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音乐训练室里只留缪以秋一个人,她将转系申请放在一边,手轻轻从黑白按键上拂过。

     有一件事,连沙利亚也不知道,其实在穿越到轮回世界之前,她是学过钢琴的。只是她已经忘记了当时是因为真心喜欢还是因为想要一项特长。

     不管当初是为了职业还是兴趣,但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说着要在新世界好好生活,却是把它当一项任务。双手握多了枪,双眼见多了鲜血,连自己原本的人生该是什么样的都忘记了。

     缪以秋深吸了一口气,弹奏起刚刚之雨枫老师弹过的呐喊,不再一模一样尝试着复制,而是试着将自己真正的情感表达起来。

     窗台前因微风舞动的纱幔像是被肉眼无可触碰的力量从内到外冲击,浮现出颤抖的波纹,她恍然未觉,手指继续在琴键上舞动。

     “咔嚓,”一阵碎裂的声音响起,琴声骤然而止,缪以秋的手指僵在那里,她侧头看去,刚刚之雨枫老师喝过水的杯子已经出现了裂纹,水已经渗着裂纹流到了桌上,延绵成细长是水珠一点点落到地上,显然杯子已经是不能用了。

     弹了三分之一的曲子不能继续了,缪以秋的眼睛有些发涩,她站了起来,钢琴凳因为她的动作快速后移,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她的胸口上下欺负,闭上眼睛深吸了两口气才平复下来,然后将杯子扔到桌子底下的垃圾桶里,杯子还没掉落到底就已经在空中化成了碎片。沉默了良久,才拿起转系申请,离开了训练室。

     缪以秋再一次坐在舞台上弹钢琴的时候,虽然从她指尖倾泄出来的音乐依旧流畅动人,但是相比前几次的演奏来说,显得更要犹豫了一些,简直像是在顾忌着什么。

     教室里低声的议论又开始了,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怕出错?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几个高年级的乐团本想破格将她吸收进来成为新成员,见此暂时放弃,都打着再看看的想法,要是一直没有变,乐团的成员还是不要从大一新生里选了,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

     缪以秋从来不在意这些人的看法,两个多月了,她连自己宿舍里面的人都没正眼看一眼,更不用说这些人了。她发挥了如此明显的失常,难得的是之雨枫老师也没说什么就请她回到了座位。

     对人一辈子的影响不是这么容易改变的,她的钢琴依旧像是机器人弹出来的电子音乐,不过这一次卡带了。有了将玻璃杯弄碎的经验,缪以秋更加不敢表达出什么情绪了。

     之雨枫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不但没有激励到缪以秋,反而起到了反作用,让她的钢琴更加退步,不由拧起了眉头,但这一次她觉得她该放弃对这个学生的关注了。因为对她来说,缪以秋这个学生的心性实在不够优秀,就算没有这一次挫折,以后的路,也不会走的多远,想来那封转系申请是能够发挥出作用了。

     可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缪以秋早就已经忘了纯粹的去做一件事是什么感觉,捡起来又是谈何容易?

     音乐的情感是引起聆听者的共鸣,而不是成为武器。

     缪以秋自然是察觉的到之雨枫的情绪的,可是并不失落,也没有产生是负面的情绪,之前在三号训练室里对方说的话,不管里面有多少真心,不管所想是善是恶。对她有所启发,是确确实实的,就凭这一点,缪以秋就会在心中记她一个人情。

     下课之后缪以秋就不见了踪影,同学们也没注意她是什么时候走的。漂亮的女人总是容易让人谈论,可是她却有让人见了她之后不再将关注点留在她身上的本事。她有时很客气,但那种客气是不想与人相交的客气,大家都是天之骄子,怎么会喜欢?大家就给她封了一个算不上褒义的称号,冰山美人,毕竟她实在不近人情不是吗?

     普里西拉综合大学的前身就是国际一流学府,后来没了国家,大学也毁在空袭中,联邦建立之后,在原址上重建,至今也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

     缪以秋的脚步在开学后的两个月里已经踏遍了普里西拉综合大学大大小小的每个地方,每个角落。而她最爱待的,不是音乐学院,而是人文学院的雕像展览馆,里面放着的都是普里西拉大学人文系历届学生的优秀作品。雕像下面都有学生的署名,他们的作者有的功臣名就,有的默默无闻,但是在这里,他们都是一视同仁的,雕像馆里没有排名,只有作品。九十多年来已经超过了两千多件,它们的价值已经无法用用金钱来估量了。

     从这些雕像里,她可以窥见那交叉的两百年年洪流间的惊鸿一瞥,甚至是制造者们那微妙的,借此表达的情感,文字和影像大多太过沉重,而且没有为之惊心动魄让她为之探寻的魅力。

     这可比运用精神力直接探寻一个人的内心复杂,又有趣的多。

     “缪以秋同学。”

     听到有人叫她,缪以秋并没有回头:“这位学长有什么事情吗?”眼前这个雕像很特别,他是一个人,可是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人,他身披教袍,头戴皇冠,手中的权杖高高举起,下一刻就要挥向前方。

     不过权杖的顶端不是宝石,而是一只变异的蜘蛛,下一刻,这一只蜘蛛,就要落到人世间了。虽然这只蜘蛛不过一个苹果大小,但也是蜘蛛不是吗?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到联邦的人对之前那两次战争的讽刺与厌恶,但是这么尖锐的还是第一次看见,还有那种对掌权者可以随意掌控世界的厌恶,以及向往。

     她想要看一眼作品出自于谁,微微弯腰。

     “这个雕像,是联邦安慕远少将送来的。”站在她身后的男声再度响起。

     缪以秋的腰没有弯下去:“外人,也可以给学校送雕像吗?”

     “不,你要是了解一下安将军,就会知道,他曾经是普里西拉大学的学生,但是在三十年前一场对抗那些怪物的战争失败后申请退学,成为了奥利弗军校指挥系的学生。但是,至少我们学校是承认他曾经是这里的学生的。”当他的口中出现怪物两个字的时候,不论是谁都能听出他口吻中的厌恶和不屑,好像这两个词脏了他的嘴一样。

     “原来成了军人啊,难怪。”缪以秋笑了一下。

     “学妹,”不屈不挠的声音再次响起。

     缪以秋入学以来,不是没有男生特地搭讪,绝大部分败退在她旁若无人的举动中,可是这么持之以恒的实在少见。

     “学长有什么来意直接说吧?”

     闻和裕看着缪以秋转过来看向他的脸,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有人说她们相像,他只是觉得可笑,没有一个人会像书南,而且再像都是不同的。但是现在,他想相信了,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腔里,脚步向前跨了一步,垂着的手微微一动,似乎想伸出手来去碰她的脸,又觉得不妥,又往后退了两步,差不多能让双方平视。

     “你长的和她很像,”闻和裕良久才说道,声音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平静,身体甚至激动的有些发抖:“……不过书南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她有一个妹妹,你是叫以秋对吧?”

     闻和裕的眼神非常复杂,里面有怀念、有爱慕,但是那个爱慕是透过那个身体看向另外一个人的,可是无法让人忽视的是,他见到缪以秋的脸猛然出现的喜悦和激动。

     那种失而复得的激动?不是,是找到了替代品的激动。

     “你们真像。”他又喃喃自语的说了一遍:“可真像啊!”

     “很多人都说过这句话,”缪以秋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垂下了眼帘,温柔的笑了来:“请问你是?”

     站着的男人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虽然是温和的,眼神却犹如极原上的冻土,有着冰冷坚硬的不可融化的温度。

     闻和裕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太合适,收敛了急切的情绪,故作镇定露出一个自以为绅士的笑容道:“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我叫闻和裕。”

     姐姐的男朋友?呵!

     “今天上课的时候我听你的琴声有些问题,是不是遇到难题了,你前几次除了情感表达不够之外,其他方面都很优秀。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介绍我们乐团的一个朋友帮助你,哦,她是你姐姐的好朋友……”

     缪以秋静静看着这个人,他肮胀的心思让她作呕。

     “闻和裕学长!”缪以秋打断了他的话。

     闻和裕愣了一下,问道:“什么?”

     “你很喜欢我姐姐吗?”

     闻和裕露出了怀念的笑容:“当然,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接着他看向缪以秋:“也是你最爱的人不是吗?”

     雕像馆里的人并不少,身边却没有一个人能听得见他们的谈话。

     缪以秋轻笑了一声。

     太像了,太像了,闻和裕脑海中全部都是刚刚那个笑容,身体像是被细小的电流从头到尾击过一样,全身都酥麻起来。

     缪以秋的话轻的像是魔鬼在人耳边的诱语,引人沉沦堕落:“这位学长,你既然这么爱姐姐,就一直爱下去,一辈子都记得她,让在她你的心里,永远都没有人能够代替,你说,好不好?”

     闻和裕的眼神缱绻起来:轻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