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缪以秋的精神力等级困在十二级已经超过三个轮回世界了,始终不能达到高阶。大家从一开始对她的鼓励和期待也变得渐渐不再谈起这个话题。

     而这一次的轮回世界中,大家开始把更多的目光转向了队伍里面的另外一位精神力异能快要十级的秦桑,甚至开始对她的视线有所回避。已经有人坚信,他们小队中的精神力异能者应该是秦桑,而不是缪以秋。

     回到了主神空间,缪以秋发现,队友们此时看向她的视线不仅仅是回避了,里面还有有忌惮、甚至是恐惧,这让她的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缪以秋视线从每个劫后余生的人脸上划过,对上了其中的一个人,那个人看着她的眼睛,抑制不住的惊叫了一声,还害怕的后退了几步。这个人是上一次他们死了一个队员后补充进来的轮回者,队伍始终维持着主神空间规定的七人设定。

     这个人的能力还不强,但是元素亲和力却很高,他很怕我?缪以秋心中冒出了疑问,不过她并没有将这个问题问出口。

     “那么,十天之后再见。”缪以秋冷冷的说了一句话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靠在门上,怔愣了几秒钟才卸下脸上冷漠如冰霜的面具,略有些疲惫的问道:“沙利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沙利亚是缪以秋在一次未来星际世界中带回来的人工智能,为了带回这个人工智能,缪以秋付出了一条手臂,加上几乎大部分内脏损毁的代价。要是他们任务完成的再晚几秒钟,她恐怕就要把自己的性命永远留在那个世界了。

     沙利亚的虚拟投影出现她的眼前,这是一个约八jiu岁的小女孩,黑色顺滑的长发,毫无暇眦的脸蛋,看去非常可爱,如果忽视她苍白的脸蛋,大大的电眼和若隐若现的身体的话,的确会给人造成可爱这种错觉。

     但是不可否认,沙利亚的诡异的画风和审美跟轮回世界真的很相搭。

     “看来你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沙利亚的嗓音清灵空洞,就算没有那样的外表,也不会有人将她错认为人类。

     缪以秋眉头轻轻皱起:“不记得?是我做了什么吗?”

     沙利亚的眼中快速闪过一幕幕肉眼不可见的代码,墙上开始出现缪以秋在轮回世界中结束任务将要回到主神空间的一幕。

     画面中的缪以秋站在队员中间,相对于其他人的狼狈,她依旧像是刚刚进入轮回世界时候的样子。作为一名十二级的精神力异能者,甚至不用动用武器就能将所有威胁扼杀在远处,还能配合队员很好的完成任务。

     精神力异能不愧是大家猜测最强大的一种。可它虽然强大,但也是最难修炼的一种,难到什么程度呢?比如随机选择一万个的身体素质差不多的人,这一万个人中大概有一个会有修习精神力异能的资质。既是幸运,又是不幸,他们小队中出现了两个精神力天赋极高的人。

     看着墙上的投影,缪以秋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她口中喃喃自语:“这是上一个轮回世界中发生的事情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

     画面中,队长对着缪以秋大声喊道:“以秋,你在干什么,快停下!”

     可是缪以秋像是根本听不见,因为精神力异能的高速运作,她的眼睛就像是宇宙中的漩涡一样,几乎要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去,然后粉碎他们的意念。每个对上她视线的人,全部受到了她的精神力攻击,先是从眼里迸出鲜血,然后是耳朵里、鼻子里。不用怀疑就能知道,他们的大脑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了。

     “你当时已经失去了理智。”沙利亚的语气依旧毫无起伏。

     缪以秋愣愣的看着投影,眼神死死盯着画面上的自己。被她攻击出现这样七窍流血的情况,是精神力过度滥用的现象,对于像缪以秋修习精神力这么久的人来说,本来就是一种不稳定的体现。

     画面中的缪以秋还在继续,她对队长的话充耳不闻,反而露出一个血腥狠戾的微笑。“我们已经越来越频繁的遇到其他主神控制的轮回队伍了,这次遇到的是刚刚轮回不过三次的魔法体系队伍,可是下一次呢?你确定要浪费资源带着这两个废物吗?异能是新的力量体系,带着这些人,怎么与魔法、念力体系的队伍争那一线生机。”

     队长疯狂的运用异能,设立空间屏障,不让有关于轮回世界的话语有被这个世界的人听到的可能,不然泄露过多的话,不止缪以秋会出事,他们全部都要跟着陪葬。

     看着他的动作,缪以秋哈哈大笑:“纵使突破成为高阶异能者又怎么样?还不是主神测试与其他体系能力对战的傀儡,主神要你死,你就得死,主神要你活,你就可以苟延残喘。”

     残忍的真相被她揭破,所有的轮回者脸色更加难看。

     房间里,沙利亚对着定定盯着墙上画面的缪以秋说道:“你这样子,更像是遇到了另外一种情况?”

     “什么?”缪以秋脸色苍白的问道。

     “心魔。”沙利亚笃定的说道:“而且我的猜测没错,你的确记不住失去理智之后做的事情。”

     “可队伍中另外两个突破到高阶的异能者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缪以秋皱起了眉头:“还有,心魔不是只在修真体系中出现吗?”

     沙利亚停顿了一下,无机质的声音说道:“我已经对你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和运算,遇到心魔是最大的可能,而且我认为,心魔,只会在精神力异能者中出现。越是强大的异能,需要付出的也就越多,死亡的可能,也会越高。不过度过心魔之后,你的修行,便会一路无阻碍。”

     此刻和沙利亚站在一起看投影的缪以秋还发现了画面上另外一个情况,林白给队伍中的另外一个精神力异能者秦桑画了一个结界。林白的开发方向是脑域,而土系异能是他除了大脑之外的另外一个进化方向,这个结界的技能是伤害转移。他挡不下缪以秋的攻击,便把秦桑可能要受到的伤害转移另外一名队员身上,只要缪以秋攻击了秦桑,死掉的肯定是转移的那一个。

     看着这一切的缪以秋脸色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一个队伍中本就不该有两个精神力异能者,林白的这一举动,已经表明了他是在纵容缪以秋杀掉另外的低阶人员,却要保下另外一个精神力异能者。

     要不是这一刻主神说出任务完成的声音,几人被传送回主神空间,说不定缪以秋会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可是刚刚的那一幕,已经将她推上了绝路。

     缪以秋不是队长,不是整个队伍的精神支柱,队长可以为了立威杀死队员,甚至是他自己,可是她不行。原本不可替代的精神力异能者的位置被人虎视眈眈,她此时要是死了的话,没有人会花费自己全部的支线和积分去复活她。放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赶快突破高阶,杀掉秦桑;要么就是在心魔的控制下失去理智,被队员们杀死。

     沙利亚看着缪以秋的样子,平淡的说道:“我以为,你在三次轮回世界中都不能提升到高阶异能者,就已经有了被取代的心理准备。”

     缪以秋痛苦的神情恢复了平静,一瞬间又在脸上带上了厚重的盔甲,可是眼神却如暴风雨前的大海一样,冷静之下潜藏着是未知的危险。

     “沙利亚,我记得你已经可以模拟人类的情感了吧,为什么我觉得现在的你,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没有区别呢?”

     沙利亚的眼里出现淡淡的困惑:“我并不觉得我模拟的情绪有什么不对。”

     缪以秋没有再说什么,打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这里并不是空无一人,站在主神虚拟平台前的秦桑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向出来的人,见到来人是谁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不由的四下观察,脚步往一个方向退了几步。

     看着她的动作,缪以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我要是真的想杀你,你以为你跑的掉吗?”

     秦桑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可是却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她看的出缪以秋的情绪还能维持的住,心中松了一口气,而且在主神空间中杀掉队友,是要扣除支线和积分的。她缓和了一下情绪,解释道:“前辈你误会我了。”

     “误会?”秦雨鸾玩味的说着这个词。接着精神力攻击向秦桑袭去,厉声道:“滚回去,这几天,不要让我看见你。”

     逃过一劫的秦桑忙不迭的跑回了房间,重重的关上房门,等到她出来的时候,主神空间已经没有了缪以秋的身影。她看向缪以秋的房间,眼中涌出浓厚的怨恨,眼中闪过无数的算计,她早就明白了林白的意思,队伍中的精神力异能者绝对不能超过两个,否则七个人的队伍中肯定会出现短板。即使现在是以养蛊的方式让她们厮杀,即使她现在比缪以秋弱,她也想要活下去。

     秦桑重重吸了一口气,维持好自己的表情,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随即到了队长的房门口,轻轻叩了三下。

     门打开了,队长的脸色算不上好,但是看到来人是秦桑的时候凌厉的眉眼温和了一些:“是秦桑啊,有什么事情吗?”

     秦桑露出了一个有些为难的表情,贝齿咬了咬嘴唇,半响后才问道:“队长你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

     而缪以秋此刻已经站在了一艘太空军舰上,这艘军舰已经被异种占领了,出现着行动的人已经不能称呼他们为人了。他们身体内部早就千疮百孔,不过是异种的培养皿而已。只要被吸收完身体内部的最后一丝养分,便会化为人皮和枯骨。

     沙利亚脚下悬空,淡淡投影的站在她身边,问道:“你确定向主神兑换的梦境世界可以帮你突破心魔吗?要知道,虽然是梦境世界,可你要是在这里死掉的话,就真的死了。”

     缪以秋将一只张牙舞爪朝她扑过来的强壮异种钉死在军舰的墙壁上,不远处还有更多密密麻麻的异种向这边涌来。它们一见到这个人就下意识的想要吞噬她,吃了她,只要吃了她,我们就会进化的更加强大。

     “心魔让我失去理智,而我又没有前辈的经验可以参考,我们队伍是所有异能者轮回小队中的最强的,我没有突破高阶,其他队伍的精神力异能者肯定也没有。那么我就只能按照你的分析去试一试,既然这会让我想要杀戮,那我就以杀止杀。”

     缪以秋精神力具现化,鞭子狠狠朝着异种们抽过去,顿时百米内的异种们悄无声息倒在军舰的金属板上,再也没有声息。

     听了她的话,沙利亚的投影闪烁了一下,渐渐的从她身边消失,但是她的话还回荡在军舰中唯一的人类耳中:“那么,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不论是生存,还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