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报到那天,缪以秋站在宿舍门前,脸色有些发青。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一个宿舍里有四张床,这表明了她要跟另外三个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除了沙利亚之外,缪以秋不能忍受自己休息的时候有另外一个生物存在,对方太强的话会忍不住无意识的攻击,太弱的话那就更糟糕了,她会将那些人碾成碎片的。平和的校园变成凶杀案现场,妥妥的是要上头条的节奏。

     “学妹不进去吗?”热心的学长看着久久的不动的缪以秋问道,脸上带着殷勤的笑容,好像只要对方下一刻提了什么要求,他立刻愿意赴汤蹈火。虽然前面很多个可爱的学妹都被同学.学长们捷足先登了,但是这个也很好啊,而且还是音乐系的,听说音乐系的妹子们都很温柔,要是能问道通讯器序列号就更好了。

     “学校的宿舍只有四人间的吗?”缪以秋盯着他问,头上好像顶着乌云,对方只要下一刻说是的话,倾盆大雨就会倾泄而下。

     看去挺好说话的,没想到板起脸来气势这么强大,学长被她骇了一跳,这样的女孩子,应该很难驾驭吧。心里不知道绕了多少弯,可是脸上还是很亲切,一点看不出来,尽心的答道:“大部分都是这样的。”

     缪以秋没有一点踏进去的想法:“那么还有小部分呢?”

     “哦,还有一部分就是给学校里结婚了的同学们居住的,那是两人间的。毕竟都是夫妻了,还分开住也太不合适了。”学长现在也明白了这个学妹可能是不喜欢和别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不由安慰道:“整个联邦都是这样的,听说有些大学还是六人间的,而且这也是锻炼我们与人相处的能力不是吗?说不定到时候学妹和室友相处的很好呢!”

     未婚人士缪以秋僵硬着跟他道谢,然后拎着自己的东西进去了,看着她的背影,学长几次张了张嘴,都没有勇气问你的通讯器序列号是多少。

     总感觉很可怕一样,学长摸着头走了。

     宿舍虽然是四人间的,空间却并不拥挤,床都是在上铺,一边两张,下铺则是书桌,光纤都已经接好了,插上光脑就可以用了,还有洗手间和衣帽间,再外面就是阳台了。阳光透过窗台照射进来,显得整个宿舍非常明亮,让她的心情也跟着明媚了不少。

     不过,衣帽间?真是贴心不是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多安排一个房间呢?

     另外三个室友应该都已经到了,因为其他三张床上都堆满了东西,包括地上,相比来说只有一个箱子,里面装的还只是几套衣服和光脑的缪以秋实在是太奇怪了。

     缪以秋将箱子放到了床上后便走出宿舍,走在校园里的她左看看,右转转,所以说两百年前和两百年后学校里的区别到底在哪里?

     这是建筑更有特色一点吗?缪以秋在绕过了各种特色建筑后还看到了一幢高达起码十五米音符形状的环形大楼,走近一看,声乐训练中心。

     “你好,我是来领制服的。”半个小时后,缪以秋站在生活楼的一个窗口前面。

     生活老师抬眼看了看她,指了指面前的一个屏幕:“核对一下指纹。”

     缪以秋将手掌按上去,不到两秒中,她的学生信息已经出现在了屏幕上,生活老师从桌子底下拿出了最大的一个盒子放在她面前。

     “因为音乐系的学生常常去军区负责演出,所以你们的制服分四季,每季都有不同的两套,不过你是新生,不用去演出,所以只有校服没有演出服,这是秋装和冬装的,”接着又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板:“怎么不叫个人过来帮你搬一下?要知道,制服里还包括鞋子和配饰,加起来并不轻。”

     她明白了为什么要有衣帽间了。

     缪以秋轻而易举的拎起了箱子:“因为我一个人可以的。”

     音乐系每一届不同的乐器只开一个班,像钢琴班所有的学生加起来也就二十八个,这是普里西拉综合大学大学面向全联邦的招生,招生和报名比例高达一比一千,足以证明了能够进入其中学生们的优秀。

     “所以说,为什么是音乐系呢?”决心在这个世界好好生活的缪以秋皱起了眉头,纵使使用精神力作弊,还是感觉自己会不及格啊!

     “伤脑筋。”她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沙利亚怎么样了,听说插班生总是被欺负的那一个,真是担心。”

     温妮莎小学。

     沙利亚不用分析扫描并根据心跳判定一个人的情绪的能力只针对一个人,那就是缪以秋了。只走进了这座小学,进入了这个班级,沙利亚就将自己未来所有的同学和老师们全部判定为没有危险。

     既然没有危险,那为什么还要去注意你的情绪呢?

     所以,在说话含蓄的温妮莎小学她根本就区分不出来自己有没有被欺负,当然,直言相告或者是动作片还是能够明白的。

     沙利亚的同桌和她的后座木着脸看着坐姿端正挑不出一点问题的沙利亚,哦,为什么她们要木着脸,因为这个新来的学生屁股下面根本就没有椅子,看看时间,上课已经二十五分钟了。

     二十五分钟保持这样的动作,她甚至连腿都没有晃动过,她是机器人吗?

     老师对沙利亚这个学生很满意,本来还想着对方之前没有上过学,学起来应该会很艰难,是不是需要从认字教起,谁知道根本不需要,适应能力也很好,一点也不像是第一次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下课之后,罪魁祸首同桌和从犯后座颤颤巍巍的看着她用慢动作站了起来,就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能够保持这样动作这么久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把,难道要报仇,两人不由抱在一起索索发抖道:“你……你要干什么?”

     沙利亚平静道:“根据我现在的身体情况来说,我应该感觉到非常痛苦,并且腰部以下僵硬麻木,因为一直没有椅子。”

     “原来你知道没有椅子啊,我们还以为你感觉不到呢?”两人的表情都快裂了,后座壮着胆子问道:“所以你现在?”

     “非常痛苦,感到僵硬麻木,快要摔倒了。”但是摔倒好像不是一个淑女应该做的,还是不要摔了。

     另外一个卷头发的小姑娘都快哭了,你根本就没有一点要摔倒的样子啊。

     难道这个动作很简单吗?

     沙利亚平静的话语让年幼的她们打消了会被报复的顾虑,同桌也试了一下和沙利亚一样的举动,结果撑不过三十秒。最后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感觉带着通讯器的手刺痛了一下,惊叫了一声一个不稳狼狈的摔在地上。

     叮,坐在大礼堂参加开学典礼的缪以秋通讯器有信息跳出来,并且自动接受,一张照片出现在了屏幕上。

     低头一看,是沙利亚发过来的几张照片,还有语音从耳机里传过来。

     “姐姐,你看,我的同桌和后座好奇怪,她们下课之后又哭又笑的,而且还站不稳。”语气里满满都是嫌弃。

     照片上的女孩子动作滑稽,惊恐的对着镜头,下一秒就要摔倒了,缪以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确定不是你做了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