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攻城战弩
    “咵咵咵!”

     一架架攻城弩车,被从蛮族大军中缓缓推出,遥对着远处的霸州城。

     蛮族攻城弩,也称八牛弩,威力巨大,想要拉开弩弦,甚至是需要八匹蛮牛的巨力,劲力之大,难以想象。

     而且这还只是蛮族最普通的攻城弩,蛮族中最强悍威力最大的攻城弩,甚至是需要三十匹以上的蛮牛齐齐发力,才能拉开弩弦,威力之巨,足以在百丈外生生洞穿十数米厚的城墙,威力之恐怕,堪称骇人惊心。

     烈日的照耀下,弩臂张着足有数丈长的攻城巨弩,犹如张开巨翅的蛮荒凶鹰般,开始逐渐散发出它那恐怖的威势。

     推出巨弩后,是有专门的蛮狼兵用一条两端带钩的粗大绳索,一端钩住弩弦,另一端勾住一副绞轮,然后绕过绞轮连接在八匹巨大的蛮牛身上,准备拉弩发射。

     “啪!”

     准备完毕,随着几名蛮狼兵挥舞着手中的长鞭狠狠一抽身下骑着的巨型蛮牛后,蛮牛吃痛之下,是发出了一声痛嚎。

     “哞!”

     仰天嚎叫了一声后,八匹巨力无穷的蛮牛,便是在身上八名蛮狼兵的操纵下,死力的迈开巨蹄,拉动着绳索,搅动绞轮,一点一点的缓缓拉开那劲力恐怖的攻城战弩。

     “吱!吱!吱!”

     随着蛮牛的死力拉弩,恐怖的巨力传来,将连着弩弦的巨绳死死绷紧,连同巨弩一起,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吱吱声。

     “咔咔咔!”

     弩弦被巨力无穷的蛮牛一点一点的拉开,被牢牢固定在地上的弩车,也是发出了一声声剧烈的机械摩擦声。

     若不是弩车主要的连接部分都是由精铁打造的话,恐怕整架弩车都是会被这八匹蛮牛生生拉裂!

     终于,好半晌后,这八匹喘着粗气的蛮牛才将这具攻城弩彻底拉开,将弩弦成功的扣在了发射的机牙之上,蓄势准备。

     而后,只见一名力气巨大的蛮熊兵是扛着一支足有成人手臂粗细,丈许长,由铁木为杆,尾端由精铁打造的箭翎,前端装有巨大的三棱刃铁镞的巨箭安放在了床弩的弩机之上。

     装好弩箭后,又由专门的蛮兵瞄准目标,接着,是由力气巨大的蛮熊兵扛着一把巨大的铁锤,来到激发巨弩的扳机前,准备发射。

     因为由于张弩的力量过于巨大,即使是劲力巨大的蛮熊兵都无法徒手搬开发射弩箭的扳机,必须用一把大铁锤,由蛮熊兵鼓足全身劲力锤击扳机,才能激发巨弩。

     ……

     扛着大铁锤来到攻城战弩的扳机前,长得似人似熊的蛮熊兵是嗜血的看了前方的霸州城一眼,狞笑一声后,是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巨锤,而后狂猛的暴砸而下。

     “砰!”

     巨锤重重砸落,砸在攻城巨弩的扳机之上。

     “咻!”

     刹那间,弩箭激-射,如电般呼啸而出,直接狠狠洞穿了空气,拖着刺耳至极的空气啸音,狂射向了前方的霸州城。

     “笃!笃!笃!”

     携着恐怖无边劲力的弩箭激-射而来,死死的钉在了霸州城的城墙之上,箭尾的铁翎直颤,发出嗡嗡嗡的鸣音。

     这些弩箭与其说是箭,倒不如说是蛮族士兵的战枪差不多,因为它的大小长度已经和一般蛮兵所使用的战枪差不多了,所以又叫“一枪三剑箭”。

     而这些弩箭还有另一个名称,便是叫做“踏橛箭”,因为它还有一种特殊的功能,即在攻打敌方城墙时,将粗大的弩箭钉死在敌方的城墙之上,使弩箭的前端深深插入墙内,只留下半截粗大的箭杆和尾羽露在墙外。

     攻城的蛮兵便可以在己方的掩护下,攀着这些射插在墙上的巨大箭杆登上城墙,攻陷城池。

     于是,这种巨大的弩箭又成了攻城蛮兵攀登的踏橛,所以这些箭又有了“踏橛箭”的名称。

     此时,这些丈许长的弩箭也不例外,只见它们是死死的钉在了霸州城的城墙之上,丈许长的箭杆,深深的钉进城墙之中,入墙半丈左右。

     若不是霸州城是用巨石堆砌,再加上铁水浇筑而成的话,这些粗大的弩箭,恐怕都是会直接将城墙生生洞穿,留下一个个骇人的孔洞。

     而那时,被射成塞子的城墙,这些凶悍的蛮兵只需要推着攻城战车狠狠一撞,便可将之装塌,从而攻破霸州城。

     ……

     一排排弩箭被深深钉死在霸州城墙之上,一直蔓延到城头,无数蛮兵蜂拥而至,借着攻城战车和己方弓箭手的掩护,背着铁盾,咬着大刀攀着这些弩箭向城头上攀爬。

     见到这一幕,城上北玄的守城将士也心惊异常,因为照这样下去的话,蛮兵攻破霸州,也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

     “嘭!嘭!嘭!”

     城头上的滚石和檑木不要钱般的砸泄而下,向着这些向城墙攀附而上的蛮兵砸去。

     可是这些粗大的弩箭不仅是蛮兵攻城的利器,也是防御利器,由铁木制成的箭杆坚韧异常,难以被砸断,那些从城头上砸下的滚石檑木等,都是直接被这些粗大坚韧的箭杆给蛮横弹开,难以对蛮兵造成有效的伤害。

     同时,那系着铁索滚落而下的巨型檑木,在砸下时,也是被接连不断射来的弩箭给死死卡在了城墙之下,难以收回,急的城上的守城将士是拼了命的搅动绞轮,可却也没有丝毫用处,心中,是不免生出了丝丝绝望之意。

     一股城将破,人将亡的悲凉之意,笼罩在了所有北玄将士的心头。

     ……

     “弃檑木,所有北玄将士听令,用火蛟油,枪盾手上前,凡是攀上城墙的蛮兵,一律斩杀。”

     “还有,若有怯战而逃者,督战队——就地斩之!”

     重新回到城墙之上,见到士气严重受挫的北玄将士,龙且也是声嘶力竭的大吼道,鼓舞着所有守城将士的士气。

     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依旧如山岳般挺立在城头的北玄国主,龙且是再次大喝道。

     “将士们,国主正看着我们呢,此战,为了我们北玄,死战——不退。”

     高喝完毕,龙且就是率先提枪冲杀而上,将一名堪堪攀附上城墙的蛮熊兵挑杀而下。

     “杀!杀!杀!”

     听到少年统帅的鼓喝,所有北玄将士的士气也是再度为之一震,看了眼那依旧挺立在霸州城头,手中已不知何时高举起了一杆北玄国旗的北玄国主,所有北玄将士的眼睛都是瞬间赤红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向着那些攀附上城墙的蛮熊兵冲杀而上,死守霸州城。

     就连身受重伤,难以行动的北玄将士,都是咬着牙拼命站起,或者是在地上爬着,高举着武器,朝凶狠的蛮熊兵或者蛮狼兵杀去。

     一瞬间,激烈的喊杀声,震天动地,声闻百里。

     “汹!汹!汹!”

     一锅锅煮得滚沸的火蛟油从霸州城头倾倒而下,向着攀城的蛮兵泼洒而去,浇在蛮兵身上,让得攀城的蛮兵直接是化为了一团火球,惨嚎的跌落而下,倒在城下疯狂打滚。

     可是现在,生命如草芥,没有任何一人去救那些浑身被烈火所吞噬的蛮兵,都是默然的从他身旁或者直接是从他的身体上践踏而过,将之践踏成一滩肉泥,不顾一切的涌向霸州城墙,争取早日攻上霸州城。

     因为,升百夫长,赏人奴百人的奖励,对于任何一位蛮兵来说,都是个绝大的诱惑,值得他们不顾一切的为之拼命。

     顷刻间,霸州城下就犹如化为了一片火海般,无数蛮兵在烈火中惨嚎,残肢碎尸遍地,一片可怖的森罗景象。

     而那些攻城弩的巨箭,也同样是被火蛟油所引燃,熊熊燃烧起来,将箭杆逐渐烧成灰烬。

     火蛟油,北海蛟鱼所炼制的燃油,遇物即燃,是对付蛮族攻城弩的最佳利器。

     可是其炼制的代价极为昂贵,连北玄国,都是没有多少。

     而且每煮沸一锅火蛟油,都是需要不短的时间,而蛮族的攻城弩却接连不断的发射出劲力可怖的弩箭,钉死在城墙上,补充着被烧毁的箭杆,两相僵持之下,越来越多的蛮兵,是沿着这些弩箭攀附上了霸州城墙。

     战斗的地点,也是从城下,渐渐转移到了霸州城头。

     霸州,将破!

     ……

     霸州城上,此时已是被一片整天动地的喊杀声所笼罩,无数蛮兵是攀附上了城头,向着北玄将士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在以蛮熊兵和蛮狼兵为主的蛮族大军围攻下,无数北玄将士是倒在了血泊之中,守城的局势,愈加危急。

     主碉楼上,北玄国主则是双目含泪的看着这一幕,却不敢轻易的插手下边攻城的局势。

     因为,此时正有两名犀魔族的蛮猿将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他,只要他敢轻易出手的话,这两名蛮猿将也是会毫不留情的出手袭击。

     因为,千百年的争霸中,蛮族和人族大军早已逐渐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低级士兵的战争,高级将士不得插手,不然的话,那将是一面倒的屠杀。

     所以,长时间以来,不管是蛮族,还是人族,都是默许了这个共识的存在,谁都不敢轻易打破这个规矩。

     不然,不管是哪一方打破,都必将遭到所有蛮族或者人族修士的敌视,而谁,都承受不起那等代价。

     见到越来越多的北玄将士战死,月刑天心中大怒无比,眼角都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丝丝泪光,最后,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是将手中的北玄国旗重重的插在了碉楼之上,提剑暴喝道。

     “犀魔蛮贼,此次尔等挥兵攻我北玄,北玄难挡覆灭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告诉你们,就算是北玄灭,尔等也别想好过,今日,就算死,我也一定会宰杀几位犀魔贼将为我北玄将士陪葬的。”

     “哈哈!”

     不屑的讥笑了一声,城墙之下,两名同样在督战的蛮猿将是嗤笑道。

     “哼,大言不惭,月刑天,北玄的覆灭本来是可以改变的,当初只要你敬献北玄公主给我们二王子殿下,北玄何至今日,今日北玄灭,你也怪不得别人。”

     “嘿嘿,就是,月刑天,我们犀魔族二王子殿下看得起你们北玄公主是你们北玄的荣幸,是你自己不识抬举,才为北玄招此兵祸的,今日之事,可怪不得我们,哈哈!”

     闻言,月刑天是大怒,怒发冲冠的咆哮道。

     “犀魔蛮贼,多说无益,受死吧,今日,朕就是死,也要将尔等斩与霸州城下,血祭我万千阵亡的北玄将士!”

     说完,月刑天就是脚掌在调楼上狠狠一踏,浑身如海般的血气暴涌,直接从十数丈高的城头飞跃而下,向着那两名蛮猿将冲杀而去。

     而两名蛮猿将见状,则是讥讽一笑,相互对视了一眼后,眼中,都是有着浓浓的喜色和杀意闪现。

     因为,擒杀北玄国主,这可是大功一件,即使是他们,已经身为犀魔族一方部落的统帅,面对此等大功,都是心中激荡难耐。

     这两名蛮猿将是嗜血的舔了舔嘴唇,兴奋异常的狞喝了一声,同样杀气腾腾的朝着月刑天冲杀而去。

     瞬间,三人就是冲杀到了一起,立时间,天地血气股荡,一股血色的旋风,吹刮向了四方,带起震耳的血气暴响,震彻天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