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ywadqg"></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当然不行
    去医院确定了老环卫工人没有大碍之后,林霄和郝莹莹走出了医院。

     其实路上的时候林霄已经查看了老环卫工人的伤势,去医院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没想到你脾气这么大,居然动不动就打人。”走在林霄身边,郝莹莹说道:“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来晚一步,你可能就麻烦了。”

     “麻烦什么?”林霄转头看向郝莹莹,问道。

     “刚才那个女人叫安彩轩,是安氏家族的独生女。”在昏黄路灯,以及微弱的月光下,郝莹莹将头发束了起来,露出了精致的侧脸,回眸浅笑间,是一种恬静的味道,“她身边有一个老家伙,据说是退伍的老兵,一身功夫极为了得,可不是石晨风那两个保镖一样的酒囊饭袋。”

     “然后呢?”

     “你不明白?我要是出来得晚点,那家伙肯定就要对你动手了。”郝莹莹说道:“别以为你把石晨风放翻了有多了不起,石晨风一脸肾虚样,随便一个人都能弄翻他,至于他那两个保镖,也就和我们跆拳道社的初级弟子差不多。”

     “其实,你要是像现在一样。少点刁蛮,会更加可爱。”林霄居然没听进去,反而由衷的说道。

     郝莹莹脸色一变,又凶巴巴地道:“林霄,你有完没完?你不仅没有半点保镖的样子,而且刚来学校就给我惹麻烦,如果不是看在你做了一件好事的份上,我早就解雇你了!”

     林霄淡淡道:“大小姐想解雇我,随便找个理由都行,何必找这么没营养的借口,我实在想不出,以你的性子,都应该是别人怕你,哪有你怕别人的道理。”

     看到郝莹莹又要发飙,林霄忙道:“行行行,多谢大小姐了,刚才要不是你及时出现,逢凶化吉,我就彻底完蛋了。”

     “这还差不多。”郝莹莹得意洋洋,说话间眼睛弯了起来,像是从星河中落入湖面的月牙一样,美丽极了。

     尽管在修真世界闯荡多年,但郝莹莹的模样身材绝对能算上等,如今又露出这幅这小女人憨态,让林霄怦然心动起来。

     “盯着我干什么!”郝莹莹没好气地说道:“再看小心我扁你。”

     “我是在想,北科有大小姐这样的绝世佳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一个不逊分毫的安彩轩,那里的男同学们,可真是幸福啊。”

     本来林霄是想不留痕迹的拍个马屁,但没想到拍到了老虎屁股上,听到这话,郝莹莹顿时就不高兴了,道:“什么叫不逊分毫?安彩轩也算是美女?一脸骚样,只会勾引男人,她比起我来差远了好吗?林霄,我本以为你没有品位也就算了,没想到眼光还是这么差。”

     得,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

     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夸他有眼光,现在口风就变了。

     郝莹莹道:“你是不是看上安彩轩了,我可警告你,你别东想西想的,她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是哪个世界的人,我自己清楚,就不用大小姐提醒了。”林霄漠然道。

     见林霄冷漠的模样,不知为何,郝莹莹芳心一颤。

     “听不听是你的事,反正我提醒你了。”郝莹莹骄傲的内心不让她露出半点惧意,冷哼了一声,脚步加快。

     “等等,我住哪里啊?”

     “我管你住哪里。”

     “那好,我就跟着你了。”

     郝莹莹也不拒绝,也没有赶林霄走,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来到了距离北科学院几百米外的公寓。

     “你不好奇?”上电梯的时候,郝莹莹看着林霄一脸的平淡,忍不住先开口了。

     “好奇什么?”

     “为什么我不回学校,反而是来这里?”

     “可能是看我英俊挺拔,风流倜傥,打算找个地方把我给办了吧。”林霄一本正经地说:“大小姐定力非常,居然能忍这么多天,在下也很是佩服。不过我对这方面不是特别熟练,大小姐可要多怜惜,不要用太多技巧,否则我吃不消。”

     “林霄,你个混蛋,给我去死!”

     郝莹莹简直忍无可忍,到了16楼,丢给林霄一张房卡之后,就气冲冲的走到一个房间,狠狠把门关上。

     “这妮子。”林霄嘴角含笑,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房卡,1623,而刚才郝莹莹进的房间,是1624。

     这个公寓在附近很出名,属于高档小区,月租五千块起,设施齐全,提供免费的早餐和每天的洗浴用具,相当于星级酒店了。

     林霄砸了咂嘴,北科学校的宿舍也不差,但郝莹莹就是要在外面租高级公寓,真是有钱没处花,算了算了,老子也奢侈一把,体验一下有钱人的糜烂。

     这张房卡到底是谁为他准备的,是老爷子还是郝莹莹都已经不重要了,在门口捣鼓了十分钟,林霄都没能打开房门,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智商严重被侮辱了。

     无可奈何地走到1624的房间门口,林霄敲了敲门。

     “谁?”郝莹莹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林霄一叹。

     噔噔噔——

     脚步声传来,很快房间门就打开了。郝莹莹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灰白色的背心贴着白皙的肌肤,也不知是不是没有戴胸罩的原因,两团饱满的凶器在交叉的双手中央耸立,仿佛要随时爆炸开来。而她下身穿了一条短裤,露出两条修长白净的大长腿,像是价值连城的白玉一般,曲线优美。

     郝莹莹不复刚才的刁蛮,而是倚在门边,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似笑非笑地道:“我亲爱的保镖,不知道有何贵干啊?”

     她早就猜到了林霄会打不开房间门,就等着后者出丑呢。

     但她却不知道,她这个随意穿着的模样,对男人是有多大的杀伤力。

     我靠!

     林霄浑身一震,感觉腹下有火在燃烧。

     本来还等着林霄求自己的郝莹莹,猛地见到后者正一霎不霎地盯着自己。她寻着目光低头一看,顿时俏脸一跨,破口大骂:“无耻,色狼!”

     下一刻,将门啪地关上了。

     林霄清醒过来,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中愤愤不平。

     我倒是想不看,但你别穿着这么暴露给我看啊,还有,我还没对你做什么,怎么就从混蛋升级为色狼了。

     “算了。”林霄拍了拍头,也懒得叫郝莹莹出来,去楼下前台找人问了,才知道要先输入指纹,复刻在房卡里才能打开。

     忙活了一阵,林霄总算是住进了1623。

     公寓很大,有一百多平米,房间,浴室,饭厅,甚至在客厅还有健身器材。因为这段时间太累了,洗了个澡,林霄倒在床上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早上六点,林霄就自然醒了。这是他在修真世界养成的习惯,然后开始呼吸吐纳,吸取清晨最纯粹的天地精华。

     修炼一途,天赋重要,努力更为重要。就算在这个世界,也有类似的修真典籍,譬如《易经》,就说人体就是一个大世界,是一个动态的各自卦象的组合,各种象的综合体,宇宙有什么,人体里面就有什么。

     人体有三阴三阳,共六条大经络,在把每条大经络分成手足部分,就变成现在众人口中的十二经络。

     武学之人,蓄内息,走完所有经脉,直达先天。

     而修真之人,只需练气,“炼”和“蓄”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往往练气期一层,就能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先天期高手了。

     八点钟,打坐完毕,林霄洗漱了一下,刚穿戴整齐,就听到外面有动静。

     开了房间门,正好看到郝莹莹从1624走了出来,林霄笑道:“这么巧。”

     郝莹莹瞥了他一眼,也不回答,把墨镜戴上之后,扭着屁股就走了。

     林霄摸了摸鼻子,跟在了她的后面。

     一路无话,直到去公寓大楼的大堂,吃过早饭之后,郝莹莹才没好气地道:“林霄,你有完没完?”

     “怎么了?”将嘴里的三明治吃完,林霄莫名其妙地看向郝莹莹。

     “你像个跟屁虫一样,别人还以为我们两个有什么事情呢。”郝莹莹道:“你以后能不能距离我远一点。”

     “不能。”林霄断然道:“别人怎么想我管不着,但是我的行为准则上,必须要在雇主的一米范围之内,否则有危险了,我怎么来得及反应?”

     “我上厕所你也要跟着?”

     “那就五米。”

     “我服了你了。”郝莹莹一抚额头,道:“现在是和谐社会,是法治社会,哪来那么危险。再说了,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没拿到安保公司的培训证明,怎么保护我?”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林霄一边吃,一边道:“我有的是办法。”

     “你有个屁的办法。”见林霄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郝莹莹也火了,道:“我昨天没继续赶你走,也没和你计较,除了爷爷的因素外,是不想让陆逊那群家伙知道我请了保镖,虽然学校富二代都有带随从和保镖的风气,但我还不想这样做,容易被人轻视。”

     林霄心知郝老爷子没将竞标地皮的事情告诉郝莹莹,所以对她的话不为所动。

     郝莹莹见林霄油盐不进,只好改变策略。只见她把墨镜放下来,冲林霄抛了个媚眼,嫣然笑道:“这样吧,我想了一晚上,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你按照合同上的内容,钱照拿,也住在这里,但平时不能和我有交集,只有去看爷爷的时候,我通知你,你再跟着我。”

     林霄打了个寒战。

     “好不好嘛!”郝莹莹继续发嗲。

     “哦。”林霄喝了一口玉米粥,含糊不清的说。

     “哦?”郝莹莹有些气馁,道,“哦是什么意思?到底行还是不行?”

     看着林霄吃得津津有味,郝莹莹咬牙切齿,这家伙属猪的吗,昨天晚上吃了十几个菜,今天连免费早餐都吃这么多

     “当然是不行了。”林霄擦了擦嘴,拿出一个小纸条,看了一眼,说:“今天早上有课,大小姐,我们该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