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又打傻一个
    冷倾月看到单奇玉答应了,马上让那几个来应聘的教练去换衣服。

     “先生您不热吗?现在是休息时间,您可以先把护具摘掉。”冷倾月看到单奇玉一直都戴着面罩,笑了笑说道。

     “不用,我冷。”单奇玉回答道。

     “……”

     冷倾月无语,这特么是哪里来的奇葩啊。

     虽然中央空调吹出的温度有点低,可扩散到整个场馆内,却一点也不冷。更何况穿着一身击剑服,谁特么会冷啊。

     不过冷倾月也发现单奇玉不想跟她说话,也就没有继续找话题聊,反而询问起陈星的伤势,对于大客户怎么也要慰问一下吧。

     这也让单奇玉轻松不少,最起码不用掐着嗓子说话了,那样很累的。

     而陈星则有点奇怪单奇玉的表现,啥意思,见到美女都不会说话了,声音怎么还变了呢。

     虽然好奇单奇玉的表现,但陈星也没有细想,毕竟两个人也不熟。

     没过一会,七个应聘教练的人换好了击剑服走了出来。

     “先生您好,我是省击剑队退役的队员,名叫黄杉。不知道先生对于接下来的练习有什么要求没有?”第一个人很自信的走了出来,对着单奇玉说道。

     “用全力。”单奇玉简单的回答道。

     “……好的,先生,请指教。”黄杉愣了一下,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

     你特么真牛逼,要不是退役不好找工作,等下非得把你虐出翔来。黄杉想是这么想,但接下来的对弈,他还是决定放点水,不能让单奇玉输的太难看。

     “先生,您准备好了吗?”

     两人站在场地上,黄杉摆出标准的姿势,但单奇玉还是一副绝世剑客的范,看的黄杉都快崩溃了,你特么装逼没完了是吧,还开不开始啊。

     “恩。”

     单奇玉点头嗯了一声,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那好,先生请注意,我靠进攻了。”黄杉强忍着怒气说道,但任谁都能听出他的不满。

     而这个时候站在场外观看的几个人,想法更是不相同。

     陈星是一脸幸灾乐祸,虽然我也觉得他这个姿势很装逼,但对方确实牛逼啊。

     其他几个来应聘的则是再想,难道这种高级会所的会员,都是这种奇葩。那姿势是玩击剑的姿势吗?拍电影才对吧。

     至于冷倾月,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判了黄杉死刑。

     别管单奇玉怎么装逼,摆出的姿势是多么的不靠谱,但人家既然是客人,就必须按着客人的喜好来。

     现在客人想装逼,你就要陪着客人装逼,让客人装好个逼,而不是看客人装逼你不爽,这心态就没摆正。

     唰!

     黄杉出剑了,他虽然很不爽单奇玉的态度,但出手还是有分寸的,没有准备让单奇玉太难堪。

     所以这一剑是直刺单奇玉右臂,是很容易格挡的一剑。

     铛!

     单奇玉抬手挡住了这一剑,却没有趁机进攻,继续在那里摆造型。

     玛德……你装逼上瘾了是吧,给你进攻的机会你都不用。

     好,这次来个难的。

     黄杉念头一动,本来直刺的一剑开始小幅度的上挑,对着单奇玉的下颚。

     铛!

     单奇玉抬手再次格挡,然后继续摆造型。

     还算有点实力,那么试试我这一剑,看你还躲不躲的过去。

     黄杉又是一剑,而且这一剑的衔接非常之快,直刺单奇玉心脏。

     铛!

     我要认真了。

     铛!

     不行,必须使全力了。

     铛!

     这特么也挡得住,我就不信了,看我的夺命追魂剑。

     铛!

     铛!

     铛!

     不管黄杉刺出多少剑,不管速度有多快,也不管角度有多刁钻,全部都被单奇玉单手格挡。

     这种诡异的情况看的场外几人都懵逼了。

     什么时候击剑还能这么玩的,单手背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靠一只手一把剑,把对方的攻击全部化解,这不科学。

     而这个时候单奇玉却有点无聊,他已经看出黄杉都超水平发挥了,可实力还是太烂,这完全是小孩子过家家,无聊透顶。

     陪黄杉玩了半分钟,单奇玉不准备继续玩下去了。

     唰!

     单奇玉一件刺向黄杉的眉心,瞬间一道白光闪现,场外的积分器上面显示得分。

     而已经进入疯魔状态的黄杉,突然感觉眼前单奇玉的剑消失。顿时一阵欢喜,你特么也有漏出破绽的时候啊,我就说嘛。

     乐的屁颠屁颠的黄杉,一剑刺向单奇玉的心脏,这一次没有他讨厌的铛铛声,直接刺中了。

     “先生实力真的很强,在省队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也不可能跟我打成这样。”

     在看见自己刺中单奇玉后,松了一口气的黄杉,开口就吹牛b。但对方是客户,怎么也要给他找个台阶下,不能让客户下不来台不是。

     可是他刚说完,就感觉不对劲,自己的面罩上正抵着一把剑。

     黄杉大惊,难道我输了。

     不对,应该是他知道挡不住我刚才那一剑,所以才找了一个台阶,装作刺中我了。

     这么一想,黄杉又放心了,马上说道:“先生,花剑不是重剑,不能同时刺中得分,而是谁先刺中谁得分。”

     “我知道。”单奇玉跟看傻一样看着黄杉,心想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还没等黄杉说安慰单奇玉的话,他的目光下意识撇了一样计分器,然后直接****了。

     为什么?

     为什么是对方得分?

     为什么这些人看我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难道是我输了,不可能,那不科学。就对方那****一样的姿势,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计分器坏了?”黄杉还不肯接受自己输了的事实。

     冷倾月看到黄杉的表现,嫌弃的皱了皱眉头说道:“好了,黄杉你下来吧。”

     不提失魂落魄走下场地的黄杉,这个时候的陈星却两眼放光的看着单奇玉。之前他在场上虽然被单奇玉打败了,却不能直观的看出单奇玉牛逼在哪里。

     可是在场下,他却实实在在的看到单奇玉的牛逼之处。

     要说黄杉的实力也是可以的,就刚才黄杉的进攻,换成他在上面只守不攻的话,也绝对守不住五秒。

     可单奇玉连动都没动,单手持剑硬生生的挡住了黄杉30多秒的疯狂进攻,最后秒杀黄杉的那一剑,更是快到无法形容。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牛逼上天了。

     而小梅这个时候的表现也不比陈星好多少,她都有点怕单奇玉了。

     刚才她亲眼看到单奇玉把陈星打趴下,现在更狠,直接把人打傻了。没看黄杉现在都精神恍惚了嘛,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