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联邦很多学校都是寄宿制的,这是因为当年蜘蛛和蝎子没有被赶到沙漠雨林中,还会出现在城市中而定下的规定。要是说联邦哪里的建筑最坚固,第一是军营,第二就是学校了。

     那时待在学校里,比待在家里安全多了。

     等到五大州暂时安定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便一直没有去改变这个制度,大家都习惯了,而且也没什么不好。

     整个校园里,居然只有音乐系大礼堂的顶楼是正真安静的,缪以秋站在空旷的楼顶,这里是一个天台,四面有着围墙遮挡,并不用担心有人从下面看到上面站着一个人。她闭上了眼睛,鼻尖回荡着雨后清新醉人的风,耳边不时有着鸟鸣,她视线看过去,跟一只画眉鸟豆大的眼珠对个正着,画眉鸟蹦蹦跳跳的鸣叫了几声,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这时她的通讯器突然亮了起来,接着屏幕上面显示出沙利亚的脸,耳机也自动接通。

     显然缪以秋现在已经能够很平静的应对这种情况了,她并没有去看屏幕:“沙利亚,我说过的,通讯器要等我接通才可以。”

     沙利亚说道:“可是现在你的身边并没有人不是吗?”

     缪以秋的表情表情非常平淡,沙利亚知道,这是她往往不想让人看出什么的时候,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这样的。

     “不管我身边有没有人,都不可以,我不希望这个给我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沙利亚顿了一下:“好吧,但是现在,你们学校里有人在找你,其中有两个还是警察,我估计他们已经快从你的老师那里问到你通讯器的序列号了。”

     “他们怀疑校园里五天前的一起自杀未遂事件跟你有关。”沙利亚平静的说道:“我入侵的那个自杀者的网络,发现了自杀者和缪书南曾经是男女朋友,并在遗书中提到了见过你,他自杀和你有关吗?”从沙利亚的语气,根本就听不出来她是在发问,还是肯定。

     自杀了?缪以秋纳闷道:“既然是自杀,又怎么能叫案件,而且不是没有死成吗?等他醒来问问不就清楚了,还用的着调查?”

     “对了,曾经是什么意思?”缪以秋问道。

     沙利亚停顿了一下:“用曾经是因为这个人和缪书南交往不过一个月就分手了,你对这个有兴趣吗?”

     缪以秋摇摇头:“不,没有。”

     “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人一直没有醒来。他的家中有些权势,认定了这次自杀不同寻常,调查线索是必然的事情。需要我做什么吗?”通讯器那端,沙利亚待得地方不是教室,也不是走廊、室外活动区域任何地方,而是坐在教导主任办公室的椅子上。两个多月,一个9岁的小女孩,居然让老师信任到将办公室进出的权限交给了她。

     “你需要记得好好上课。”缪以秋跳下了台阶,走了下去,电子门发出一阵杂音,然后打开。但是附近的监控要是有人去后台查看的话,走廊通往天台的电子门仍旧是坏的,长廊上空无一人,从来没有人出现或者离开过。

     刚走出大礼堂,缪以秋就接到了老师的通讯器消息,她到老师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有两个警察坐在那里。

     他们见到她俱是站了起来,年长的警察仔细的打量缪以秋,他打量的时间太长,审视的意味太重,换成一个心里没底的人,说不定会慌乱起来。

     可是缪以秋先是跟老师有礼貌的问好,然后跟两位警察点头示意。老师对着她说道:“来,以秋坐,两位警察有些事情要问你,不要紧张。”说罢还倒了一杯水给她。

     老师有意维护她,而且这么一打岔,警察的心理威慑自然起不到作用,年长的那个看不出什么,年轻的那个应该是菜鸟,听了老师的话赧然说道:“只是例行询问而已,缪小姐不必有什么负担。”说着他递了一张照片过来:“缪小姐认不认识这个人。”

     缪以秋接过,然后看着手中的照片愣了一下,犹豫道:“不能说是认识,我只是见过他。”然后像是回忆起什么不好事情,语气间微弱的厌倦让人感觉十分微妙:“请问出什么事了?”

     “他自杀了。”

     缪以秋捏着照片的手紧了一下,又很快放下,眉眼间负面的情绪收敛起来,变成了惊讶:“自杀?”

     “是的,自杀。”

     “是吗?真是遗憾。”缪以秋拿起水喝了一口,再无下文。

     正常人不是应该问一下这个人的情况,表达一下同情的吗?说了一句‘是吗’就完了?

     比较年轻的菜鸟警察显然还不能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情绪,而且刚刚缪以秋刚刚微妙的表情太奇怪了:“我们问了他的舍友和乐团的同学,他们都说在他自杀前,特地去找过缪小姐,你能告诉我当时你们说了什么吗?”

     缪以秋放下水杯,双手交叉放在双腿交叠的膝盖上,她这个举动,让两个警察内心都有了一个判定,她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听她好整以暇的问道:“怎么,怀疑这是凶杀案吗?”

     虽然听到有人自杀,可是情绪上并没有很大的波动,对此事不关己、毫不在意,就跟那些同学们说的一样,是个非常冷淡的人。难得的是,除了冷淡,他们也没有听到什么不好的评价,按理说,这样的性格更容易引人非议。

     年长的警官抓着笔的手在本子上无意识的点了两下。

     “缪小姐误会了,”他笑道:“我们只是想调查他为何自杀,然后时间又是在见过你之后的晚上,我想,我们有必要帮缪小姐洗清嫌疑。”他坐在了椅子上,非常诚恳的说道。

     “嫌疑?”缪以秋笑的很奇怪,两个警察脸皮再厚也不禁发红,认定自杀又来调查别人的嫌疑,这种说辞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可是没有办法,既然上面施压让他们调查,只能认真的查,早点结案早点了却一桩心事。

     难得缪以秋没有再说什么,她配合的态度让两人的脸色好了很多。

     “那天,他找到我,跟我说他是我姐姐的男朋友,还说我们很像,可是我知道,姐姐根本就没有男朋友,有也已经分手了。”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听着她继续往下说。

     “……他说我的钢琴指法很有问题,他乐团里面有个谈钢琴的学姐,可以教导我。可是他给我的感觉很不好,就拒绝他离开了。”

     说完后便无辜的看着两位警察:“大概就是如此,请问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仅仅是这样?年长的警官合起了桌上的本子,像是不经意的问道:“缪小姐很不喜欢交际?连自己宿舍里面的舍友也不知道你的通讯器序列号,我们还是问你的导师才联系上你。”

     “这跟这件事有关吗?”缪以秋问道。

     “不,当然没关系,”他站起来,将椅子移到桌边,像是要告辞离开一样:“只是觉得太不寻常而已。”

     “有什么不寻常的,”缪以秋也站了起来,笑道:“现在蜘蛛蝎子都能变异,舍友不知道我的序列号而已,应该算不上违法吧。”

     “当然,当然。”

     叮铃。

     两位警官的通讯器恰巧有信息进来,菜鸟警官低头看了一眼,碰了碰同事的胳膊,又尴尬的看了眼缪以秋,用自认为没人听见的声音说道:“闻和裕醒来了。”

     “咳。”年长的警官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尴尬的境地,可是脸上还绷得住:“是我们打扰缪小姐了,你并没有嫌疑。”

     “太好了,”缪以秋松了口气,又期待问道:“不知道闻学长的墓在哪里,虽然只是一面之缘,印象也不好,可是都过世了,也该去祭拜的。”

     两位警官:“……”

     缪以秋真诚的看着他们。

     “他自杀之后抢救及时,所以并没有过世,现在已经醒了,感谢你的配合,我们就不打扰缪小姐了,再见。”

     直到他们离开,全程围观的老师终于忍不住气道:“这太荒谬了,以秋,都是老师不好,没问清楚就贸然的把你叫过来。”

     缪以秋笑了起来:“这跟老师有什么关系,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无非是权势搞得鬼而已。”

     两个警察大步往校园外走去,菜鸟小警官脸皮还是有些发红,追着前面的身影大声道:“李头,你等我一下。”

     没想到李头不止等了,还停了下来,让他一鼻子撞了上去。菜鸟小警官刚想说些什么,一瞄他的脸色,心里咯噔一下,惴惴不安问道:“头,怎么了?”

     “我在想缪以秋。”

     “缪以秋?她不是已经没有嫌疑了吗?”

     两人继续往外走去,只不过动作慢了很多。

     “嫌疑?她从来就没有过嫌疑,只是今天要不是我们来,闻和裕她母亲就会亲自来,你觉得她会说出什么好话吗?别忘了她儿子是为什么自杀的。”

     因为思念已经过世的前女友!想了想缪家姐妹相似的脸,又回忆起那个气势嚣张的议员夫人,菜鸟小警官猛然摇了摇头:“当然不会有好话,可缪小姐还有什么问题?”

     “大学的时候,你的通讯器序列号给过你的舍友吗?”

     “那当然,我们都是好哥们?”菜鸟小警官说道,觉得不对,扯了扯嘴角笑道:“头,你也想的太多了,说不定缪小姐只是不爱交际呢?”

     “这只是不爱交际的表现?”李头问道:“而且,你还记得,刚刚她举了一个什么例子来反驳我吗?”

     “蜘蛛?蝎子!”

     “没错,这位缪小姐的家人全部都死在了沙漠里,提起罪魁祸首,你觉得一般人能这么平静?还用这个举例来反驳别人?”

     菜鸟小警官细思极恐。

     李头叹了口气:“恐怕,这位缪小姐有着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心理问题,还很严重。”

     “那该怎么办?”

     李头没有回答,反而问他:“你觉得该怎么办?”

     菜鸟小警官回答不上来,李头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