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血战落幕
    “来得好!”

     重重的怒喝一声,见得眼前暴袭而来的龙牙枪芒,犀重双目之中也是精光爆闪,有着一抹嗜血的光芒闪现。

     紧接着,他浑身是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这股波动,如声波般发散而出,最后是笼罩在了他身后所有的蛮军当中,立时间是引得数千蛮兵与之共鸣,瞬息间,透过这股共鸣,他是仿佛与这数千蛮兵气息相连般,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形成共鸣后,这犀重是立时将这数千名蛮兵的力量蛮横的暂时抽调到了自己身上。

     而被他暂时抽调空身上所有力量的那数千名蛮兵,是瞬间脸色一白,变得虚弱至极,不过这些蛮兵却都没有反抗,反而是任由那犀重抽调空他们身上所有的力量,一脸的虔诚之色。

     因为,这就是蛮族将令的统兵作战之道!

     “汹汹!”

     股股凶悍的力量汇聚而来,是让得犀重浑身经脉血管都是刹那间鼓胀了起来,犹如虬龙般狰狞爬动,他的身形,是立时间生生暴涨了一圈,变得更加魁梧狰狞。

     滂湃的力量在双手之间汇聚,股股黑气升腾,包裹在了他的拳锋之上,看着被如此浓郁黑光包裹住的拳锋,这犀重眼中却是有着一丝难看之色闪现。

     因为虽然汇聚了数千蛮兵的力量,但这些蛮兵的实力远不及眼前训练配合有素的龙武卫,所以,自己这一拳的力量比之那叶浮袭来的一枪,还是有所不如。

     犀重也知道,这是因为这些蛮兵没有经过他细心训练的结果,不然的话,一旦将这些蛮兵训练一番,和他心意相通,他是能在这一瞬间便尽数抽调出这数万蛮兵的力量,到时,拥有如此恐怖力量的他,未必不能和这叶浮一战。

     嘴角露出一丝难看之色,看着眼前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龙牙枪芒,又看了看自己手上那稍显弱小的拳芒,这犀重眼中也是疯狂之意一闪,是暴喝道。

     “本王就不信了,给我碎!”

     “轰!”

     猛然间,一拳爆轰而出,空气塌陷,恐怖的拳光喷薄而出,犹如火山喷发般,重重轰击向了前方的枪芒。

     “嘭!”

     惊天暴响传来,拳锋上的拳芒轰荡出数丈远,和那袭来的龙牙枪芒重重硬撼在一起,刹那间,磅礴的黑气和恐怖的血光开始侵蚀,就犹如烈火和冰块相互碰撞般,发出渗人的声音。

     空气呜鸣作响,那磅礴的黑气开始消融,急速锐减,犹如被烈火消融的冰块般,化为屡屡黑烟,消散一空,而龙牙枪芒也是寸寸碎裂,暴散成虚无,就如同是被冰块浇灭的烈火般,两相僵持,水火不容。

     但可以明显的发现,黑气的消散速度要明显的快于枪芒,而这一幕,那犀重也是脸色难看的发现了,再见到自己拳锋上的黑气即将消散一空后,他是猛地一咬牙,挥拳一震。

     “嘭!”

     立时间,又是一道惊天的爆炸声传来,这犀重直接是震爆了拳锋上残余的力量,强行轰爆了那袭来的龙牙枪芒,恐怖的爆炸声立起,狂猛肆虐。

     “噗!”

     刹那间,爆炸的余威袭来,这犀重的身形就是猛地朝后倒飞而出,直接从他身下的蛮象身上暴飞而起,双脚踏空的暴飞出数十丈,最后重重的砸进一群蛮兵之中,才狼狈的稳住身形。

     嘴角一丝鲜血刺眼浮现,在这一击之下,犀重也是受了不小的伤势,只见他全身气血都是浮荡不休,脸色微白,而那数千暂时与他气息相连的蛮兵,在这犀重吐血倒飞的刹那,也同样全都是面色一白,气息衰减了一大截,同样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势。

     “轰!轰!”

     在这犀重狼狈倒飞倒地的刹那,那这犀魔族的大军之中,又是响起了两声刺耳的爆裂声。

     只见那霸道的戟芒和凌厉的枪芒是同时冲击进了犀魔中军大阵的左右两翼,将两边同样汇聚了数千蛮兵力量的几名蛮猿将重伤击飞,恐怖的攻击余威不减的袭掠而过,直接是硬生生的将眼前犀魔大军的中军大阵撕裂成了三块,宛如两片锋锐无比的刀片袭掠过一块脆弱的豆腐般,轻而易举的将这块豆腐分裂为三块,恐怖惊心,满目骇然。

     大周龙武,名不虚传!

     ……

     “唰唰唰!”

     整齐划一的收刀,看着眼前被自己撕裂成三块的犀魔族中军大阵,所有的龙武卫将士,眼中都是没有泛起一丝波澜,没有丝毫的喜悦神色,因为这样的战果,对于龙武卫来说,太正常不过了,所有的将士都是习以为常,不绝半点意外。

     “中心突击,锯齿绞杀!”

     “咚!咚!咚!”

     马踏声依旧纵横不休,留下一道简简单单的命令后,武王叶浮一马当先,直接纵马杀进了犀魔族的中军大营,单枪匹马,气势无敌,所过之处,血气惊天,伏尸遍地!

     其后,他所率领的一千,龙武卫将士都是策马跟上,势如破竹的斩杀着中间这一块的犀魔残军,所向披靡。

     至于左右两翼,得到命令后,高顺和吕泽都是毫不犹豫的纵马奔腾进了那两道撕裂而开,贯穿了整只犀魔大军的缺口,而后是猛地挥军四散而开,两千龙武将士,都是各自在军中百户和伍长的带领下,齐齐分化而开,分散成了十人为一组的小型军阵,如同锯齿一般,向着两侧的残军冲杀而去,势如猛虎下山般,撕碎一切。

     在最开始的冲阵中,整只蛮军军阵都被轻易撕裂成了三块,斩杀了数千犀魔蛮军,早已是吓得这群犀魔族的蛮军是军心大乱,再加上先前的冲阵中是将几乎所有负责抵抗冲阵的蛮军大将都齐齐重伤,所以一时之间,蛮军是阵脚大乱,只能各自为战的仓皇抵抗,宛如无头苍蝇一般,胡乱反击。

     而接下来的中心突击,锯齿绞杀,更是宛如重重铡落而下的铡刀般,将这数万犀魔蛮军一齐送上了断头台。

     马蹄飞踏,鲜血席卷,每一次的冲杀,都是会带走数以百计的蛮军生魂,锯齿绞杀,就如同绞肉机一般,绞杀席卷间,生命被无情的带走,却掀不起一丝涟漪。

     整片战场,此时已是化为了修罗地狱,景象可怖,惨状森然!

     生命如草芥,在战争开启的一刻,便已展露无遗。

     得不到组织的蛮兵,早已军心打乱,士气全无,所以在接下来的战阵冲杀时,是死伤无数,哀鸿遍野。

     眼见大势已去,所有的蛮兵都是开始四散逃窜起来,蛮军的阵型,彻底散乱,一盘散沙。

     可是漫无目的的逃窜,蛮军的死伤更为惨重,整片战场几乎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戮,看不见丝毫有效的反击。

     阵型一乱,便是屠戮,自古以来,铁血定律!

     斩杀这群毫无斗志,士气全无的蛮兵,就如同斩草一般,轻松异常!

     ……

     负责中心突击的叶浮,此时终于是勒马停下,微微的喘着粗气,随意瞥了一眼战场的局势后,便是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目光,不再关心分毫。

     是默默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洁白如雪的纱绢,就这样静静的坐在踏雪之上,立身战场之中,擦拭着手中的龙牙,一脸专注。

     而他身后,则是倒着无数蛮军尸体,血流漂橹,黄沙侵血。

     中心突击,七穿战阵,直至场中再无任何一名站立的蛮军,武王叶浮,深深的震撼着霸州城头所有将士的心神。

     白马踏雪,染血龙牙,吸引着所有北玄将士的目光,难以挪动分毫。

     四周,负责绞杀的龙武卫将士,也是几乎全部解决了手中的战斗,除了少部分在检查有无漏网之鱼外,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开始井然有序的列阵排布,检查伤亡。

     远处的山峰之上,趁乱逃脱,被龙武卫将士有意放走的犀重,此时是眼神淡漠的看着那静静立身场中擦拭龙牙的叶浮,久久之后,才赞叹一笑的说道。

     “武王叶浮,名不虚传!”

     而后,又是漠然的看了一眼那全数覆灭的犀魔蛮军,是冷冷的低骂道。

     “一群没有的废物!”

     说完,便是直接转身而走,毫不停留。

     而数万蛮军的覆灭,竟是没在他眼中掀起一丝心疼。

     因为,眼前这样临时抽调而来的杂牌蛮军,对于他犀重来说,瞬息之间,便可招来百支千支,眼前覆灭的这一支,又算得了什么!

     一炷香时间不到,数万蛮军,除去有意放掉的犀重外,尽皆伏诛,全军覆没,龙武之威,所当无敌!

     战场之上,尸体堆积如山,鲜血飘零,残尸遍地,一片森然景象。

     三千龙武卫,没有丝毫战胜后的喜悦,都是整齐划一的列阵排布,整队收列起来。

     城墙之上,看着下方沉默列阵,杀气滔天的龙武卫,月刑天眼中也是有着丝丝莫名的光泽闪动。

     三千龙武,一炷香的时间不到,便解了北玄的亡国之危,大周,真以强大如此了吗?

     半晌后,月刑天才充满没落的对着身旁的月灵道。

     “不后悔吗?”

     “呵呵!”

     惨然一笑,少女是充满决绝的说道。

     “我是北玄公主,天生使命,何悔只有!”

     闻言,月刑天没有说话,只是充满愧意的看了眼前的少女一眼,紧握的双拳,不甘的放开,长长一叹后,又是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陷入昏死之中的龙且,目中不甘,越发炙烈。

     ……

     顷刻间的功夫,三千冲阵绞杀后阵型散乱的龙武卫,便是整齐的列阵完毕,一个三千人的方形军阵,如同尺子比量出来的一般,没有丝毫的偏差,整齐划一的排列在霸州城下,静立于叶浮之后。

     一股肃杀凌厉的气势,在龙武卫这简简单单的方形军阵中蔓延,血气缭绕,每一位的龙武将士,都是眼神狂热,充满敬畏的注视着场中静静擦拭着手中龙牙的叶浮,肃杀而立,默无声息。

     那种狂热追随,仿佛就算叶浮下令他们去死,这群龙武卫也会立马毫不犹豫的自裁般,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真正的敬畏与臣服。

     武王叶浮,出身贫寒,十岁从军,十五岁掌龙武,二十岁一战封王,名扬天下,麾下龙武,莫不满心敬畏,誓死效忠。

     曾为一名最普通龙武卫将士舍命挡箭的武王,值得他们誓死追随。

     手中如雪的白娟,静静的擦拭着龙牙,拭去上面最后一丝沾染的鲜血,龙牙之上,从新换发出了一抹森冷的幽光,如玉般的枪锋上,映照着叶浮那俊美的面庞,剑眉星目,刀削般的脸庞之上,有着一股足以令任何女子倾倒的英武之气,睥视天下,武王叶浮!

     目光透过光滑如镜的枪锋见到,身后的龙武卫已经整齐划一的排列整齐,三千人的军阵,没有一丝杂音,风声咧咧,黑色龙旗招展,一股铁血杀气,透荡而出。

     很好,嘴角微微勾勒出了一丝弧度,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叶浮也是赞许一笑。

     因为透过枪锋看到,此次冲阵,竟是没有损伤一人,龙武卫军中,除了一杆迎风招展的黑色龙旗外,再无任何一杆白色的旗帜。

     掌龙武后,叶浮规定,龙武军中,阵亡一人,便竖一杆白旗,龙武白旗,不是投降的讯号,而是龙武军更加嗜血凶猛的标志。

     封王战最后一役,三千龙武,两千一百七十二杆白旗飘扬,却生生冲溃了十万突厥虎狼骑,生擒突厥蛮王世子苍劼利,龙武白旗,威震天下。

     时人谓之——龙武白旗,可敌玄甲!

     意思是,当军中升起足够多的白旗时,龙武卫,竟是能匹敌大周第一精锐玄甲军,龙武之名,声威更震!

     平静的收起手中的龙牙,染血的白娟随风飘逝,头也不回的策马上前,叶浮是淡淡的喝到。

     “开城!”

     “轰!”

     一声巨响,城门轰然而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