她当然知道,”沙利亚静静的看着缪以秋:“可是人总是希望妄想的,而且,听说闻和裕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了。”

     缪以秋叹道:“你说,她们为什么不能接受现实呢?或者安安分分的呢?”

     “人类的情感太复杂了,我给不出你答案。”沙利亚垂下了眼帘:“这件事你要自己解决吗?”

     “当然,”缪以秋回答道:“还有,沙利亚。”

     “什么?”

     “就算是为了我,晚上起码也要早点休息吧。”

     沙利亚说道:“你放心吧,我会的。”视频中的她朝着左侧看了一眼,然后对着缪以秋说道:“我要去上课了。”

     接着关掉了视频。

     关掉视频之后的沙利亚并没有离开去上课,还是坐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让人惊讶的是,教导主任一直恭敬的站在那里,对沙利亚占据了自己办公室的位置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静待她的吩咐。

     沙利亚苍白的脸上闪现过一抹病态的嫣红,她自言自语道:“我就不信,找不到你在哪里?”

     昨天,令景烁被军部情.报部门带走,本来缪以秋很轻易就可以杀了他。但是军部带了仪器,仪器有一辆车那么大,但是很有效,可以探测到任何强烈的精神波动,即使找不到是谁,但是当时站在那里的就这么几个人,一个个排查总会找到她们身上的。

     自然可以在杀了令景烁之后暗示他们修改记忆,可是莫上校的心防很重,精神暗示很不保险,还不如让沙利亚去做。

     沙利亚在那个莫上校和兰斯·尼赫迈亚的通讯器里放了追踪木马,可是结果让人沮丧,从昨天晚上开始监控,都没有发现任何和令景烁有关的消息。

     沙利亚的脸色阴沉的能够滴下水来:“我就不信,有什么可以躲得过我的眼睛。”

     军部一座普通的大楼里,兰斯·尼赫迈亚双手放在军大衣的双口袋中,走在地面光可鉴人的长廊里。

     “少校。”

     “少校。”

     迎面遇上的人都客气的跟他打招呼,兰斯·尼赫迈亚只是冷淡的点点头以作回应,他们对他的态度习以为常,脸上没有丝毫不渝。

     通过了重重的防护与验证,兰斯·尼赫迈亚走进了电梯,并没有按层数,手掌按在电梯一面上的触摸屏,电梯快速下降,一直到了地底第九层,缓缓打开。

     沙利亚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身体向后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找到了。”

     军部地底九层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此刻他们这里重重防护的监控之后多了一双眼睛,快速的掠过大部分监控之后,将目光停留在一间审讯室里。

     四面封闭的囚室里,相比昨天的癫狂,令景烁看上去平静了很多,他坐在椅子上,四肢都有锁链固定住,一脸不以为然。

     兰斯·尼赫迈亚站在钢化玻璃之外,瞄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精神力波动的平板。

     “怎么样了?”

     一个站在他身后的女军人说道:“在将数据发送到研究院之后,他们强烈要求我们将此人转过去。”

     兰斯·尼赫迈亚眉头皱了起来:“精神力者被发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还有很多军人的体检都说明这已经是人类发展的大势所趋,最先的一批,天赋肯定很高。研究院已经毁掉多少人?一点研究成果都不公布,还想继续?”

     女军人表情有些为难:“可是如果不交给研究院,军部必然不会同意的。而且……”

     兰斯·尼赫迈亚没有回头看她,反而一直观察着坐在里面的令景烁:“而且什么?”

     “这个的精神恐怕不对劲。”

     他们抓回来的几个人没有一个精神波动是和正常人一样的,兰斯·尼赫迈亚好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你是说?”

     “他好像有精神病。”

     女军人说的一脸纠结:“一直说着神眷,和恶魔之类的,像是有妄想症。”

     兰斯·尼赫迈亚沉默良久,按了一下桌子上的屏幕,顿时令景烁也能看到外面站着的两个人。

     他露出充满恶意的微笑,一点都没有发声,用口型夸张的对他们无声喊道:“你们好啊,蝼蚁。”

     兰斯·尼赫迈亚是行为分析学的专家,同时也是心理学的佼佼者,他盯了令景烁长达两分钟,看着他怪异的表情和举止。脸上的表情没有变一下,接着转身准备离开:“将他交给研究院吧。”

     女军人服从命令道:“是,长官。”

     令景烁大喊起来:“不,你们应该把她带过来见我,把缪……”话还没说话,整个审讯室里所有的灯突然暗了下去。然后整个地下九层都陷入一片黑暗。

     这是军情九处分部设立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瞬间的心慌让两人全部没有听清楚令景烁最后喊得话。

     “问问怎么回事?”

     兰斯·尼赫迈亚淡漠的声音说道,让女军人平静了下来,抿着嘴说了声:“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用通讯器联络供电部。

     此时令景烁的一句话瞬间吸引了兰斯的注意力,那声音里充满了恐惧:“是她,是那个恶魔。”然后是痛苦的惨叫声。

     温妮莎小学里,沙利亚冷冷哼了一声,睁开眼见,跳下了椅子,对着站在办公桌前教导主任说道:“要是有人问你为什么找我,找个合适的理由糊弄过去知道吗?”

     教导主任点了点头:“知道了。”

     沙利亚小小的笑了一下,离开了办公室。

     不过一分钟,军情.九处的电力系统重新开始运算,一瞬间的明亮让审讯室的两人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睛,不过两分钟,兰斯·尼赫迈亚的通讯器就发来了无数消息,所有情况均无异常。

     他眯了眯眼睛,转头时看了眼关在审讯室里面的人,瞳孔骤然缩了缩,连忙按了密码打开门走进去,女军人在身后大喊:“长官,他很危险,您不能这样进去。”

     兰斯·尼赫迈亚不为所动,走近观察令景烁身体状况和四肢痕迹,伸手按在脖颈脉搏处,还有跳动,但人已经奄奄一息,他脸色终于变了,喊道:“快准备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