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成夙愿才觉思
    那次以后,涵嫣连一次好觉都没睡过,每天晚上一闭眼都是那身影。

     苍羽因闹出这种事情,得稳住天下之人,所以连续好多天都没有进行检测。所有受伤的考生都在落叶岭的西厢住下了,而那些没受伤的考生也在对面的东厢住下了。

     苍羽最近好像也在查关于攞卅焰兽苏醒的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两天的晚上,涵嫣睡不着,就从房间里走出来看看月色,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上次看见那神似的背影后,心里总觉得堵的慌,无法平复心中这种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情绪的感受。此时,她听见树林间有人在说话,心想:难道还有和她一样睡不着觉的人?她抱着这种好奇心走过去,走到一棵枫树后,她才看清是两个苍羽的弟子,她正准备转身要离开,却听见他们其中一个人说:“听师傅说这次攞卅焰兽醒来是因为有仙纯族的族人使用了花影,无意间才将它激怒了,而唤醒他的。”涵嫣听到这儿,表示万分的惊讶,离开的脚步戛然而止,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有出问题。

     ‘仙纯族’多么遥远的名字,却仍使人为之感叹,敬佩啊!整个天下都有她们所造,在她们的统治下,世间数亿年都没有战争,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被灭族,正因为如此所以涵嫣更不愿意相信,这个人还就在这群看似平凡的考生当中。

     她一放空,脚往后一踩,踩到了一片枯叶“咔擦”一声脆响,苍羽的弟子警觉的问:“谁?”涵嫣放平心情,故作正定的向他们走去,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说:“师兄们原来也睡不着啊。”苍羽的两个弟子对视了一下,也向她点了点头,冲她笑了笑。涵嫣又说:“如果能进苍羽还望各位师兄多多关照,我叫楚涵嫣。”涵嫣这时并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碰见了就客套一下,不然他们又在那儿疑神疑鬼的说她是魔教派来的奸细,涵嫣可不想被误会。他们也善意的朝着涵嫣点了一下头,其中一个说:“我叫周小易。”涵嫣光听完这说话的语气和这名字就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比较缅甸的男人。另一个说:“我叫张航宇。”涵嫣总觉得这位航宇师兄看不透,她无法揣摩他的心思,有时高冷,有时可爱,有时笨拙,有时机敏。

     涵嫣抬头看了一眼月色,说道:“天色也不早了,师兄们我先去睡了。”周小易和张航宇望着她离去的身影,不禁感叹道:“李皓轩啊,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俘获你的心,免得让你一天连人影都看不见。”说完,他们俩都笑了。

     涵嫣没睡多久天就亮了,她伸着懒腰走出房门,发现还没有人起来,小易和航宇两位师兄已经站在门口,等着所有的考生了。过了好一会儿,所有的考生都站在这里,涵嫣向身旁一看,只剩几十个人了。

     两位师兄带着他们,走向岭谷深处,涵嫣忽的感到一股很强的冲击力,两位师兄停下了脚步,转身说道:“进入这里面去后就是你们自己的心魔,这也是本次考核的最后一项检测,战胜心魔才能使自己身心都变得更加强大起来,靠意志去战胜心魔,战胜心魔后会自动回到这里,我们在这儿等你们,在黄昏前都没有出来的考生,视为放弃,将与苍羽擦肩而过。靠你们自己了,心魔有多强大,自己的内心就得比它更强大。”

     听了这话,涵嫣开始思索自己的心魔到底是什么,她以为自己没有任何的心魔。诺诺听见心魔这两个字,神情恍惚,踉跄倒地,没有晕过去了,涵嫣不知道诺诺怎么了,但她知道诺诺一定有问题,他只能不住的安慰诺诺,最后在涵嫣的安慰下,她们一起进入了各自的心魔空间。

     涵嫣进去后,没有想到这居然是她自己的心魔,这件事过去了好几年了,如果它没有提起,她早已忘记,但的确也是那次的事,给了她当头一棒,才让她懂得了人世间的残酷,不再生活在梦中,变得坚强、独立。

     “碧玉年华,她是美貌倾城的大家闺秀,父母想让她攀上皇家,能更稳固他们家的地位,但她并没有这么做,她曾下过誓,若这辈子碰不到真心喜欢的,宁可不嫁,在一次游玩期间,她遇见了一个人,这是第一个让她心动、深爱的男人,她认为对方长得又帅,气质又好,谈吐又佳,背景也好,背着父母和他相处了很久以后,无意间才听见,他就是当今二皇子,当时他的心中不知是心还是喜,最后父母很满意这门亲事,皇家也很满意,但在迎娶她的当天,他在路上不兴遇刺身亡了,涵嫣当时内心瞬间麻木了,毫无任何感情,自暴自弃,颓废了好久,才决心站起来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这心魔当然很好战胜,毕竟当年她都已经过去了,想开了,放在今年自然也没什么难处。

     而另一边,诺诺面临的是她活了这么久都跨不出的一个坎,走不出的阴影。

     “当年的诺诺也只有七八岁,她见证了一场屠杀,残暴的屠杀,赶尽杀绝,诺诺其实就是仙纯族的后代,当初他们整个家族统一着天下,一切安然无恙,这是最令人想不到的,就是苍羽的龙炎祖师,为了一己私利,想要控制天下,继而将仙纯族赶尽杀绝,诺诺当时年幼,母亲让她躲在个棺材里,不论外面发生什么事,什么声音都别出来,诺诺透过缝隙看见了一切,一切的过程她都历历在目,永远不能忘记。”所以她使用花影才会激怒龙炎祖师的坐骑。

     诺诺不安,这么多年都没跨过去的坎,这次真的能战胜它吗,一幕幕又在诺诺脑海中重现,鲜血染红了那条罗谜惢河,生灵全部都毁于一旦,曾与他们族交好的那个和善,和蔼的龙炎祖师,此时的眼中只有杀戮,就为了天地共主这个位子,这也就是为什么诺诺进心岩洞后的恐惧了。

     这样的苍羽旧事,又会有几个人知道呢,谁会知道他们人人敬仰的祖师爷,就是一个眼中只有杀戮的恶魔呢?

     涵嫣早已走出了自己的心魔,这黄昏马上就到了,涵嫣心里越看越着急,心里一直担心诺诺怎么还没出来,看她进去时的恐惧,是她无法面对的过去吗?涵嫣心急如焚。

     距离黄昏时分还剩一柱香的时间,诺诺再不出来就没机会了,涵嫣急的想直接进去帮她,但被两个师兄给拉住了。涵嫣在外走来走去,都要哭出来了,这使得她看起来楚楚可怜,垂涎欲滴。

     在最后几分钟诺诺出现在她的视线,但那时的她,已经虚脱了,全身都都是冷汗,手脚冰凉,嘴唇发紫,没人知道诺诺经历了什么……没有人知道那残忍血腥的一幕又像一幅画卷一样展开在诺诺面前。

     在入选苍羽后,涵嫣一直精心照顾着诺诺,小易和航宇师兄也真像当初说的那样对她照顾有加。诺诺渐渐好起来了,恢复了原有的活力,因为走出了这个结,诺诺看起来,比以前更清爽了一些,眉宇间又少了一丝烦恼。

     还并没有分派师门,大家都很无聊,涵嫣每天都全身心做着一件事,那就是思念,她发现自己已经放不下那位救命恩人了,就像当初喜欢那位二皇子一样的萌动,思念的情绪逐渐增加,她自己可能还未意识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