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如若可以,

     愿以三世险乱,

     换你一世安然;

     如若可以,

     愿以三世悲痛,

     换你一世欣悦;

     如若可以,

     愿以三世等待,

     换你一世相伴;

     如若可以,

     愿以三世轮回,

     换你一世倾心

     与凡间不同,天上有正魔两派,正派以苍羽为首,魔教现在算是群龙无首,早在10000年前,魔教之首灭狱教在正魔大战时,战败并被冰封在了冰山之中,苍羽掌门为封印整个灭狱教,耗尽自己的毕生的修为,最后也筋络尽断,灰飞烟灭,但事情也绝没有那么简单。

     这封印本是不应该解封的,谁曾想在那之前,灭狱派教主意外获得了一张魔符,这是唤醒上古魔兽的符,用魔符可以唤醒魔兽的意识让它为你完成一个心愿,灭狱教教主就用它减少了封印的时间,一万年后封印减弱,他们的意识苏醒,这时便可以破冰而出。

     距天地建成以来,就有无数的人想要唤醒魔兽,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但始终并未有人找到三把魔剑的踪迹,所以魔兽这么多年来也并未醒来。这次灭狱教教主唤醒了魔兽的意识,魔兽再度苏醒的几率就更大了,假若魔兽苏醒,这天下绝不会是如今的模样……

     灭狱教被冰封的这10000年间,天下太平,魔教各派虽实力也在增强,但已回不到当年的盛况,只能引出些暴乱,并不会有太大的行动,但灭狱教一旦解封,必定会寻仇,天下又将大乱,选入混战,一万年的平静又将被打破,不得安宁。

     离封印减弱还有五个月的时间,正派中每个门派都在招收新弟子,魔教也没闲着,他们也在准备战事,好似真的会有一张大战即将爆发一般。

     苍羽山中来报名修仙的人火爆至极,人山人海,几乎什么样的人都可见,什么大叔,大婶,公子,小姐,孩童……职业也是五花八门,从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大小姐,到屠户,渔夫,甚至还有乞丐……真是令人大开眼界。苍羽招收弟子从来不论身世,年龄等等,而是通过测验,比试,仙资来决定入选弟子,所以每年苍羽的门口都会如此,见怪也不怪了。各峰执掌人也曾多次劝说掌门,让他改一改苍羽的招生制度,但掌门却很固执,说什么假如错过了有仙资的人呢,但由每年入选的弟子看下来,绝不会是什么大叔大婶一类的人入苍羽的。

     楚涵嫣是一个千金大小姐,长得倾国倾尘,有一双乌黑秀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白泽的皮肤,一头长长乌黑发亮的秀发,许多公子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自幼喜好修仙之事,对此也颇有研究,父母始终不同意,反而希望她能再攀一个皇亲国戚,稳固他们家的根基,楚涵嫣不愿意如此任人摆布,此番听说苍羽又在招聘弟子,她终于按捺不住,在一天晚上让她的贴身丫鬟作掩护,自己偷偷溜出家去,给家里留下一封信,信里写道:爹,娘,谢谢你们的养育之恩,原谅我这个不肖女,我不愿意被人用来做攀上权势的工具,对不起了,我也有我的追求,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要去苍羽学艺,远离俗尘,希望你们谅解,请保重身体,落名,不肖女楚涵嫣。

     她自小并未出过远门,这不,才刚出门就迷路了,她走进了一个荒芜人烟的山谷,杂草丛生的,飞禽走兽到还是很多“看来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了。”她自言自语道。夜已深,很静,只听得见她的呼吸声,很少的时候还传出几声刺耳又凄凉的虫鸣,她渐渐睡熟了。

     这是,她忽然惊醒,地开始动荡,发出阵阵沉重的脚步声,这动荡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她坐起来,手心全是汗,紧紧地捏着包袱,警惕的环顾着四周。突然,从草丛里钻出一只如虎一般的怪物,身上插着几根箭,像是被激怒了,二话不说,直向楚涵嫣奔去。她吓得转身就跑,没跑多远,就被脚下的一块石头绊倒,膝盖磕破了,不能站起来走路,看着那只虎怪离她越来越近,她心中浮荡,只想对爹娘说一声对不起,她也只能向后一点一点地挪动身子,眼看那头虎怪要扑过来了,她本能的双手护住头,蜷缩成一团,紧闭眼睛。此时只感觉眼前有一道蓝光划过,像一阵风轻拂过去,她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但她也久久不敢睁开眼睛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感觉有一只手拍她的肩,她才缓缓睁开眼睛。扭过头去看见的是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手上拿着剑,往上看是一张白净的脸,乌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长发随风飘动,她看入迷了,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那男子好似并未占地,数秒间又将楚涵嫣接住,她双手搂住他的腰。

     如此近的距离,目光这般灵性的汇聚,微妙的呼吸声,总让人忍不住的脸红,楚涵嫣白泽的脸蛋上不经泛起了一丝红晕,她半抿嘴唇,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那样的目光是那么冷冽,却又透着一丝温情,那人带着冰冷又如兄长般的语气说道:“你是打算一直抱着我。”他又加了一句:“到天长地久吗?”听了这话,楚涵嫣一脸惊慌地抬起头,那小脸更加红了,像是一朵将欲开放的荷花。她觉得全身有些发热,继续看着他,那男子像是已无耐心,双手一放,楚涵嫣摔在地上,她久久地坐在原地,心里想着以前有人对她说过的话:看一个男人的眼睛超过10秒,你会不自觉的被他吸引,爱上他。她现在发现真是如此,她想着想着,嘴角微微上扬,自己傻笑着,那男子瞥了她一眼,说:“这里飞禽走兽极多,你要是想继续在这呆着呢,我也不会拦你,你就继续呆着吧,反正一会儿再发生什么事,我是不会救你了。”楚涵嫣才回过神,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刚站起来她才想起自己刚刚摔了一跤,膝盖磕破了,根本没法走路,她咬着嘴唇,忍着痛说:“你知道去苍羽怎么才最近?”男子冷笑道:“就你这身子,还想进苍羽,算了吧!回家去,免得一会儿还丢了性命。”楚涵嫣有些不满,但也只是瘪了瘪嘴,在心里默骂了几句,她想对待救命恩人不该不好吧,毕竟他救过自己,楚涵嫣说道:“好了,你只需要告诉我去苍羽最近的路,至于我进不进得去,你就不用管了吧。”那人转过身去,双手交叉在胸前,右手拿着剑,嘴里冷冷的说:“从这儿一直往北走,就直接到招生处了,再不去报名就结束了。”楚涵嫣道了声谢,连忙向往那边赶,刚想迈步却疼痛不已,那男子像是看出来了,直接用一只手搂住楚涵嫣的腰,另一只手御剑,带她飞向天空,这时候太阳刚露出点微光,彩霞特别的美,在天空中看又是别有一番滋味,但这样迷人的景色也只是在为他们俩做个陪衬吧!

     楚涵嫣一直盯着他的脸看,久久凝视,她只觉得他从侧脸看更加英俊,让人心跳加速,转眼间,苍羽就在眼前,楚涵嫣开心至极,这里是她从小的夙愿,连做梦都想来的地方,现在就在眼前,她笑着,那笑是发自内心多么纯的笑,也是挂在脸上多么美的笑。她回过神想对救命恩人道谢,却已不见他踪迹,她内心稍稍有些失落,但毕竟已经到苍羽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吧,有缘自会再相见,想到这儿,她便走向苍羽的招生处,拿了一个木条,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和其他考生一样,在一片丛林等候。

     她一直沉默不语,心里一直挂念着那个救过她性命的人。

     那位连姓名都不知道的救命恩人如今身在何方,下次见他又是几时?

     那英勇的形象,已经在楚涵嫣的脑海中积淀,早已无法抹去,几世的牵绊,纠缠,将从这儿写上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