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8章 .狠偏心的GD
    第08章

     说好的晚餐等到两人走出房门,已经距离早上说好的六点过去了三个小时。权誌龙扯了扯脖子上的丝巾,甩了个小眼神给旁边的傅妡妤。还有比他更衰的人吗?

     丰盛的晚餐还没享受到,直接先变成对方的餐前点心了。

     |(*′口`)这下,权誌龙也不得不服了自己了。

     从电梯下去,傅妡妤很有良心地一直关照着面色臭臭的男人。不顾对方一直甩过来的小眼神,体贴又温柔的给对方揉着软软的小腰。

     “你给我适可而止。”

     周围人看来的目光,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内容。权誌龙面上带笑,微微贴了上去。在外人看来是说悄悄话,实则恨不得掐死她。

     “亲爱的,注意脚下。”

     权誌龙气恼,傅妡妤这厮根本不理他。更过分的是,居然……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拍了他的屁股。

     适可而止这个词,傅妡妤了解并且在权誌龙身上运用的非常透彻。在他炸毛前两人到了定好的包厢。房门一关,权誌龙就快步离开傅妡妤的禁锢,坐到窗户边的沙发上,还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你以为离得那么远就安全了?”两人之间隔了大半个房间的距离,傅妡妤扫了他的动作一眼,慢条斯理地脱下外套。在对方灼灼的视线下,娴雅地朝着另一侧的茶座处走去。

     还好。

     权誌龙吁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并没有放松。和闺秀模样实则情.兽的女人共处一间,尤其是之前被她翻过来倒过去要了两次后,权誌龙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也只得咽下。

     谁叫他当初有跑得机会他自己放弃了呢。

     很是期待的海鲜大餐气氛并不算很和谐,至少权誌龙是这么认为的。也不知傅妡妤是哪根筋不对,一直殷勤地喂他。不吃吧,她就用那种要人命的声音一声一声地唤着他的名字。

     吃吧,又不想她得逞。最后,权誌龙只得忍辱负重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接受傅妡妤的喂食。

     “来,最后一个。”

     看着递到眼前的虾肉剥的很干净,权誌龙摇了摇头,摸了摸肚子,瞪了瞪对方一眼,“不要。”

     “还生气呢,是我错了。乖,别饿着自己。”

     ┭┮﹏┭┮从肆意的调戏到温柔的让人发寒,再一次深刻的意识到傅妡妤的强大,权誌龙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扬起嘴角的弧度,眼梢微微弯起,面露笑容,“我有点撑了,你有什么消食的办法吗?”

     “当然。”

     他知道有些男人特别爱占女人的便宜,身体上占不到,嘴巴也要过个瘾。身处于娱乐圈这个大染缸,权誌龙或多或少亲眼都见过这些个场面。

     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主角之一换成了他,还是被欺.负的。

     欲哭无泪和送入狼口是什么感觉,权誌龙这下终于体会到了。可他宁愿这样,也不想看到对方反常的行为。傅妡妤反常的温柔,权誌龙还是感觉到一丝不舒服。

     思绪转了一圈,他想到一个词语——变.态。

     凸(゜皿゜メ)哦!妈妈救命,我喜欢的女人是个变.态。

     ……

     一早醒来的时候,宽大柔软的大床上只有自己一人。权誌龙手肘抵在床单上四处看了看,也没有一丝声响。默默地等了两秒,这才从床上下来。

     床前的凳子上放着叠好的衣物,权誌龙上前两步,垂下的眸子有些深沉。他凝了凝思绪,想起昨晚做消食运动后,他搜索的关于傅妡妤这个人。

     个人的信息里,除了大众能看到的表面,更深层次的东西一概没有。只要稍微一想,就能明白这之下的意思。换句话说,这要是在娱乐圈,出现这种情况只可能两种情况。

     一是咖位太低,还不值得媒体关注;二是这人太注重个人*,媒体捕捉不到。

     而从这几天来傅妡妤的吃穿住行看来,渐渐的权誌龙只得出一个结论。这人的后台大到媒体都不会招惹,这么一想猛然开朗起来。傅妡妤偶尔略带深意的眼神所富含的含义,这下到是明白了。

     权誌龙只觉得一股闷气在胸口蔓延,他就那么市侩吗?傅妡妤这人太气人了。

     转念又想起满屏的娱乐新闻,媒体对她的评价倒是挺对权誌龙的心,说她是“行走的荷尔蒙。”让他不得不看了她过往许多的绯闻对象。人都是有略根性的,权誌龙作为一个男人也不例外。

     他开车离开酒店时,一直想着那些男人。他们或优雅,或温润,或健硕,或英俊。权誌龙不想承认也不行,自己和他们没什么可比性。这么一想,情绪瞬间低沉许多。

     轿车平稳地驶入公司的停车场,熟练地将车子停在往常的位置。熄了火,权誌龙并没有及时下车。他看着前方白色的墙壁,思绪有些飘远。

     或许,她就喜欢我这样的?嗯~o(* ̄▽ ̄*)o可以让她翻过来倒过去的?脑洞开到这里,权誌龙自己都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但一想之前的几天,似乎还真是这样。

     于是,权誌龙笑了。笑得霸气全开,唇角提着,整个人透着一些痞气。

     经纪人并没有安排什么行程,巡演刚结束正是他们休息的时间。权誌龙走了趟公司,让经纪人看到他人之后,有些兴致地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乱逛起来。

     看着权誌龙的身影离开视线,貹利才碰了碰一旁的冭阳,“哥,志龙哥这是成了?”

     虽然是多年的朋友,要说了解冭阳只敢说一半。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权誌龙有些阴晴不定,要不是前次游玩还蒙在鼓里呢。这几天,冭阳也有和权誌龙传过简讯。

     可对方不是岔开话题,就是直接不回。冭阳脸皮薄,也没打电话过去。再说,以他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这次怕是认真的。

     权誌龙并不知道他这几晚反常的举动被好友了解的清楚,此时他正盘腿蹲靠在墙壁边,看着公司新推出的女子组合。没有打扰对方,权誌龙安静地坐在门口边。

     他仔细地看着她们认真的跳舞时的姿态,私底下的模样和舞台上还是有差距的。最明显也是最容易察觉的,就是颜值了。

     自打颜控和声控属性被发掘后,权誌龙对这两方面要求就多了起来。同时,也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开始了对比。凭良心讲,她们的颜值就是加起来也比不过傅妡妤,尤其是气质方面。

     傅妡妤的气质是骨子里带出来的,有些像法国的女人。凝眉浅笑时的优雅,眼神迷离时的妩媚,总是在无意间展露“那最是不经意的魅力”。

     然后顺的不能再顺的想起媒体对她的那句评价:“美人在骨不在皮,傅妡妤身上总有让人沦陷的奇特魅力。”

     这年头的媒体,温顺的有些不像是无孔不入的闪光灯。

     一上午的时间,权誌龙把公司力捧的艺人聊了个遍。在某种意义上,也把傅妡妤捧到了一个无人企及的台阶。这个时间,已经到了午餐的时候。陆续有房门打开,公司的食堂也渐渐热闹了起来。

     权誌龙咬了咬牙,还是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

     “我饿了。”

     这含有些许撒娇意味的三个字,在权誌龙看来一点问题没有。傅妡妤这人强势惯了,不顺着她来绝对要被欺负。再者说他挺享受这种想说什么都可以的情况。

     “下楼。”

     看吧,傅妡妤简单的两字充满了强势的味道。

     权誌龙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下楼前他特意收拾了一下。妆容没问题,衣服没问题,哈了口气,恩没味道。走出房间,和遇到的人挥了挥手,进到只有自己一人的电梯里,心跳开始有些加快。

     电梯运行的速度很快,没几秒就到达了一楼。向往常一样,权誌龙和前台打了招呼这才走向大门口。

     门前不大的广场上,还有些许歌迷蹲守在那儿。脚步有一瞬间的迟疑,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权誌龙微微垂了垂视线,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

     歌迷们很容易就发现他的出现,尖叫声彼此起伏。看着她们奔跑着过来,权誌龙心也随之提了起来。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次可没有经纪人和助理在身边。而且还是傅妡妤亲在来接她,这下绝对要被发现。想想那个画面,权誌龙都觉得腿肚子有些软。

     可现实已经不容他回头,那辆黑色低调的轿车已经驶入眼帘。

     这种紧张又刺激的场面,不知道为何权誌龙心底上升了一丝开心。曝光什么的,我也是身不由己的。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