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第二天,雷纳德看到缪以秋和沙利亚非常抱歉的说道:“真是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特别累,本来只是想稍微休息一下的,结果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说好了要去看你们的,”不过他又抓着头发哈哈大笑起来:“但是我现在觉得精力非常充沛,就算让我训练一整天都不会累。”

     罪魁祸首缪以秋丝毫没有愧疚,也没有说你今天精神这么好是因为我昨天给你来了那么一下,牵着沙利亚的手一步一步跟着他往外走去。

     这个医院非常大,这昨天就让她有些惊讶,不过知道为什么后,也不奇怪了。联邦十九个大型军区中,这个军区的规模排名第七,有超过一千万军人在此服役。为了抵抗来自戈壁沙漠的入侵,联邦在长达一百二十万米的荒野和沙漠交界处设了超过两百个军事点,侦察机和红外线不间断的甄别着来自沙漠的危险,戈壁军区本部马上就会知晓,做出应对。

     昨天缪以秋回到了就是其中一个军事点,接着被快速送到最近的医院。

     但是走着走着,雷纳德察觉不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他有些奇怪,转头一看,缪以秋安静的站在那里,眼神无动无波的看着他:“只有我和沙利亚两个人吗?”

     看着她的表情,雷纳德的心里一震,露出勉强的笑容说道:“今天刚好是我们返回中洲州的时候,你也快入学了不是吗?”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缪以秋说道:“你看着我的样子,很像在看一个受害者。”

     “……对不起,”听了她的话,雷纳德窘迫的说道:“我,我只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你是你们社团里唯一被找到的,你的同伴今天早上都已经确认全部死亡了,我其实并没有像看受害者一样看着你。”

     “你当然没有。”缪以秋越过他左拐,你只是在怜悯我而已。

     雷纳德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虽然这么想很不对,可是同伴和姐姐都死亡了,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吗?沙利亚转过头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才连忙追上去道:“缪小姐,你不知道停机坪往哪里走,我来带你吧。”

     从这里到中洲州的人不少,能够容纳两万人的飞行器停在巨大的停机坪上,七个进出口的舱门全部打开,不断的有人登机,大部分的人穿着都是军装。

     “缪小姐,这边走,我们是三号舱门。”

     前线鲜少有女性,就算有大多也是医院的职工和后勤人员,还有一部分是植物学专家、文艺工作者,但是她们一般都是走二号和四号舱门,鲜少有出现在三号舱口的。坐在这里的大多是男子军校的教官和学生,连乘务人员都是男的。

     所以缪以秋和沙利亚吸引了不少视线,特别是沙利亚,毕竟凶残的前线和天真可爱的孩子,对比起来实在是太极端了。但是缪以秋有强大的能力做后盾,不开心了分分钟干翻你们,对这些视线和言语全部视而不见。沙利亚穿着人类的壳子,内心仍旧保持着一颗人工智能的心,根本不觉得他们在看自己。

     好在军校的学生们都是接受高等教育的,并不会出现无礼的事情,雷纳德带着她们往前走,看来快到了,因为不断的有人和他打招呼。见到缪以秋还说低声问了一句:“就是她吗?”

     雷纳德点点头并不说什么,怕影响到缪以秋的情绪,好在别人也只是问这么一句。

     “缪小姐,沙利亚,你们就坐这里,记得系好安全带。”雷纳德将她们带到了位置上,本来想帮沙利亚打开安全设备的,谁知道她快手快脚的坐了上去,已经在调整安全带的长度了。

     沙利亚看到这个人一直站在自己面前不动,抬头奇怪的看过去。

     雷纳德干笑道:“沙利亚真是聪明,以前坐过飞行器吗?”

     沙利亚觉得自己被小看了,有点不太高兴,要不是姐姐一直拦着,她在刚上飞行器的时候,就想控制飞行器的系统,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世界的科技。

     缪以秋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对雷纳德温声说道:“沙利亚只是非常聪明而已。”

     一声冷哼在不远处响起:“只不过身边有了一个冲动没有脑子的傻瓜,再聪明,也要被带歪的。”

     雷纳德转头对着他大骂了一句:“谈烨霖,不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

     接着尴尬的看着缪以秋说道:“他只是为你们小队的其他人可惜而已,因为一时冲动而失去性命,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谈烨霖嗤笑了一声,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缪以秋对谈烨霖的那句话无感,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因为她根本没有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而且这个地方的沙漠对她来说,根本算不上危险。

     所以雷纳德预想中的被气哭的情况没有出现,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他心中也很不耐烦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连他们在军校学习了三年的人都不敢独自出安全区,这些人背着包就敢上。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他们也付出了代价,这个血的教训想必缪小姐一辈子都会记得,实在用不着他再说什么了。

     更何况下了飞行器后会有专门的人来见她们,主要是看沙利亚,找不到她的父母联邦会负责为她选择收养家庭。而且也会按照她们的遭遇和现状评定是否要进行心理治疗,更不用他再多嘴说些什么。

     因为飞行器马上就要起飞了,附近的位置也渐渐的被坐满了,封旭来到的时候见到两人,向她点了点头,接着便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雷纳德自从见到了沙利亚之后,在崩坏形象的道路上有了一去不复返的趋势,只可惜他那贫乏的大脑和从小到大枯燥的没有娱乐的生命里实在说不出什么让沙利亚发笑的笑话。沙利亚用手托着下巴,看着是在听他说话,实际上意识却是在对着缪以秋说道。

     ‘姐姐,他好烦啊,我能不能让他闭嘴。’

     缪以秋一个视线都没有瞥过去,对沙利亚的要求不为所动。

     ‘不行。’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沙利亚的脸垮了下来。

     雷纳德失望的看着她:“怎么,这个笑话也不好笑吗?”

     不过另外一边的声音吸引了缪以秋的注意。

     封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开始跟身边坐着的一个人小声的谈论着什么。

     “听说昨天傍晚在安全区五千米外发现了一只变异蝎子的尸体,真的靠了这么近吗?”

     “是在一个人的尸体身边发现的,根据军事点扇形交叉辐射出去的五千米内一共出现三只蜘蛛和蝎子,数量是正常概率。”封旭沉默了一下,缪以秋就坐在不远处,在在死者妹妹身边谈论这个有些不太妥当,但是对方应该不知道她姐姐是怎么死的。

     他用更小的声音说道:“但是这是一只沙漠帝王蝎的变种,还不是成熟体,但是长度就已经超过两米了,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它身上没有伤口,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沙漠帝王蝎,成熟期的话长度会达到七到八米,”安容修拧着眉头说道:“这种最毒的蝎子,已经泛滥到能够出现在警戒线处了吗?”

     “应该不可能,毒性越强的变异物种,繁殖能力大多很弱,这个应该是误入前线的,会有研究人员对它分析的。”封旭平静道:“现在让人想不通的是,它到底是怎么死的?”

     安容修问道:“会不会早就死了?”

     “不可能,”封旭道:“死者身上的毒素就是来自这只蝎子,但是两者死亡时间都差不多,死者根本没有能力对抗蝎子,一定有其他东西杀了它。”

     安容修说道:“每一次到前线,都有一种迫切感啊,想要快点强大。”

     封旭没有反驳,显然是认同他的话的。

     缪以秋却是回想着他刚刚那句话‘毒性越强的变异物种,繁殖能力大多很弱’,颇有些感慨。不论是人类,还是动物,亦或者是其他,似乎都能找到相似的规律呢?越是强大,遇到的阻碍也越是会多。

     不过好在,她的阻碍,已经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