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有希望,总归是好的!
    云形,不对,应该说云小娘才更为合适,龙且从小玩到大的死党之一,也是龙且和月灵从小共同的好朋友。

     当然,也通过龙且认识了另一枚死党胖子,不过认识胖子对云形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好事,因为从小到大的各种外号,直接是让得云形悔恨终身,直骂交友不慎,误入歧途。

     云形也是一名孤儿,父亲是以前北玄军中的一名将领,不过在一次蛮族进攻时死在了战场,而母亲更是在生他的时候便难产死了,所以因为身世可怜,也就同样被月刑天收养在了皇宫之中,和龙且月灵一起从小玩到大。

     也正是因为小时候有过难产的缘故,导致了云形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好,受不得重物,身体孱弱,所以说话行事间不免少了几分阳刚之气,多了几分女性的娇柔。

     这也是胖子给他起名云小娘外号的来源,虽然对于这个外号云形一开始十分的生气以及排斥,拒绝接受,但落在龙且和月灵等人耳中,却又不免觉得十分的贴切,所以也就不管云形的拼死拒绝,就这么小娘小娘的一直叫了过来,而且一叫,就叫到了现在。

     不过到如今,虽然云小娘这个外号已经传遍了整个北玄皇宫,上到宫女娘娘,下到杂役太监,都知道了云形外号叫云小娘的事,但明面上,除了龙且月灵以及胖子敢这么叫他以外,其他的人,也都只敢在背后偷偷的叫,不敢明面叫。

     因为虽然在龙且月灵面前无法发火,而且就算发火估计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云小娘就真的很娘,至少在外人面前,是很爷们的。

     而且不仅爷们,还很记仇。

     也不是很记仇,而是,特别记仇!

     比如说三年前的一次,宫里的一位管事太监也不知是怎么的,可能是没睡醒或者睡过头睡蒙了,就在云形面前叫了他一声小娘大人的称谓,叫完后,这名管事太监就立马清醒了,活活吓清醒了,直接是跪了下来,请求小娘大人原谅,再也不敢了,打死都不敢了。

     而云小娘当时倒是也没多说什么,仍是一脸和气的说没事,不就是一个外号嘛,连名字都只是个代号称谓而已,更何况是外号呢,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怎么会生气呢!

     所以自己不生气,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是和颜悦色的拍了拍这名管事太监的肩膀,安慰他叫他不要害怕,自己真的一点都不生气,然后便笑呵呵的走了,没有责怪这名管事太监分毫,让得这名管事太监是懵逼当场,一脸的不知所措,心中还暗想道,莫非小娘大人转性啦,真的不生气,还是说,小娘大人其实真的很娘,自己叫得没错,所以他才不生气。

     可是后来,这名管事太监才发现,自己当时的想法是有多么天真,多么可爱,多么傻乎乎,云小娘,一直都是那个云小娘,怎么可能转性啦!

     因为半个时辰之后,这名自以为侥幸逃过一劫的管事太监就开始了疯狂的拉肚子,拉到腿软脚抽筋的那种,不停地拉,而且一连就是连拉三天,拉完之后,整个人都不成人样了,足足吓坏了所有人。

     可这还不算完,自此以后,只要这名管事太监一遇见云小娘,不出意外,半个时辰之后准开始拉肚子,而且还是一拉就是连拉三天的那种,从前至今,风雨无阻,连续整整三年,一直未曾断绝过,比北域明廷天工院发明的提醒日轮还要精准,分毫不差。

     导致如今,这名管事太监别说是见到云小娘,就算是听到,或者听到任何与云小娘有关的事情或东西,都开始腿肚子疯狂的打哆嗦,调头就往茅厕跑,因为他怕自己到时候会来不及。

     就这样,大家也才真正的认识了解了云小娘,知道了他不仅娘,而且还小心眼,特记仇,就这么一件区区小事能记恨足足三年,而且还接连不断的报复三年,天哪,这心眼得小到什么程度啊!这得多大深仇大恨啊,不就是叫错了你一声外号吗,至于嘛?

     所以有时候龙且想想都觉得可怕,挺同情与可怜那位管事太监的,你说你得罪谁不好,偏偏罪我们小娘,那是好惹的吗?

     连我都不敢过于得罪,而且别说是我,就算是自诩北玄滚刀肉的死胖子都不敢得罪,你说你这种连种都没有的死太监就敢得罪,那不就是自己嫌命长,活活找死吗?

     简直是天理难容,理所当然,罪有应得。

     而且云小娘因为身体的原因,体内的经脉纤细异常,不能容纳运转血气,竟然天生无法修炼,这也导致了他的身体就这么一直孱弱着的原因,无法通过修炼来增强体魄,强身健体。

     无法修炼,这让云形为此一直深深的黯然着,虽然嘴上没说什么,无法修炼的话自己正好可以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医术上了呀!学医治病,钻研医术,这才是自己想要做的,比那什么枯燥的打坐修炼有意思多了,不是吗?

     所以虽然听到小娘嘴上是这么说着,但龙且月灵以及胖子都知道,小娘心中的那丝不甘心,那丝不服气,从小娘曾经无数次躲在自己的房间内借钻研医术为名,偷偷的修炼血气,最后导致孱弱纤细的经脉不堪重负,破裂受损直至重伤昏迷便可以看出,小娘心中,对于能修炼,气势充满着向往。

     谁说不是呢!不能修炼,便意味着一生永远都只能是个凡人,平凡而过,只能向往修士那纵横天地,与天斗,与地斗的通天本领,谁又能甘心呢?

     自己身旁的好友,龙且月灵甚至胖子都能修炼,而且都有着不错的修炼天赋,作为小团队成员中的一员,虽然娘,但一直心高气傲的云小娘,又怎么可能甘心呢!

     可是无奈,现实便是如此,无法修炼,便真的无法修炼,即便是再怎么心高气傲,在现实面前,也只能无奈妥协,无奈的任命

     所以以后的小娘,再也没有做这种无谓的尝试了,仿佛真的人命般,静心的钻研医术,治病救人。

     不过小娘就是小娘,虽然无法修炼,但心中的高傲,却依旧是未曾放下过分毫,既然修炼不行,那边在其他方面做出一些成绩。

     于是,高傲的云小娘,便想要在医术上,比肩上古时期开创草药之术的医祖神农,以草药之术,战胜现在修炼界中的炼丹之术,让所有自命不凡的炼丹师都低下头来,重新正视这被视为凡人劣术,微末之本的医术,让普通人中悬壶济世的草药师,能拥有和修士中炼丹师一样的地位,受到所有人的尊敬,让所有人都看看,花费无数天地灵药炼制的灵丹所能拥有的功效,我平凡普通的药草,配制出来的医术药丸也同样能做到,同样能!

     这就是云形,云小娘,高傲的小娘,虽会妥协,但,从不低头,从不!

     很好,有理想的小娘,值得尊敬,比轩辕霸那胖子强多了。

     轩辕霸这家伙平日间就是混吃等死,而此生唯一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成为一暴发户,钱多得冒泡的那种,走一步身上的银子就晃荡响,直往下掉,看谁不爽就用银子砸死他,砸完银子也不要了,扬长而去。

     很好,有理想的胖子,不值得尊敬。

     ……

     进入房间内,不理会龙且的挣扎于反驳,原本娇弱的云形,硬是将身强力壮的龙且推倒在了床上,给他来了个全身大检查,从上至下,从外而内,仔仔细细,无一遗漏。

     检查完后,云形才放开脸上夹杂着一丝无奈与悲愤的龙且,是坐在了床边,微微点了点头道。

     “恢复得还不错,看来武王殿下给你的那颗生肌愈骨丹的确是一枚不错的灵药,超出了我的医术一大截,不过龙且你放心,再给我几年的时间,我的医术也一定能达到这样的水平的,到时,我们也就不用这样狼狈的求人了,相信我,一定可以的。”

     正在整理衣衫的龙且,此时也总算是体味到了胖子被自己抢走银子时的无奈与悲愤,想到自己竟然被娇弱的小娘强行推倒在了床上,龙且脸上就是不可抑制的闪现出了一丝悲愤,心中是万分无奈的学着胖子的语气想到。

     “奶奶个熊,要不是小爷怕伤着你能让你这么轻易得手吗?啊,就这么把小爷身上摸了个遍,说是检查,但要是有人突然闯进来的话,看见了,这还解释的清吗?奶奶个熊,不知道的还以为小爷有特殊爱好呢,小也可是直男,直男十六年,从未改变的直男,知道吗?真是气死小爷我啦!气死啦!”

     正悲愤憋屈万分想着的龙且,此时骤然间听见了小娘如此说,是稍稍收起了心中无奈的杂念,拍了拍小娘的肩膀鼓励道。

     “相信,相信,我一直都相信,小娘你真的可做到的,甚至超过神农祖,成为这世间最伟大的草药师,一定可以的,加油。”

     谦虚的笑了笑,而后,云形是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凝重的望着龙且说道。

     “好了,别恭维我了,因为这些我都知道,龙且,说吧,说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吧,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闻言,淡淡的看了云形一眼,龙且是淡笑道。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和以前一样呢,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呗。”

     摇头失笑的看着龙且,云形是同样轻笑道。

     “是吗,你龙且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吗?要是的话,也许就好了。”

     见云形如此说,龙且脸上也是渐渐泛起了一丝郑重,正色道。

     “小娘,你想说什么?”

     慢慢收起手中的药箱,云形是神色平淡,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应当,无关紧要的事般平淡的说道。

     “找个时间接回月灵妹妹吧,我知道我不能修炼,所以无法帮助你太多,但,只要你有所需要,我一定尽力而为,一定!”

     闻言,微楞片刻,而后,龙且静静的注视着云形,半晌后,才淡淡的开口道。

     “所以,你知道我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呵!”

     轻笑了一声,云形是平淡的看了龙且一眼后,摇头失笑道。

     “能不知道吗?你一直都是从前的那个龙且,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放弃,所以,去接回月灵妹妹吧,我也想她了。”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没人叫我小娘哥哥后,我还真的挺想念的,龙且,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贱呀,竟然还会想念别人这么叫我,不过算了,贱就贱吧,只要能接回月灵妹妹,贱一贱,又有何妨呢?”

     “所以,龙且,你若想做,我便舍命相陪。”

     闻言,再度微楞了片刻,接着,龙且就是摇头笑了笑,是淡淡的摇头道。

     “确实,其实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叫你小娘哥哥的,所以小娘,你又何必非要和我一起淌这趟浑水呢?。”

     直接白了龙且一眼,云形是摇头道。

     “龙且,其实你又何必把这全认为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呢?我们也可以帮忙的,月灵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月灵,还是我们所有人的妹妹。所以,我想,不只是我,就算是轩辕霸那家伙,知道只要有一线希望接回她的话,都一定会不惜一切抓住机会的,哪怕是死,都在所不惜,你明白吗?”

     没有答话,沉默半晌后,龙且才仰面倒在床上,双手抱头的淡淡的摇头道。

     “可是,这是一个几乎没有可能性的选择,我一个人扛也就够了,何必连累你们呢?小娘,你又何必这么倔强,非要来和我一起闯这种看不见光明,充满了窒息的道路呢?好好活着,不好吗?”

     “呵!真的是我倔强吗?同样的问题问你,好好活着,不好吗?”

     云形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笑了一声,将龙且先前所说的话,慢慢的重复了一变,然后,便背起了自己那沉重的药箱,吃力的站起,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走去。

     在就要走出房间时,云形又是忽然微微停下了脚步,是淡淡的用衣袖拭去脸上已经微微渗出的白汗,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

     “就算前途渺茫又怎样,就算希望趋近于零又怎样,至少,我们还有希望呀!有希望,总归是好的,不是吗?”

     说完,便再度挎着肩上那沉重的药香,步履微颤的向着屋外走去,一步一顿,却充满着坚定。

     云小娘,始终都是云小娘,高傲不屈,犹如天鹅一般,从不肯低下那高贵的头颅,从不。

     床上,仰面朝上的龙且,慢慢的咀嚼着云形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淡淡的笑了。

     “有希望,总归是好的,不是吗?”

     这一刻,龙且忽然觉得,小娘不娘了,而且,比谁都男人,比谁都!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云小娘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