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ywadqg"></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燕雅凌一到家,就被她妈妈叫去书房做功课,燕娆则衡在沙发上看电视剧。钟莹端来一盘水果放在她面前,在她身边坐下:“看你样子挺累的。”

     “是啊,今天上了三节课,站了那么久能不累吗?”一堂课45分钟都是站着的,对于从来没吃过苦,没工作过的燕娆简直是极大的酷刑。

     “听雅凌说他们班上的同学都很喜欢你啊。”

     “这倒是,你小姑子我长的漂亮自然大小通吃咯。”燕娆对自己的外表倒是有着极大的信心,“今天还有个家伙跟我表白呢。”

     “那你怎么说啊?”

     “能怎么说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我向来不喜欢自动送上门来的猎物的。”燕娆对于男女感情的事情抱持着相当随性的态度,但是若真与人交往,每一个对象都是她有了感觉主动争取回来的。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改变你只喜欢害羞型男人的喜好。”

     “估计很难,嘿嘿……”燕娆傻笑。

     “照道理上说,做老师的一般性格都会比较内敛害羞的啊,怎么你遇不上呢?”

     “有是有,不过我说了,我不会对他出手的。”

     “谁?那个跟你419的男人?”钟莹好奇极了,也许找一天她该亲自去接女儿放学顺便看看那个时老师是何方神圣了。

     “是啊,他老装作不经意的看向我,而且我留意到,有一次我上课的时候,他从我上课的教室来来回回走了5,6趟!”燕娆将她的观察与嫂子分享,“不过,我看他自己似乎还没发现。”

     “你真的就这样判他死刑了?”钟莹虽然没见过时宁,却对他充满了好奇与说不上来的好感,总觉得他跟小姑子之间似乎有点什么。

     “我不会违背我自己的原则的!”燕娆将注意力转回电视上,“而且我听说他很快就要结婚了。”

     “快结婚了还跟你……”

     “这个就不清楚了,我也是听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说起来的。说是前几个星期去相亲,有个女的条件和方面都不错有意跟他发展下去,那就是快结婚咯!”

     “你还挺关注他的!”

     “毕竟有过关系,真的一点都不注意就假了嘛!”燕娆丝毫不做作道。

     钟莹对于小姑子的洒脱态度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她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孩子可以对感情这么洒脱,拿得起放得下。燕娆长得美丽不假,但是她从来不恃靓行凶,从初中开始追求她的男生大把大把的汹涌而来。但是她的初恋却还只是发生在大学时间,之前的几年她都专心的做她的学生努力学习。

     在大学期间,她遇到了一个男人,也说不好对方哪一点让她煞到了。一进学校就荣升为系花校花,追求的人成卡车记,她却放下所有的身段追求一个只知道念书的书呆子!而且是一个无论外表,还是成绩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特长,但是她就是喜欢上了。并且很快,两人开始交往,但是好景不长,不知道什么原因,对方忽然消失,这段感情不了了之。但是燕娆却没有半点受到情伤的感觉,仿佛之前那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过着自己的生活。再后来,她也陆陆续续的恋爱过几次,每次恋爱的对象都是都是清一色的书呆子。

     “偶尔也换换口味吧。”钟莹拍拍她的肩。

     “恐怕一下子换不了了。”燕娆笑嘻嘻的回答,眼神却显得有点闪烁,她并不想如此,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钟莹太明白小姑子的倔强了,也只能摇头,她是最清楚燕娆感情经历的人。燕娆只有一个哥哥,而她这个大嫂则在燕娆很小时便相熟了,燕娆几乎当她是亲姐姐一样,所以当燕娆失去第一份感情时痛哭的情形还在她的内心深处不曾抹去。有是她也很纳闷,全家上下最疼的就是燕娆,她怎么就没养成一般女孩子的那种骄纵,索性骄纵任性一点也会比现在这样总是笑笑的对人来得快乐一点吧?

     燕娆并不清楚大嫂内心的想法,现在的她,正在想着一个人。那个大学里第一场恋爱的对象,那时她真的是天真烂漫得可以,傻傻的以为外表老实的男人内心也就一定老实。结果被人骗财骗色,人财两失!那之后她就明白男人不能光看外表,但是她却总学不乖,老是钟意上闷骚型的男人!

     “你们在聊什么呢?”燕娆的大哥燕磐刚刚从公司回来就看到自己老婆跟妹妹坐沙发上聊天。

     钟莹迎了上去帮丈夫将西装外套脱下:“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这些天货出得差不多了,就早点回来陪你,凌凌呢?”

     “在书房做功课呢。”钟莹拿着西装外套,领带上楼回房放好。

     燕磐在沙发上坐下:“娆娆,上班上得怎么样?”

     “还能应付。”燕娆坐直身子,朝着大哥挪了过去,“哥,有钱没?江湖救急一下!”

     “怎么又没钱了?”

     “没办法,我又要买衣服,又要养我家小Q,你看现在油价天天涨……我工作才1个星期,还没开支我就饿死了!”燕娆狗腿的给她大哥按摩肩膀撒娇耍赖。

     燕磐受不住她的耍赖,给了她一张银行卡:“密码是你嫂子的生日,我可没钱再给你了,下次要钱跟爸爸要去哦。”

     “知道了!还是大哥好!”燕娆将卡收好,在燕磐的脸上啵了一个,留下一个口红印,“哈,一会记得跟大嫂说,是我亲的,要不她吃起醋了你可受不住!”

     “得了。”燕磐从纸巾盒里抽了一张纸巾将那印子擦掉,就看到燕娆奔奔跳跳的上楼去了。

     “老公喝茶。”钟莹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楼倒了杯茶水给燕磐:“过了这段时间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忙了?”

     “嗯。等到下个月就不会这么忙了,新的厂房也快盖好了,银行的贷款也拨下来了,剩下就是购置新的机器的问题了。”燕磐喝了口水,继续道,“对了,现在凌凌也上学了,不如你回公司帮我吧,最近老刘离职了,新接手的会计我不放心。”

     “没问题,我以前就想去帮你了,是你跟妈不让我去做事嘛!”

     燕娆换好衣服,一下楼就看到大哥与嫂子亲密的模样:“哇,你们不用这么甜蜜的吧?天天见面还不够吗?”

     “你换衣服要出去?”

     “是啊,约了朋友吃饭。”燕娆走到玄关处换鞋。

     “可是妈做了你的饭呢!”

     “麻烦大嫂你跟妈说一声咯,不好意思,我快迟到了,先走了!”燕娆火烧屁股似的溜之大吉!

     时宁静静地坐在位子上,因为有提前到达15分钟的习惯,所以他等到李玉宇到达时,他已经坐了一会。

     “好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是我早到了的。”时宁微笑道,“先叫吃的吧。”

     李玉宇随意点了两个菜,两人喝着茶水等着菜上桌:“不好意思,因为我之前出差了一个多星期,怕你联系过我我没有接到,就贸然给你来电约吃饭,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你打我电话的时候,我们已经下课了。”时宁看向李玉宇,她将头发全部盘在脑后,脸上上了点淡妆,很明落的职业女性装扮,“其实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

     “怎么说?”李玉宇放下水杯,不解地看向时宁。

     “我上次跟你见面的时候,没有跟你说清楚。其实我并没有结婚的打算,开始跟你见面之前我并没有想到你会钟意我,加上习惯了好友的好意安排,所以我才来与你见面的……”时宁说这话时,连都涨红了,他并不太有拒绝人的机会,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措辞才好,“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这个人,习惯了按照别人的安排走,很少有自主的意见,所以,所以……”

     “没关系,我了解的。”李玉宇打断他的话,看他挠头骚耳的样子,也明白是自己一厢情愿了,“不过咱们能够认识也算是缘分,以后就做个朋友吧。”

     “嗯。”时宁点头,内心对于李玉宇的体贴充满了感激。

     “其实你不用这么不自在的,我很清楚现在这个社会就是我挑人,人挑我,不过如果你当真无意婚姻的话,大可以拒绝你朋友的安排。”

     “其实那天跟你见完面之后,我回去就跟我朋友打电话说清楚了。”

     服务员端了菜上来,时宁招呼李玉宇吃菜:“我来之前一直在想,该怎么跟你说。”

     “你是不是怕我生气?”

     “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很生气的。”时宁想了一下,换做是他的话,第一次见面时说得不清不楚的给他遐想,最后期待落空一定会有一定的情绪起伏的。

     “我是做销售的,面对各式各样的人,在合同没签下来之前或者是定金没收到之前,对方随时都会反悔,如果我每一次都要生气失望的话,那我就一定做不到现在这个位置了!”李玉宇说得云淡风轻,一番话让时宁颇为脸红,他一个男人竟还不如对方一个女人来得从容大度。

     “你真的不用不好意思,我没事的。大不了,我再多吃几顿相亲饭呗,总能遇到合适我的男人。”李玉宇看时宁似乎还没有放松下心情,试图以玩笑的态度化解尴尬。

     “我敬你。”时宁为李玉宇与自己斟满酒。

     “干杯。”李玉宇一口气将杯中的啤酒饮下,将心底的些微失望随着略带苦味的液体通通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