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力量
    就当我在沉思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呐喊。“小子,你是谁啊?一个人在那儿干什么呢?你知不知道,这里,是老子我的地盘!”我循声望去,那个人好像有些眼熟。再仔细看看,哦,原来,那是孙强。他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混子,手下也有不少人。但他跟杨洪不一样,杨洪只不过是在班上“兴风作浪”罢了,而他,孙强,却是在整个学校中肆意妄为,甚至还私自确定自己的“领地”,然而,他的父亲,是我们这个城市的警察局局长,所以,就算是孙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即使是他杀了人,大家也根本拿他完全没有办法。看见是他来了,我自己明白,我今天是轻易走不掉了,于是我刚想编个理由,他却一眼瞥见了握在我手中的,炎麟剑的剑柄。他说:“小子,你手里拿着什么好东西?拿出来让老子玩玩,我就饶了你,不跟你计较了。”“没,没什么。”我一边应付着他的问话,一边竭力地,想把炎麟剑往身后藏。因为,像武器这种东西,要是被他发现了,那我估计得去蹲监狱了。没想到,孙强还没等我解释,就直接快步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抽出了我手中的,炎麟剑的剑柄,一下子夺了过去。当他看到炎麟剑的剑身时,脸上先是微微露出了惊讶,然后两个眉毛便挑了起来。“好啊,你小子,啊?你竟然敢带这种东西来学校,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你带武器过来,是不是为了要杀了我?不行,不行,你根本就是一个祸害,留着你,以后大家的安全也没了保障,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他说着,一边高举起炎麟剑,用力地,一把朝我刺了过来。惊讶之余,我更是直接地感到了一阵剧痛,撕心裂肺地,从我的胸口处,蔓延到了全身。但是,奇怪的是,我浑身上下,将没有一处失去了知觉,我还有着我的意识,接着,那股痛觉,便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终归为了虚无。我的身体感到一阵剧烈的灼烧,不过,那股火焰竟完全没有伤害的感觉,反而,却是那么地舒适,那么地自然。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一个一个的画面:我双手握住炎麟剑,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劈向了一个黑色的,巨大的圆洞,然后,火焰飞泻了出来,一切,都渐渐消失了……当我回过神来,却发现,刚刚还刺在我身体里的炎麟剑,现在已经来到了我的手上,剑身焕然一新,在它那耀眼的光芒下,竟微微地,翻出来些许赤红,剑柄也变成了金黄色,上面有着红色的花纹,俨然构成了,一只威武的麒麟。隐隐地,我还听见,从剑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吼声:那,应该便是麒麟的吼声了吧!我瞬间感觉,我全身都充满了一股力量,一股代表着火的,力量!而就在这时,我的脑海中,也想起了一个威严,雄浑,充满力量的声音:终于回来了,我的,炎麟剑!那是,谁的声音?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这是否,和蒙面人说的“天命”有关?算了,不用去想了,我的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的,这些杂种!

     而在这时,孙强和他的手下,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象,一个被自己用剑刺中的人,却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我自是不管他们怎么想的,只是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走过去,冷冷地说:“今天,我就拿你们,祭刀!”于是我右臂用力,猛地,得快的,连续挥了三剑出去,剑还未收回,我面前便已只剩下了,三具尸体。这还不算完,当炎麟剑从他们的身体中贯穿而过时,他们的身体都燃烧了起来,转眼间便化为了灰烬,不复存在。我轻声说了一声,“收”,于是炎麟剑的样子变慢慢地,化为了一道虚影,接而又变成了一团,散着圣洁的光辉的火焰,钻进我的手掌之中。然后,我便全身感到了一股力量,一股本就属于我的力量。这时,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再一次地响了起来:“这种力量叫做极能,是上古时期,盘古开天时,所诞生的一股力量。经过这几十亿年的转变,极能有渐渐有了不同的属性。像你我的极能,包括这炎麟剑中的极能,都属于焱之极能。”“你是谁?”我问着,然而那个声音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般,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再回头想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如此娴熟的,使用炎麟剑,甚至不用人教,就已经知道了唤出炎麟剑和收起它的方法,就好像,炎麟剑是我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又好像,这是我与生俱来的能力一般。或许,这就是那个蒙面人说的,天命吧。

     而现在……我杀了人!我杀了三个人!怎么办?那毕竟是三条人命啊!如果一会儿,警察来了,我该怎么办?难道要继续杀下去吗?不行,我不能这样……就当我无比纠结时,突然,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样,炎麟剑还用的顺手吗?像你这样,每杀几个人就要纠结这么久,还怎么对付那帮,杀的人比你多得多的东西啊?”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昨天晚上的蒙面人。我说:“炎麟剑的力量,是不错,但我也总不能毫无顾忌的杀人吧?再说了……”我话还没有说完,却已经被他打断了。他说:“我知道你,现在还在担心什么。不过你大可放心,现在的你,杀一个人,对于那帮警察来说,就跟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他们是绝对不会干涉你的!”“什么?”我瞪大了双眼,“怎么会……警察怎么可能对人命……难不成,是你,做了些什么?”他笑了一声,说“你没猜错,我是做了什么。不过,我这一招,你没有必要了解。因为这个能力,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用,只不过是你们这个时代,太过于黑暗,人性中,已经对一些干扰失去了抵抗力,所以才会中我的招。好了,不说这个,你现在需要知道的,是有一些比警察可怕上万倍的东西,就要来了。而他们这一次的目标,就是,你们的学校。”“什么?那些东西,指的是什么?就是你说的,那些杀的人比我多得多的东西吗?”“没错。他们就是,鬼界的,士兵。”

     “鬼界?那是,那是什么?”还没等我问完,蒙面人便又像第一次一样,从我眼前消失了。我正想理一理他刚刚说的,那一番话,然而,我却听见校园的某一个地方,传来了一阵阵的尖叫声。我连忙跑了过去,刚看了一眼,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群身穿着黑色盔甲,头戴黑色头盔的人——大约有五十几个吧——正追杀着,校园里的学生们。学生们尖叫着,飞奔着,四处逃窜。偶有没跑掉的,却被那些士兵一把握住了脖子,随着一声清晰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头便和身体分了家。地面上到处是未干的血液,红的,白的,交错着。我们班在三楼,这些士兵暂时还威胁不到他们。在这些逃跑的学生之中,却有几个胆大的,抄起身边的桌子,椅子,用力朝士兵砸过去,不过还没碰着他们,桌子,椅子,变成了粉末。绝望在蔓延着,我做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