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老黄与轩辕
    牵着马走在街道上,随意的举目四望着,龙且发现,原本许多在犀魔族攻来时便迁入北玄国都的百姓,此时都是启程离开,开始陆陆续续的返回自己的家乡。

     街上不时有许多背着大包小包行李,牵着孩子带着老人的百姓向着城门方向走去,虽然战争才刚刚结束,给每个人都带来了难以磨灭的伤痛和记忆,但是,现在每个人的脸上,龙且都是能看到些许希望的曙光,以及丝丝对未来新的憧憬。

     普通百姓就是这样,只要有一丝丝活下去的希望,便是对他们最好的馈赠。

     这样的场景,真的很美好呀!

     想必,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吧!

     哑然一笑,淡淡摇头,牵马继续走在街上,龙且没有急着回去,反而是悠闲的缓步前行,不急不缓,好似闲庭散步般,静静的体味着周围的这一幕战后的希望,体味这少女牺牲自己换来的希望。

     “糖葫芦勒,卖糖葫芦勒,糖葫芦勒……”

     路过一处转角时,一阵悠扬的叫卖声,是吸引力龙且的注意,转头一望,龙且是淡淡一笑,牵马走了过去。

     粗布麻衣,身形瘦小,一口大黄牙,如竹杆般的身形,却扛着一串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大截的糖葫芦沿街叫卖着,卖的糖葫芦太多,压弯了腰,微微佝偻的身形,显示出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但一双绿豆小眼,一眨一眨间,又透露出了几分商人的市侩精明,糖葫芦老黄,皇城中,龙且认识的一个算不得朋友的朋友之一。

     “老黄,又出来卖糖葫芦啦?”

     牵马上前,看着脸上闪烁着新生希望光彩的老黄,龙且是淡笑着问道。

     见到走上前来的龙且,老黄眨着他那标志性的绿豆小眼,微微凑上前瞅了瞅,见真的是龙且后,更加喜悦,绿豆小眼眨的更欢实了,已经微微爬上褶子的脸上,也是化开了一圈舒展的涟漪,连声点头道。

     “诶,卖糖葫芦勒,卖糖葫芦勒,龙且少爷,你又来了,怎么样,还买糖葫芦吗,我可是每天把最大最好的糖葫芦都留到最后等着你来买勒,要买吗?”

     看着老黄这幅欢实的模样,那种看见他打心眼里的高兴,龙且也是受其感染,是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见到龙且点头,老黄是更欢实了,急忙放下扛在肩上的一杆糖葫芦串,是细心的在插着的一堆糖葫芦中仔细挑选最大最亮裹得最好的,并且是喜不自胜的欢实道。

     “龙且少爷,还是两串吗?”

     闻言,龙且的面色是微微一黯,但随即,就是在度淡淡一笑,是重重的点头道。

     “对,两串,两串!”

     “好勒!”

     说完,老黄已经是从一堆糖葫芦中摘下了两串最大最亮的,是乐呵呵的递到了龙且的手中,喜声道。

     “给,龙且少爷,两串最大最好的糖葫芦,老黄细心给你挑的,绝对错不了。”

     “嗯,谢了老黄,还是四文钱?”

     “对,对,四文钱,四文钱。”

     乐呵呵的搓着手,老黄是喜不自胜的道。

     从腰间摸出四文钱,放入老黄的手中,龙且也是笑着道。

     “给,四文钱,老黄,数数吧,看看对不对数。”

     “对数对数,龙且少爷给的,能不对数吗?”

     乐得合不拢嘴的接过钱,虽然嘴上说着对数,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依旧如同往常一样,连着数了六遍之后,老黄才乐呵呵说道,同时,绿豆小眼急转,是左右防贼似的看了一眼,自以为无人发现自己后,才将这四文钱郑重谨慎,小心翼翼的揣如怀中,并且揣完钱后,是用手仔仔细细的按了按胸口的衣衫,以防引起别人的察觉,来跟他抢这辛苦赚来的四文钱。

     老黄一直都这样,不管是谁,也不管有多熟,卖糖葫芦给的钱,都要一连数六遍,多一遍不行少一遍也不行,而且身上卖糖葫芦的钱一旦超过十文之后,不管生意再好,买糖葫芦的人再多,都是要回家一趟,将身上的钱放在家里再继续出来卖糖葫芦,这在龙且看起来很不解不可思议的行为,在老黄看来,却很正常,因为用老黄的话来说,钱在身上放多了,不安全。

     所以见到老黄这幅谨慎小心的模样,龙且也不生气,是习以为常的淡笑着摇摇头,因为这才是他认识的老黄,认真,固执,谨慎。

     记得有一次,龙且还专门就这件事问了老黄一个问题,说钱多了放在身上不安全,那放在家里便安全了吗,你家又穷又破,又没人看着,门不用踹吹口气都能进去,安全吗?还不如就放在身上呢!

     为此,老黄当时是听得一愣,接着,听说是为此茶不思饭不想的思考了好几天,连糖葫芦也不卖,整天蹲在家里思考到底是把钱放在身上安全还是放在家里安全。

     最后,终于是想通了,又是扛着糖葫芦跑到皇宫外一连等了龙且足足三天,终于等到龙且出来后,就跑过来告诉他一句话,说,放在家里,总比带在身上要安全些吧!约莫应该是这么个理。

     说完,便又是一脸憨笑的跑开了,也不看龙且那惊愕的表情,继续站在街头卖他的糖葫芦去了。

     至此,龙且也才算是真正认识了老黄,觉得他是一个活得傻,但活得真实,活得快乐的人。

     而且老黄还活得简单,已经三十多快四十岁了,和龙且一样,也是个孤儿,据说父母都是死在了蛮族手中,小时候还受了惊吓,智力有些受损,靠着学了一门裹糖葫芦的手艺,便一直在这皇城中卖糖葫芦为生,这辈子最大的愿望,便是想靠卖糖葫芦挣钱成家娶老婆。

     几十年下来,龙且也是从小就在老黄手中买糖葫芦吃,所以认识他,觉得他卖了这么多年的糖葫芦也应该攒了一些钱了,足够他买房子成家娶老婆了,可是一直到现在,龙且都是知道老黄还是住在城北的一座废弃的破民窑里,身上也一直是穷得叮当响,不知道他把卖糖葫芦的钱都花到那里去了。

     记得老黄曾经还说过一句让龙且触动很大的话,说,人呀,其实就应该活得跟这糖葫芦一样,一根棍子通到底,少那么些莫名其妙的弯弯绕,这样,才不会那么累,才活得快乐。

     最开始龙且听到老黄这句话时,只是哈哈一笑,并未在意,甚至还取笑他说卖糖葫芦都卖出个理了,不过现在看来,恐怕,还真是这么个理。

     所以,龙且觉得老黄虽然有些时候是憨傻憨傻的,但却活得明白,活的比谁都明白,比谁都真实,比谁都快乐。

     听听,人活得就应该跟这糖葫芦一样,一个棍子通到底,少那么些弯弯绕,才获得快乐,听听听听,多有哲理,比之什么狗屁宗师大家说的有道理多了。

     ……

     见到老黄收好钱后,龙且又是打趣的问道。

     “怎么,老黄,够十文钱了吗,要不要回家一趟?”

     老黄还是一如既往的那副憨笑,仿佛没听出龙且的打趣般,是认真的摇了摇头,板着手指有些惋惜的说道。

     “没有,没有,还差两文钱,还差两文钱了。”

     见状,无奈一笑,“咔嗤,”一声,咬了一颗老黄细心挑选的糖葫芦之后,龙且是含糊不清的道。

     “那好,老黄,我先走了,你慢慢卖吧,争取多卖够几个十文,多回家几趟。”

     “诶!”

     满脸憨笑的重重点了点头,老黄是朝着龙且喜滋滋的挥手道。

     “会的龙且少爷,会的,我今后依然给你把最大最好的糖葫芦留到最后,等着你来买,等着你和仙女姐姐一起来买。”

     闻言,嚼着口中泛酸却很甜的糖葫芦,龙且没有答话,只是牵着马,随意的向后挥了挥手中的糖葫芦,便又继续向前走去。

     哎!真是个傻的可爱的老黄呀!

     只是,老黄依旧是曾经的老黄,而龙且,却已不是曾经的龙且了。

     ……

     继续往前走,嚼着口中的糖葫芦,牵着战马,顺便将手中另一串糖葫芦递给身后的战马吃了一口。

     不过显然,这匹战马并不喜欢吃这种半酸半甜的东西,只是咬了一颗,嚼了几下之后,便将之吐了,并且是再也不碰一口,让得龙且很是无奈,腹诽了一句挑剔。

     可是,就在这时,龙且的耳旁,又是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嘿笑声。

     转头一望,只见,一名胖子,肥头大耳的胖子,是挡在一名稍稍上了岁数的男子身前,极为猥琐的向他推销着什么。

     其实,这名胖子也不能叫胖,应该是叫壮才准确,一身横练的肌肉,虎背熊腰,壮得跟个大狗熊似的,胳膊都足有别人大腿粗细,看着都让人发憷。

     不过现在,这明明长得就让人害怕不像是什么好人的胖子,却是一脸谄媚的笑容,对着身前的中年男子讨好的赔笑着,并且是鬼鬼祟祟的推销着什么。

     并且,见时机差不多后,这胖子便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册子,虽然这两人的身体都遮挡的十分的严实,但龙且还是略微透过那中年男子胳膊间的一丝缝隙瞥见了一眼什么。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龙且是明显看到,这胖子掏出的小册子上,是画着一些不堪入目的内容,再配合着这两人那猥琐至极的笑容,不难让人猜出这小册子上画的究竟是什么。

     见此,龙且是心中一气,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是恨恨道,这该死的死胖子,又在干这种勾当了,真是记吃不记打呀!

     “咳咳!”

     故作随意的轻咳了几声,龙且是装作不在意的撇了撇那胖子几眼,微微一笑,但眼神中,却分明是透露出了一股淡淡的不怀好意。

     对于龙且的轻咳声,那中年男子是浑不在意,只是随意的扫了龙且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继续两眼放光的看着胖子掏出的那本小册子,一脸的猥琐与垂涎。

     可这声音落在轩辕霸的耳中,却犹如魔咒一般,是瞬间心中一寒,面色一变,那谄媚的笑容,立时间是笑得比哭还难看,同时,那满是横肉的脸上,肥肉一抖一抖,变得微微煞白,知道,自己这次怕又是在劫难逃了。

     轩辕霸此时想哭的心情都又了,只觉满腔悲愤的泪水不住的往心中流淌,娘的,自己究竟是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卖几册春-宫-图吗,好不容易发现个商机,一共才卖八十四次,结果却被面前这位禁军统领活生生逮了七十九次,真他娘的是冤死了,冤死了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