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家,国,天下
    回程途中,看着身下战马行走间那微微有些摇晃的步伐,以及马臀上那被自己抽出的累累鞭痕,龙且也是感到丝丝心痛,是伸手爱怜的抚了抚身下战马的脖子,而后直接翻身而下,牵着战马往北玄皇宫的方向悠悠走去,不舍得在乘骑。

     如今的北玄只是一介小国,只有区区四郡二十七城,人口不足五十万,甚至还不如大周一郡所拥有的城市和人口多。

     而且地处武攸大陆南域的偏远地带,直接和蛮族的领地接壤,成为人族和蛮族两大势力争锋的缓冲前线,经常遭受小股蛮族部落的侵略,所以国力孱弱,若不是忌于北玄南域几方霸主势力的强横,需要北玄作为缓冲地带的话,恐怕北玄早就被灭国了。

     与以往蛮族只是在北玄边境的几座城市劫掠一番不同的是,此次北玄遭受犀魔族的进攻,甚至被犀魔族打到国都附近,差点就被灭国,是因为犀魔族中的一位二王子在外出游历时,见到了同样随同月刑天外出到前线视察军备的月灵,顿时一见倾心,惊为天人。

     蛮族的性格大多都是直接粗暴,更何况是犀魔族中身为二王子的犀重,所以折服于月灵的美貌之后,便直接亮出了身份,要求北玄将之朝贡而来,不然便发兵北玄,屠城灭国,自己将她抢回来。

     但让犀重失望的是,虽然自己身份高贵,足够霸道,可北玄国主月刑天的性格同样刚烈,所以接到犀重的来信威胁之后,是气得大怒,虽然忌惮犀魔族的强横霸道,但为了月灵,还是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引得犀重是怒犀魔蛮兵挥兵来犯。

     犀魔族,武攸大陆南域蛮族顶尖的几个部落之一,实力强横,下辖各个臣服与他的部落不下万记,是与北玄领土接壤的最强大的几个蛮族部落之一,自然有其霸道和张狂的底气。

     所以得知竟然被小小北玄拒绝之后,犀重是暴怒无比,立马征调了在北玄附近的十数个部落中的精壮,挥手之间,组成了一只数万蛮兵的大军,怒攻北玄,七日之内,连破北玄三郡二十四城,势如破竹,除了北玄国都天玄郡还有孤零零的三座城池没被拿下外,北玄的大部分领土都是落入了犀魔蛮军手中,北玄风雨飘摇,这也是北玄此次灭国之危的由来。

     因为国小力微,所以在北玄,战马是极其稀缺,北玄有近五万控弦之士,可战马却不足五千,连十分之一的比例都不到,比之大周等强盛国家军队中战马的比例高达十分之三甚至更高来说,足见其弱小程度。

     正是因为战马稀缺,所有北玄国内的每一位将士都十分爱惜自己的战马,甚至是把战马的性命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还要重要。

     月刑天更是颁布国法规定,军中战马若非战时和操练时,不得乘骑,否者杖五十,无故虐马者,杖五十,战马私用者,杖五十,偷卖战马者,处极刑!

     作为北玄禁军统领,不,应该说是暂代统领,因为龙且的实际职务是北玄禁军副统领,只是因为原先的北玄禁军统领在犀魔蛮军攻来时战死沙场,所以被月刑天暂时提拔为北玄统领,不过想来,此次回去后,就会被正式任命为禁军统领了。

     所以因为职务和性格的关系,龙且一向更是率先以身作则,爱护战马,每天都是亲自刷洗自己的战马,刷牙洗槽,照看草料,也不舍得鞭笞分毫,伺候的比自己还要周到,而此次竟然将身下的这匹战马伤得如此之重,龙且自然是感到丝丝心痛,知道回去后免不了又会受到一番斥责了。

     ……

     “滴零零……滴零零……”

     牵着受伤的战马,慢慢的走在回程的路上,身后的战马一瘸一拐,悠悠跟着,马脖上悬挂的一个小铜铃悠扬随意的晃响着,发出阵阵散漫的旋律。

     龙且的思绪,也是随着无忧无虑晃响的铜铃,随意散发起来,仿佛飘出天际,无处不在。

     该怎样才能在一年的时间内迅速提升自己,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足以抗衡大周,不,是接回灵妹的地步呢?

     龙且散发的漫天思绪,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寻找着可行的办法。

     可一路上,龙且的眉头都是一直微微紧皱着,显然,没想到什么太好的办法。

     毕竟,一年的时间真的太短了,也许只是转眼一晃,便悄然过去,让人更本没有任何的准备。

     时间,一直都是这么的恼人磨人,需要它时,白驹过隙,光阴似箭,不待流年。

     而不需要它时,却又让人感觉分秒如年,长久难挨。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呀!

     龙且心中,是微微一叹的想到。

     不多时,思绪飘飞的行走间,慕云耳旁是隐隐传来了淡淡的嘈杂之声。

     淡淡的嘈杂声浪,让得慕云是微微收回了飘飞的思绪,举目一望,发现自己竟然已是在不知不觉间回到了北玄皇城之外,而自己,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果然,时间飞逝,不着痕迹间,就这么从自己手中不知不觉悄然溜走,就是这么让人难以捉摸。

     望着人员川流不息,进进出出的皇城城门,龙且是再次微微摇头一叹,不再多想,牵马入城。

     城中,战时的荒乱已然退下,渐渐恢复了以往的秩序,百姓重新走上街头,商铺重新开张,叫卖声再次响起,讨价声此起彼伏,绝境中走出来的北玄,开始逐渐散发出了往日的生机。

     往日间听腻了的嘈杂声,此时听起来,竟是这般的悦耳动听,相比起战争来临时的人声俱静,家家闭户,整条街道犹如一片死寂般的存在,现在的场景,真的是很美好啊!

     想着,慕云也是不由微微放下了心头的沉重,看着街市上热闹的场景,嘴角,不由自主的勾勒出了一丝细微的弧度。

     原来没有战争的日子,真的是这般美好。

     ……

     战争的阴云逐渐散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重新焕发出了一丝丝希望的曙光,以及一丝丝对于未来新的憧憬。

     其实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能有一件薄薄的单衣穿在身上,不至于在严寒的日子里被冻死,就是希望每天能有一碗普通的稀粥喝,不至于被饿死,为此,就算是终日劳作,也任劳任怨,只求能平平安安,简简单单的过完这一生,足以。

     有衣穿,有饭吃,平安一生,简简单单,并不复杂,而战争,却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因为战争一旦来临,就会蛮横的摧毁他们的愿望,将这一切变成奢望,将他们身上薄薄的单衣,变成战时的焦火,将他们手中普通的稀粥,变成敌人的军粮,将他们自己,变成路边的枯骨,战争,是所有普通百姓最不愿意面对的最可怕的敌人。

     所以,哪怕知道自己国家的公主被送去和亲,虽然心中也曾有过一丝丝的不忍,觉得愤怒,觉得憋屈。

     但是,为了活下去,为了自己身上那件薄薄的单衣,为了自己手中那碗普普通通的稀粥,为了不使自己变成路边的那一堆枯骨,任由恶狼野狗的啃食,他们也只得收起心中的那丝不忍,压下心中曾经爆发过的那丝怒火,忍受住心中升腾起的那股憋屈,一切,只为了简简单单的活下去。

     家,国,天下,对于最底层的百姓来说,最先想到的,永远是家,是自己,其次,才是国,才是天下。

     所以,当看着自己国家的公主被送去和亲,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虽想抗争,可为了活下去,为了使自己的家人活下去,为了使自己的家族延续下去,他们只得是不甘的放开了那紧握住的拳头,生生抹去心中闪现的那丝不忍,一切,都只为简简单单的活下去。

     人就是这样,在各种磨难和不甘之中,被渐渐磨平了菱角,消磨了斗志,磨得逆来顺受,普通平凡。

     而曾经的意气风发,都变作了曾经,唯一剩下的,便是做过的一场热血的青春美梦,幻想着自己曾经要是成功了反抗了会怎样,而幻想过后,便又继续过着现在平凡普通的生活,无外如是。

     人生就是这样,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消磨!

     而看着这一幕,龙且心中虽然也是泛起丝丝心痛,但却理解,知道这只是每个北玄百姓无奈的选择,为了简简单单活下去,不得已做出的选择。

     心痛,理解,有时其实比心痛,不理解还要令人感到心痛,不是吗?

     而自己呢?

     面对称霸南域的大周,真的能抗衡吗?

     能吗?

     一年的时间,又够自己做什么呢?

     牵马前行,慢慢走在路上,龙且的思绪,又是开始慢慢的飘散,皱眉思虑起来。

     “一息若存,希望不灭!”

     半晌之后,喃喃自语,渐渐的,龙且的脚步是越来越坚定,眼中,迷茫之色顿消,重新绽放出了无穷的希望之色。

     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