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用相同的方式,缪以秋很容易就搞定了那个可以‘决定’沙利亚去留的部长,因为精神力暗示,部长对缪以秋的感官很好。离开前他还热心的介绍道:“补办通讯器的地方就在楼下,缪小姐等我们这边的证明传过去之后,就带着沙利亚去办理吧。”

     缪以秋真诚的向他道谢,下楼到了补办通讯器窗口。这个大楼不止是就办理这么一项业务,进进出出的人并不少,其中的几个窗口还排起了长队。

     只是这些人看去生活情况并不是很好,而且也不是很健康的样子。长长的队伍后面的一个少年察觉到她的视线,转过头来四下寻找,接着对上了她的眼睛。少年看到她的相貌娟丽,眼神清亮,有些惊艳的睁大了眼睛,脸刷的一红了,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过了头。

     可即使如此,缪以秋还是发现了他带着口罩的脸上一大片暗红色厚厚疤痕一样的疮口,和他不自觉用手按住的动作。

     补办通讯器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她被吸引过去的视线,以为她好奇,对着她说道:“那是被战争辐射影响的人,那里的窗口是每月定时发放基础治疗针剂的,可以消肿并缓解疼痛,虽然不是最好的,但至少也是免费的。要知道,现在的社会,还有很多人衣食无靠呢?”

     缪以秋若有所思的收回了视线:“距离最后一次世界大战过去已经一百多年了,那个少年不过十几岁,算起来,起码也是第三代了呢?”

     工作人员感慨说道:“不要说三代了,那些辐射带来的后果,恐怕会延续到地球灭亡也说不定。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变异的蜘蛛和蝎子有多么可怕,但是也了解过每年有多少军人在沙漠和雨林那里牺牲。”他核对好缪以秋提供的信息,开始将沙利亚的资料输入到通讯器内部,接着问道:“需要改名吗?”

     缪以秋回道:“不用了,就叫沙利亚就可以了。”

     “确定吗?”工作人员又一次询问道。

     “确定,她是我的妹妹,不是因为一个姓氏而左右的。”缪以秋这样说道。

     “好了,”工作人员伸出手越过平台把通讯器给沙利亚带上,接着又对着缪以秋说道:“开放你的通讯器权限接收一下吧,有一些资料要传给你。按理说这些应该传给养父母的,不过既然只有你们两个的话,只能传给你了,但是这些资料是要产生费用的。”

     缪以秋开放了连接权限,对着工作人说道:“可以了。”

     传完资料之后是一张电子账单,虽说要产生费用,但是她看了一眼也不过是二十点联邦点数而已,缪以秋将食指在通讯器屏幕的左下方按下去,指纹记录核对是否吻合之后,交易就达成了。

     “很高兴为您这样美丽的小姐和……可爱的小姑娘服务。”现在才看到了沙利亚帽子下的脸,工作人员吓了一跳,好歹把可爱那两个词说了下去,没有造成尴尬的局面,然后目送她们出了大楼。

     “这个女孩子,她是一辈子没有见过太阳吗?”工作人员看着沙利亚小小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居然还要上学。”走出办事大楼就读取完了那些资料的沙利亚闷闷的说道。

     叮。

     缪以秋像是get到了新技能,拉着沙利亚的双手上下打量了一下:“是呢?沙利亚现在才九岁,正式需要上学的年纪,现在都已经晚了呢?可不能再错过了。”

     “可是姐姐,你不觉得让我有限的生命花在上学这样的事情上,是一种可耻的浪费吗?”沙利亚显然浏览了光脑上太多不健康的东西了,现在居然学会了吐槽。

     缪以秋不为所动:“并不会,姐姐知道沙利亚很聪明,一定会把时间调整的很好的。”

     沙利亚鼓起了脸颊:“可是有关于蝎毒解毒剂中的一种物质我还没有找到,我还要继续寻找才行。”

     说到解毒剂,缪以秋又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个被辐射污染的少年,别人都没有察觉到她的视线,可是偏偏他先察觉到了。也许,核辐射对于人的影响,除了伤害痛苦之外,还有其他方面的。

     ‘沙利亚也没有找到吗?’这句话是用精神力询问的,沙利亚秒懂,立刻知道这个话题该怎么谈论。

     接着外人只会看着她们一起安静的往外走去,却不知道一直在谈论会让人为之色变的蝎毒。

     ‘我在虚拟平台进行了几万次实验,将地球上……’沙利亚停顿了一下:‘将我们星球上有可能的物质都进行了配对,可是始终不能找到可以分解钚元素的物质。’

     ‘所有的都不行吗?’缪以秋有些好奇的问道,按照自然规律,有开必定有合,有生必定有杀,一颗星球上本身有一种物质的存在,必定可以在找到另外一种可以克制的东西。

     沙利亚说道:‘肯定是有的,我的记录上只剩一个地方的材料没有试验。’

     ‘是哪里的。’

     ‘雨林。’

     缪以秋的脚步顿了一下,而后笑了起来,看着沙利亚一字一句的说道:“真是有意思。”

     沙利亚期待的看着她,大眼睛一闪一闪。

     缪以秋残酷无情的拒绝道:“不可以,你忘记了我们还要上学了吗?”

     沙利亚:“……”(姐姐你变了)。

     散步到了目的地,站在了高达二十五层的交易商场楼下,沙利亚的脑袋仰的高高的,但是因为身体的限制,她还是不能看到楼顶。

     “我并不明白卖什么东西需要这样一幢楼,土地是联邦各种资源中最稀缺的,”沙利亚一边跟着走进了电梯,一边说道:“这里的二十五层加上地下的三层,就这么一幢楼,它的使用面积已经达到了一千七百万平方米。”

     谈论联邦各项制度的利弊是每个联邦公民的权利,可是这样的一个小女孩为此发愁(发愁,你确定?)的模样实在让人觉得忍俊不禁,还是吸引了无数人的视线。

     “嗯,很好,你还记得算层数。”缪以秋表扬道。

     真是太反差萌了,已经有人偷偷打开了通讯器的录像功能对着这个小姑娘。

     不知道自己被嘲讽了的沙利亚继续道:“这样的建筑,明显和元首的理念相违背,它并没有做到土地的绝对利用,特别是在地下二层和二十二层以上。”

     “沙利亚!”缪以秋严肃的看着她:“你记得我出门的时候跟你说过什么吗?”

     沙利亚瞬间站直了身体,可是眼神却是心虚的左飘飘,又瞄瞄,就是不看她。

     不要谁便控制外面的系统、网络一切可以被她控制的东西,不要对外界的东西多加评论,说不该说的时候,记不要用嘴巴说出来的。

     缪以秋叹了口气,摸了摸沙利亚的头,用精神力说道:‘要是被人关注的话,处理这些后续很麻烦的啊,沙利亚也不喜欢麻烦不是吗?我知道这个世界对你来说很无聊,但是姐姐会一直陪着你的。”

     沙利亚并不说话。

     那些人跟沙利亚比起来无足轻重,可是我却不能让沙利亚被人用奇怪的视线看着。沙利亚的主板接收到了这样的信息,眼神顿时亮晶晶的。

     缪以秋:“……”所以沙利亚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见到两姐妹走了出去,电梯里还有人在谈论她们,小姑娘好萌啊,姐姐也好漂亮,最后的动作,像是两人心意相通一样在交流,真是太有爱了。

     打开刚刚的录像想要再看一遍。

     “咦,录像怎么花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