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苍羽再会又倾心
    一天在山谷等待,苍羽没有任何动静,只让考生们在山谷内静坐等候,年轻点儿的还耐得住性子,但凡年龄大上那么一点儿的,就开始躁动,情绪激动,抱怨不已,甚至有人破口大骂,此时天色已近黄昏。

     一天的无所事事,楚涵嫣也乏了,她该做的也都已经做了,在白天的时间里,她观察了四周的地貌,河流,山坡,脑子里算是已有了一个简要的地形图,她在这喧闹的地方,找到了一处不可多得的宁静之处。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肘放在腿上,撑着头,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人救她时的场景,她想:也许不会再相见,就当是一个念想,一个梦吧!

     一名女子,伴着随风浮动的裙衫向她走来,她蹲下来,轻拍着涵嫣的肩,涵嫣回过神,发现那女子长得甚是可爱,那女子说道:“你叫什么,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我叫诺幽,交个朋友吧。”涵嫣答道:“你好,我叫楚涵嫣,他们那边太吵了,我不想凑热闹。”诺幽笑道:“那我们从此以后就是朋友了,我叫你嫣儿,你叫我诺诺,怎么样?”涵嫣有些心不在焉的,心里还想着他,只是浅浅一笑,点着头,应了一声,此时已过去很久了,近深夜。

     诺诺打了个哈欠,坐在涵嫣身边,靠在石头上睡着了,涵嫣不愿闭上眼睛,她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但又说不出是什么事,那边嚷嚷的人也停了下来,进入了梦乡。

     她刚准备闭上眼睛,便听见那边有人大叫,说闹鬼了,她摇醒身边的诺诺,拉着她就往那边跑去,只见一个透着荧蓝光的东西在天空中乱飞,人们慌乱着,许多人被吓得直跑向他们进来的入口,这样就宣布你放弃,被淘汰了。涵嫣定了定神,大声的说:“大家不用怕,这是一种昆虫罢了,它们抱在一起才形成了现在的效果,不必害怕。”剩下的大部分人听了这话就镇定下来了,但也有一部分人觉得一个小姑娘的话,没有可信性,又落荒而逃。此时的人被淘汰了有大半,留下的都是和楚涵嫣差不多年纪的人。

     一行字在天空中显现,“恭喜各位通过了第一阶段的测试,今晚暂行休息,我们明日继续。”涵嫣一喜,心中想到:难道这就是苍羽的书心录,我一定要进苍羽。诺诺在旁夸赞涵嫣懂得真多,涵嫣也只是轻轻一笑,没多说什么。上扬的嘴角旁露出两个迷人的酒窝,天空中的明星,耀眼的月,映在她的脸上,显得如此动人,白泽的脸透过一丝月光显得美若天仙,因为这笑是那么的纯,没有一丝杂质。

     现在的山谷一片寂静,大家都睡了,当星星滑落,划开天际时金鸡报晓,一声清脆而响亮的鸣叫声从山谷的另一端传来,考生们都揉着惺忪的眼睛,慢慢站了起来,楚涵嫣好像是昨晚太累了,迟迟没有醒来,诺诺发现她还睡着,就弹了弹涵嫣的脑门,涵嫣额头一痛,皱了皱眉,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慢慢坐了起来。

     诺诺拉了拉涵嫣的衣角,说道:“嫣儿,你有听说过吗?苍羽的大师兄长得可是很俊俏,许多女孩子还没见过面就倾慕于他了,但可惜呀,他不理红尘,而且在苍羽也是见不到人,在那儿呆上几年可能才能见到一次,还只是远远的,哎,除非他想见你,还听说他叫李皓轩。”涵嫣只是在旁边静静聆听,有时示意的点一下头,她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况且,她心中已经有那位未报救命之恩的“心上人”了。天空中又出现一行字,这次写着:各位留下的考生,请到华弗洞,洞口放着许多木剑,每人拿一把进洞去,祝好运。留下的考生们,都向华弗洞走去,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但还未到洞口就觉得有些妖气逼人,阴森恐怖,诺诺压低了声音问:“嫣儿,你见多识广,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吗?”涵嫣皱着眉像是在思索,她忽的眉头一展,开口道:“嗯,上古典籍中曾有提到过,说这里是龙炎祖师所居住的洞府,他仙逝后,这里关了许多孤魂野鬼,他的坐骑攞卅焰兽得知他仙逝后,魔性大发,也被人封印在这洞中。”诺诺点头道:“那岂不是很危险?”涵嫣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沉默不语……

     走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他们来到了洞口,洞口无人,旁用竹桶装着一大把木剑,木剑用的是上等檀香木,有阵阵清香,扑鼻而来,剑鞘上刻着大大的两个字“苍羽”。每个考生都拿起一把称手的木剑,进了洞中,进洞去后是一片漆黑的,无一丝光亮,什么也看不见,风还很大,吹出的那风声也是怪渗人的,有些人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嘴唇微微颤动,身体也瑟瑟发抖,选择直接放弃,涵嫣身边的诺诺,也被吓得不轻,从进洞起她就一直捏着涵嫣的手,手心有些微微的冒汗,涵嫣的手也被她捏红了,这一路涵嫣不断的安慰她,让她放轻松,别害怕。前方突然出现一丝光亮,但这光亮想一个正在起舞的鬼魅,忽明忽暗,显现出幽光。大家都不自觉的脚步放轻了,走得更慢了,向那处靠近,走近后,发现再往前走就是冰冷的石壁,山路到了尽头,无路再走。

     此时的诺诺已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上齿咬着下唇微微颤抖,呼吸也有些急促,涵嫣也觉得这地方瘆人得很,总有说不尽的诡异,一阵阵回声响起,空中飘出许多出风一般的黑影——这是那些关在这儿的孤魂野鬼。这些鬼魂向他们袭来,涵嫣下意识的拿起手中的木剑向它们刺去,发现木剑一旦碰到它们,它们就挥散在空中,无影无踪,看见的人纷纷效仿,当然也有人早已吓破了胆,向洞口跑去。不久,稍微缓过来一点的诺诺对涵嫣说:“嫣儿,你有发现吗,这些东西根本是杀不完的,我们到处找找看有没有线索。”经诺诺这么一提醒,涵嫣也发现了这件事,于是和诺诺一起在石壁上找线索,但始终找不到。诺诺背着涵嫣偷偷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极小的一片花瓣,向它一吹花瓣飘向一处石壁,她跟着跑了过去,用手拔掉那些繁密的杂草,果真看见了一段字,她连忙招呼涵嫣过来,石壁上刻着:欲为胜者,必为败者。看了这段话,涵嫣和诺诺是完全摸不着头脑,此时天空中有一个鬼魂向她们冲来,扑向诺诺,还没等涵嫣反应过来,诺诺被带向空中,涵嫣瞬间明白了这段话的深意,救下诺诺后,向她解释了这段话的含义:“你知道吗,在你被带向空中时,我明白了那段话的含义,想要成为胜者的人,必定会是被别人当做失败者的人,在这洞中,被别人当作失败的就两点,一:自行放弃,离开洞府;二:被鬼魂带走。”诺诺睁大眼睛,表示惊讶也表现出自己也懂了。涵嫣向身边的人喊道:“大家别反抗,就让它们带着你们走,相信我,听我的。”许多人想她在之前就帮过他们,这次相信她也应该没错,当然也有很多人深信不疑,但最后体力不支,也还是听了她的。所有人都放弃了反抗,任凭那些鬼魂带着它们在天空中飘向洞口的方向,到了半程,左侧的石壁突然爆裂,一头身上带着火焰的兽向他们扑来,有很多人受了程度不一的伤,甚至有人丧生于此,看见这一幕,涵嫣和诺诺都知道这绝不是苍羽的考题,涵嫣还来不及告诉诺诺那就是攞卅焰兽,它就向她们俩冲来,在最危急的关头,一道强烈的剑气劈向攞卅焰兽,将它重伤,躺在地下不能动弹,她们刚想起感谢就她们的人,只看见一个男子漠然的离去,很多苍羽弟子进来检查伤亡情况。

     涵嫣惊到了,那名男子为什么是这么的熟悉?是他吗?他在苍羽吗?无数的问题在她心中涌现,她的心异常激动,始终望着那男子的身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他。诺诺用手在涵嫣眼前晃了晃,涵嫣回过神,脸有些泛红,诺诺以为她是惊吓过度,也就没多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