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想谋杀?没门更没窗户!】
    白练缠在咽喉,阻住了呼吸,夕颜只是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如同妖孽般的俊美男子,连挣扎的双手都僵在那里。

     顶着穿越女的身份,姐好歹也是21世纪横行恩菲尔学园六年之久的超级痞女,××市黑道榜前三的‘妃色血蔷薇’的祸水分子,神马男人没见过!可素——

     眼前这男人,亦邪,亦媚,亦灵,极品!绝色的极品~~~但可素

     这眼前的极品男人在杀你!!

     一个抖擞,夕颜从痴迷境界中回过魂来。

     想谋杀姐?!没门更没窗户!!

     一双澄澈的水眸燃起了小火苗:靠之,穿越果然真不是人干滴,姐TMD才穿来第一天就被人勒着脖子玩索命.

     “本王在问你,为何拆楼?为何毁了本楼的至宝?”君子炫声寒如冰,眼神凌厉着傲视着面前身材瘦小的男子,随着他语气的渐深,夕颜脖子上的白练也愈加的紧。

     无视他?!他可是九王爷哎~~,一句话就可以轻易取决一个人的生死,藐视王爷的威严是死罪!死罪!!

     闻言,夕颜喷着怒火的眸子定定望向君子炫。

     君子炫握着白练的手微微抖了一抖,面前之人烟水色的眸子没有原先的痴迷和惊艳,澄澈不失灵动,纯净地叫他有了瞬间的失神,没有忽视的是夕颜的眼中熊熊怒火。

     他在生气!他是在愤怒!一个在九尺绝情练下命悬一线的将死之人正在向一个身份高贵的王爷表达自己的恼火!可笑,真可笑~~

     君子炫唇角勾起一抹讥笑,笑如花生,一刻间魅的天地失色,也惊艳了座下四方。

     围观的众人见九王爷露出鲜少的倾城笑容,均都惊得倒吸口凉气。

     “王爷~~”飞翼出声上前,欲制止九爷的暴行。

     君子炫稍稍冷静了下来,飞翼的意思他懂。

     他失态了!

     倘若真的在众人面前了结了眼前之人,一来有失身份,二来,这里是他的楼,他还不想让这人的血脏了他的地方。

     思量间,两两权衡,君子炫冷凝的眉眼慢慢柔和了线条。

     催动内力,只听“唰”的一声舞出一道炫丽的光芒,白练回袖。太过猛烈的收势带掉了夕颜束发的发带,顷刻间微卷的秀发倾泻下来,在空气中涤荡出一种淡淡的妩媚。

     众人再次傻掉:原来,闹事的是一漂亮的小妞哇~~,但是,咱九王爷可不是一怜香惜玉的主~

     出乎意料的一幕,也是君子炫没有想到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他重新打量起面前变身的女人。她女扮男装终究是意欲何为哇?!

     撤去白练的束缚,新鲜空气一起涌向胸腔的压力引发夕颜剧烈的咳嗽,缺氧的大脑慢慢恢复清明。烟水氤氲的眸子淡淡扫过掉落的发带,毫不在意般急急喘着粗气…….

     这女人,够冷静!君子炫淡笑如春风,内心却在诧异着他的判断:他居然破天荒的肯定了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