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仙鵼山
    苍羽中分为——灵秀山,山石峰,山海苑,戒严楼,月竹溪,苍山界。

     涵嫣和诺诺都去了月竹溪,月竹溪的灵气很强,整个苍羽的灵气都是从这儿散出去,覆盖了整个苍羽,所以苍羽才会栖息着无数的生灵,生长着许多奇花异草。

     掌管月竹溪的长老是昊苍,这一届新生中就她们俩到月竹溪拜了师,其余的都在别的地方,师傅对她们俩很好,照顾有佳,对她们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也许是他只有个儿子的原因吧,这个儿子也就是苍羽的二师兄张航宇。

     距离灭狱教解封的时间不多了,苍羽招完新弟子,就开始严格的训练,传授法术,涵嫣和诺诺是这一届最出众的,苍羽的功法已经学会三层了。

     张航宇真的像原先答应她的那样,会对她很照顾,他做到了,但这种照顾,确就慢慢演变成了一种爱慕,他情不自禁,这种爱慕之情从心里油然而生,他不禁想去多看她几眼,想照顾她,想帮助她,不愿看见她忧愁,希望看见她上扬的嘴角,就算不能在一起,他也只是单纯的想陪在她的身边,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

     在一天寅时,万籁俱寂,凡间的仙鵼山上空腾起一阵青乌的云,很快就蔓延开,布满了整个凡间的天空,人们纷纷惊恐的从各户跑出来,纷纷跪下,以为是老天震怒,要惩罚他们,下跪希望老天息怒。一段时间后青云又散去,但天空中又倏地下起了暴雨,电闪雷鸣,山洪如马群般奔流而下,山下方圆百里的山村,都被洗劫,无数的生灵,葬生于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究竟是天意,还是人为?

     “是时候该让他们再下山历练了。”一个声音从苍羽的大殿中响起,那是掌门在说。站在一旁的昊苍开口道:“掌门,是否也考虑一下新弟子,我的两个徒儿楚涵嫣和诺幽都是这一届新生中最出众的,我想让她们随着师兄,师姐下山去见见世面。”掌门点了点头:“我也正有此意。”他喊了一声:“皓儿。”一个身穿深蓝色衣服的男子走进殿内,他双手握住,抬到胸前,向各位长老行了个礼。掌门继续说:“皓儿,你和小易,航宇和欣儿,还有像个新师妹一起下凡去查看这次仙鵼山之事,多半是魔教所为,此行危险,多照顾点两个师妹,”他又鞠了一下躬,说了声“是”就转身离开了。

     昊苍从大殿回到月竹溪,看就那两个丫头在竹林里练功,很是欣慰。他走过去,很和蔼,很慈祥的看着她们,就像一个父亲看着自己的的女儿般,说道:“丫头,这次仙鵼山的事你们也都听说了吧!掌门派皓轩,小易,航宇三位师兄和欣妍师姐带你们下凡去历练,彻查仙鵼山之事,明早就动身,此行小心,多半是魔教所为,你们俩第一次下凡去历练,我还是不放心,来,跟我来,给你们两一个能治百病的药,它接受着这月竹溪的灵气,千年才能练得出一粒,保管好,留个备用,到时候真的出什么事了,一定有用的,为师等你们回来。”她们冲他笑笑,充满了感激,但却又有些苦涩,怕真的出事了,只有一粒……

     天一亮,她们就动身了,这天的朝霞很美,天空成了绚烂的紫粉色,走到苍山界时,周小易,张航宇,李皓轩和李欣妍都已经站在那里等她们来了。航宇很早就看见了她们,拉着小易一起过去,带她们来到皓轩和欣妍的身边,小易说道:“楚师妹和诺师妹,这两位是苍羽的大师兄和大师姐,李皓轩和李欣妍,他们是亲兄妹。”李皓轩转身时,看向涵嫣,目光忽的碰撞了一下,涵嫣看见真的是他,脸上泛起一丝尴尬,惊慌的低下头,这时她真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欣妍也转过身来,她被楚涵嫣的美貌一惊,也看出了她和自己的哥哥有些异样,气氛有些尴尬,她赶紧上前缓解了这种尴尬的气氛,她很友好的向涵嫣伸出手,给涵嫣一个大大的微笑,涵嫣也向她回了一个甜美的微笑,欣妍想:假如她和哥哥真的有什么的话,这样的嫂嫂真好。诺诺也感到了气氛的尴尬,她也有些惊讶,苍羽传说中从不露面,很帅的大师兄真的是名不虚传。小易也看出涵嫣和皓轩的一样,而航宇也看出来了,但出于对涵嫣的信任只是认为她有些羞怯罢了。

     接着他们向仙鵼山所在的陵川走去,涵嫣不愿意去那里,因为她害怕在那里碰到她的父母,强行将她绑回家,陵川是凡间很繁华的地区,物产丰富,风土民情强烈,歌舞升平但正因为如此,这才是正魔两派交锋的必经之地。

     他们御剑去陵川,必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当天晚上便已到达了陵川,涵嫣尽量躲着所有人走,曾这陵川所有的人都认识她,她一路到头都低着头走,毕竟他们这身打扮和这一行人,都太过招摇了,若是不避着点,恐怕早就被人认出来吧。

     诺诺知道涵嫣怕被认出,这一路来也一直帮涵嫣挡着,张航宇以为涵嫣不舒服就赶紧过去将她揽在怀里,所有人都有些震惊,涵嫣也没有反应过来,李皓轩转头看见这一幕,嘴角扬起一下,又立刻落下,没人看见,但这笑又显得那么的苦涩与无奈,一种他自己也不明白的苦涩与醋意涌上心头,他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又不想看见这一幕,找了个借口说去探路,就暂时离开了。涵嫣望着李皓轩离去的背影居然有些凄凉,她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诺诺也不好站在旁边,就自觉的和欣妍走到了一起。

     就这样走了很久,涵嫣并没有推开张航宇,李皓轩也没有回来,涵嫣的脑袋中有些麻木,久久不能缓过来,不知到底是因为李皓轩还是张航宇……

     晚上了,她们在一个客栈住下,一路来看见了很多的魔教与正派的人,看来他们都是为了仙鵼山的事而来的,此行多半危险。

     直到很晚李皓轩才回来,大家都没睡,都在等他,他回来后看了一眼涵嫣,接着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很淡定的说:“我刚去了一趟仙鵼山,那里的灵气已经快耗尽了,我们等马上动身,否则灵气耗损完了,人间就该大乱了。快走,我刚找到了其他正派的弟子,他们在客栈楼下,我们一起去,有个照应,魔教既然敢这么做就早有准备的,万事小心。”大家都点了点头,走出了客栈,外面其他正派中的两派也都集齐了,禾香派,水珞谷的弟子都在。

     大家见了面都很热情,相互介绍,在这漆黑的夜色中向仙鵼山那方走去,涵嫣一直有些疑惑的看着李皓轩。

     但是魔教绝不会让他们如此轻松地就进入仙鵼山,这样他们的计划就前功尽弃了,所以……

     “啊!”一阵尖叫声从他们刚出来客栈的不远处传来,人们慌乱的叫道:“杀人啦!”涵嫣心里一下就慌了,赶紧向那边奔去,其他的人也跟着涵嫣向那边跑去,所有人都奇怪涵嫣的举动,当涵嫣还未跑到被杀人家的那户大宅的那时,她就站在原地,不跑了,她跑不动了,脚似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站在原地,眼泪就开始往下掉,诺诺瞬间就知道了这是怎一回事,涵嫣蹲下来,双手抱头,眼神很无助,很绝望,没有什么可以再支撑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