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奥利弗军校的学生公寓里,封旭洗了澡光着上身走了出来,看到雷纳德并没有和往常一样闭着眼睛在思考,也没有泡在光脑上,而是在发呆。

     白色的浴巾将身上残留的水珠擦干净,然后扔在床上,拿起t恤就往头上套,瞬间遮住了肌肉线条完美、爆发力十足的身体。

     “怎么,还在想沙利亚的事?”封旭问道。

     雷纳德的椅子转动了一圈,然后用脚尖定着地面,看着他说道:“你说,我明天请她们吃饭怎么样?”

     封旭坐在了他身边,一边将光脑头盔往头上戴,一边说道:“很好的想法,但是我建议你明天再联系缪小姐。”

     雷纳德愣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现在已经十点了。”封旭说道。

     “十点你还上光脑?小心明天头疼。”

     封旭没有再回答他的话,应该已经听不见了,雷纳德无趣的继续恢复刚才的动作:“好吧好吧,知道你对光脑适应度最强。”

     安容修一直躺在上铺床上看一本书,此时侧着头问他:“你们说的缪小姐还有沙利亚,是几天前跟我们一起回来的那两个人吗?”

     “没错。”

     安容修有些惊讶:“你们还有联系。”

     “那当然,沙利亚那么可爱的女孩子。”

     “确定不是缪小姐,而是沙利亚?”安容修脸色古怪的问道。

     “喂,”雷纳德伸拳头想揍他:“你那什么变态的眼神啊,沙利亚是我妹妹,妹妹你懂吗?”

     “是,是。”安容修敷衍他,也没有心思继续看书,谈起妹妹,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安容雪,阿雪外出旅游已经快两个月了,通讯器却一直联系不上。要不是因为一直有照片和录像传回来,他还以为对方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今天回家又跟母亲提了一下妹妹,虽然军校比其他学校本就早开学,但也只是早一周而已,后天就是阿雪报道的时候,她却还在外面,也玩的太疯了。

     可是母亲却转移了话题,太不对劲了,吃完晚饭他隐约听到了父母争执的声音,期间还提到了阿雪,说是把阿雪接回来。那时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妹妹不是在旅游吗?而且温柔的母亲和严厉冷淡的父亲争执?想想也不可能,可后来他看到母亲的眼睛,是红的。

     接回来,从哪里接回来能让母亲一直哭?

     安容修咻的一声坐了起来,连忙从上铺爬了下来,穿上鞋子拿了外套挥在肩上就往外跑。

     雷纳德震惊的看着他背影,喊道:“你这么晚还出去?”

     “我有事回家一趟。”安容修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显然跑出了一段路了。

     雷纳德呆住了:“不是刚从家里回来吗?”

     于是四个人的宿舍就剩下他和封旭两个人,而封旭一直带着光脑,他叹了口气,准备早早的睡觉。

     雷纳德·克罗夫特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明天是周末的最后一天,他们是寄宿学校,再不提就要放到下周了。所以一大早,像往常一样起来准备去操场上跑步的封旭已经看不见对面床上的身影了,无奈的笑了笑:“真是。”

     雷纳德正用通讯器和缪以秋联系,邀请她们一起吃饭,约好后还特地开了悬浮车去接她们。

     “刚好我要带着沙利亚去温妮莎小学参加插班考试却不认识路,你来当司机好了。”

     “温妮莎小学,”雷纳德大惊:“缪小姐,昨天我只是开玩笑的,你要慎重考虑才行。”

     缪以秋不解的问道:“什么慎重考虑,这是沙利亚昨天扔飞镖自己扔到的。”

     “你们居然真的用这种方法,这也太草率了吧,”雷纳德哭笑不得,发动了悬浮车。

     他到的时候,缪以秋已经牵着沙利亚的手站在小区门口了,此时她才想起什么一样问道:“既然有悬浮车,为什么不能用在沙漠里的。”

     “姐姐你真笨,那是因为悬浮车很贵。”

     雷纳德恰好听到了这么一句话,怔了一下,然后,这个好像真的是最重要的原因,他以前为什么想不到,连市区里,悬浮车租用的都比较多,包括他这一辆也是。

     姐妹两个坐在悬浮车后面,车门自动关上,他回过神问道:“真的确定就选这个学校了吗?”

     “反正不论是哪个,沙利亚都会做的很好的。”

     雷纳德控制好了路线,选择了自动驾驶,问道:“缪小姐好像对沙利亚一直充满了信心,而且你们的感情看去好像在一起很久了一样?你认识她的时间,只不过比我早一天,你是怎么做到的?”

     早一天什么的,不过是你们自己的脑补而已,我和沙利亚可是同生共死的情谊。不过缪以秋来了兴趣:“我在沙漠里遇到沙利亚,你们都不调查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吗?要是她是蜘蛛或者是蝎子的话,怎么办?”

     沙利亚首先拒绝道:“姐姐怎么可以把沙利亚跟蜘蛛和蝎子那么恶心的东西相比呢?”

     雷纳德也被她的脑洞震惊了:“如果蝎子和蜘蛛真的能变成人形或者寄生的话,那地球早就没有人类什么事情了,而且她不是做过全身检查吗?不过要是成年人的话,肯定要跟踪调查的,但是沙利亚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作者:这么容易被带跑思路,你忘了自己问的那个问题了吗?)

     什么叫做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不是更应该调查吗?缪以秋复杂的看着他:“轻视小孩子的后果很严重的,你不知道吗?”

     “啊?”雷纳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缪以秋示意他看向身后,随即对上了沙利亚气愤的眼神。

     雷纳德哑然,他好像又得罪对方了。

     将悬浮车停在温妮莎学院外相应的位置,车门打开后,沙利亚走出了车,她好像对于这个学校很熟悉一样,撒欢的就往里面跑。

     到了目的地,雷纳德本来还想仔细看一下行政楼大厅里的地图的,谁知道沙利亚已经跑上了楼梯:“雷纳德,姐姐,快一点。”

     “为什么你是姐姐,而我我不是哥哥?”他对着已经走到了楼梯一半的缪以秋问道:“话说就这么上去可以吗?你们认识路吗?”

     缪以秋转头奇怪的看着他:“你还没把地图记下来吗?”

     把地图记下来?雷纳德·克罗夫特先生回头看了一眼那算不上复杂却也算不上简单的地图,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在那个复杂的路线中,至少他第一眼看去是找不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是在几楼的。

     “你都记下来了吗?”他怀疑的问道。

     “不只是我,沙利亚也记下来了。”缪以秋像是看神奇物种一样看着他:“你记不下来?你们机甲的控制平台上不是有几百个按键吗?这样差的记忆力,真的可以吗?”要是按错了怎么办?

     沙利亚也记下来了,还有他这是被讽刺了吗?雷纳德差点咳出一口老血:“不,只要给我两分钟,我也可以的。”

     显然一个小孩子对一个成年人智商上的碾压不会到此结束,也许目前只是智商上,以后他会明白这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谁让那个是伪孩子呢?

     雷纳德用麻木的眼神看着沙利亚,见她用非常得体的理解应对那个可以放到最严苛的宴会上展览的教导主任,甚至什么话题都能插上一点,这是一个正常孩子知识的储备量吗?难道沙利亚是天才儿童?是了,还要加上缪以秋。不过看着这样的沙利亚,他心底莫名的开始烦躁起来了。

     “我去外面等你们。”

     缪以秋并没有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会突然变得焦虑起来,只是示意自己知道了就继续看沙利亚跟老师一来一往的交流。

     雷纳德站在走廊上,这里除了老师也是有学生过来的,几乎都是女生,明明只是比沙利亚大不了多少的年纪,可是说话却是轻声细语,看到他有些惊讶,却不会失礼的上来询问,明白他不是学校里的人,居然还客气的跟他颔首,才淑女端庄的离开。

     这真的是小学生吗?虽然缪以秋说选择这个学校并不关他的事情,可是他还是后悔起来,要是有他昨天晚上提的原因呢?

     沙利亚用半个小时征服了温妮莎出了名吹毛求疵的教导主任的心,她看着沙利亚的样子简直温柔的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还亲自把她们送到了办公室门口。

     “沙利亚这么优秀的学生根本不需要从一年级开始学习,按照她正常的年纪插班进三年级就可以了。”接着她看向了缪以秋:“我为我之前在通讯器中对您说的话表示歉意,我不该妄下断言的。”

     “您太客气了。”

     “明天您就可以送沙利亚过来了,要是忙的话,让她今天留在这里也是可以的。”

     “明天我会送她过来的。”

     雷纳德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跟着她们走出了校门,沙利亚有礼貌的询问道:“克罗夫特先生,您身体不舒服吗?”

     缪以秋看着雷纳德的表情,突然觉得很有趣,但是雷纳德这样的人和动物一样,是要顺毛摸的,于是闷笑道:“可以了,沙利亚。”

     淑女的程序瞬间被她原先自主产生的情感系统所取代,虽然表情少了很多,但至少不那么虚假了。一瞬间面瘫的沙利亚说道:“雷纳德,你的表情简直是让你那浅薄的内心摊开在每个人的面前,我觉得你要加强你的自控训练?”

     雷纳德·克罗夫特:“……。”

     而缪以秋惊奇的发现,雷纳德的情绪居然好了很多,真是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