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九个到沙漠中探险的年轻人只找回来一个,还是自己回来的,而其他的有五个已经确认死亡,还有三个不知所踪,最佳的救援时间已经过去了,又是在这样危险的地方,不用想,他们几个也应该凶多吉少。

     纵使心里再觉得这些人任性不懂事,但是对着唯一的幸存者还是说不出重话来。

     封旭看着雷纳德带回来的孩子也惊了一下,他看着沙利亚,马上站起来说道:“我去见少校。”

     沙漠里带回来一个小孩,真是谁见了都觉得稀奇,很多不用执勤的人特地绕过来看就是为了看她一眼。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沙利亚的样子戳中了很多人的萌点,加上看到她没有通讯器又给她脑补了无数凄惨的身世。不知不觉就被投喂,不一会儿,手里已经塞满了好吃的。从面包、水果到巧克力,大部分都是紧俏物资,应有尽有。

     到了前线的医院里,医生弯着腰看着沙利亚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小妹妹跟叔叔去检查一下好不好。”

     沙利亚没有看他,不时的观察一下医院,但更多的是盯着缪以秋。

     “去吧,没关系的。”缪以秋说道。

     主神空间出品的基因克.隆人有质量保证,比人类自己研究的不知道完美了多少倍,连生病的风险也很少,在精密的检查也看不出和普通人的区别,唯一的不同可能只在于——灵魂。

     而灵魂是多么复杂奇妙,你要是看着有喜怒哀乐,会哭会笑的克.隆人,你敢说他们是没有灵魂的吗?

     听了缪以秋的话,沙利亚闷闷的跟着医生走了进去,医生拿出一个东西在她手上钉了一下,然后将采好的血样交给护士拿去化验。看着她不断转头看门口的样子,安慰道:“没有关系的,很快就好了,姐姐就在外面等着你,不要怕。”

     雷纳德站在医院的走廊上来回走动,看着坐在椅子上不说话的缪以秋问道:“你觉得怎么样?要不也做个检查吧!”

     缪以秋摇摇头说道:“我不需要。”

     雷纳德看着她毫发无损的样子,也觉得检查是多此一举,刚好他从窗户里看到小姑娘被医生带着躺到了病床上,躺好之后会有扫描仪检查她身体的内部。

     小姑娘乖乖的样子让他嘴角忍不住扬了扬,然后对着缪以秋问道:“你们是怎么遇上的,我是说和那个小姑娘,我刚刚一直问她的名字她都没有理我。还有,这两天你是怎么在沙漠中活下来的。尸体……咳咳,我们确定你和其他人起码在一天前就已经分散了。”

     听了他的话后缪以秋瞥了眼这里几乎无死角的监视器,不免有些无趣,她眼睛盯着雷纳德,没有说话,更不想回答他的话,毕竟被人当成比爬虫还弱小的存在,实在是讨厌。

     雷纳德·克罗夫特突然觉得有些头晕,他一手扶着墙,一手按着头摇了摇,还使劲敲了敲。

     缪以秋抽回了精神力,故意关心的看着他:“克罗夫特先生,你怎么了,要不要做个检查。”

     雷纳德·克罗夫特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没事的,估计是有些累了,你不要这么客气,叫我雷纳德就好了。”

     缪以秋被他的自来熟震了一下。

     检查完的沙利亚哒哒哒的跑出来,伸手拉着缪以秋的手:“姐姐。”

     “小姑娘出来了?”雷纳德眼睛又笑眯成了一条缝。

     这个人,好像很喜欢小孩子的样子,缪以秋这样猜测,眼神也温和了一些,说道:“她叫沙利亚。”

     雷纳德叹道:“沙利亚,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那沙利亚告诉哥哥,你是怎么出现在沙漠的好吗?”

     缪以秋:“……”沙利亚真的被当成小孩子哄了呢?

     沙利亚眨了眨眼睛:“我也不知道。”

     雷纳德有些头疼,一个小孩子出现在危险的沙漠里,手上也没有通讯器,好像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一样,真是诡异。

     而此刻封旭已经回来了,他隐晦的朝雷纳德使了一个眼神,雷纳德会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她们两个说道:“会有护士带你们去休息的,晚一些我再来看你们。”说着便朝封旭那边走去。

     将他们一切动作都收在眼底的缪以秋眉眼抽搐了一下,就算不想当着她的面,可是有必要这么明显的使眼色吗(只是对你来说显得明显)。

     医院里面提供的病房虽然不大,但是却很明亮干净,床也很柔软,桌子上还摆了一盆仙人掌。沙利亚盘腿坐在床上,看着是在发呆,其实主板已经在分析那只蝎子上抽出来的血液。

     她在自己原本的世界就是一座七星级实验室的智能主脑,在主神空间中又被林白改造,做起研究来不过是轻车熟路的事情。

     敲门声响起。

     “进来。”缪以秋冷淡的声音响起。

     沙利亚的身体一震,意识回笼,转头看去,进来的是另外一个见过的年轻军校生,封旭。

     封旭看着病房中的两人:“抱歉打扰你们的休息了。”

     缪以秋站在窗户边上没有回头,只是说了一句马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沙漠中的夜空,也看得到星星呢。”

     封旭本就不善言辞,也并不懂得接女孩子的话,更不明白她说这么一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军靴踩在干净的地板上发出咔咔的声音,他走到了缪以秋身边,犹豫了一下才喊道:“缪小姐。”

     “我们在你回来之后的一个小时,也找到了你的姐姐。”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用了比较委婉的话说道:“很抱歉,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遭受不幸了。”

     “遭受不幸?”缪以秋终于转身把视线转到了面前的这个人身上。

     相比雷纳德·克罗夫特显眼的东西混血,封旭则是一个纯粹的东方人,黑色的头发并不长,甚至还可以说剃了是那种非常过时的平头,非常的毁颜值。不过这也没有拉低他俊朗的外表,而且他的眉眼非常的方正平和,眼睛锐利而有神,是一个正直而又可靠的人。

     封旭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心中的话有些说不出口,父母在前线牺牲,唯一的姐姐同样死在了这里,往后这个人将会孤身一人,可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他伸出手,将手中一直捏着的项链递给她:“这是你姐姐死前一直抓着的东西,我想,这个应该留给你。”

     缪以秋接过,她之前在缪书南死去的时候其实见过它,没想到此刻被特地送到了她的手里。这是一条怀表样式的项链,她低头看着这条项链,按了一下项坠,弹开后里面是两张照片,一张是父亲,一张是母亲。

     即使是留给女儿的相片,他们也都是穿着军装,而这一身军装,他们到死,都没有脱下。

     封旭看着她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递过来一张纸:“上面有我的通讯器序列号,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联系。我看了你的资料,你是普里西拉综合大学的新生,距离奥利弗军校并不远,有什么麻烦的话也可以叫我,只要我能帮上忙,一定不会推辞的。”

     缪以秋合上了照片,将写着封旭通讯器序列号的纸条接过来,捏在手上,说道:“谢谢你。”

     封旭看着她的样子,觉得把时间单独留给她会更好一些:“那么,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会来叫你的,你跟我们一起回中洲州。”说着他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盯着他的沙利亚:“你们两个可以吗?我可以将沙利亚送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去的,会有专门的人照顾她的。”

     “没有关系的,”缪以秋拒绝道:“沙利亚很怕生人,就让她待在这里吧。”

     “好吧。”封旭把小姑娘的情况报告给了联邦,联邦调查10年内登记在案的失踪儿童,并没有这样一个小姑娘。可是此刻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便把话咽了下去。

     可是他在离开前他沉稳的眼睛看着缪以秋,还是对她说了这么一句:“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病房的门咔哒一下关上,缪以秋打开了手上的纸条,纸条上写着十六位的数字和字母的通讯器序列号。没有龙飞凤舞,却有棱有角,非常的大气,就像他的主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