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初战
    正当我想做什么时,突然,我听见从我的上方,传来了有人喊我名字的声音。我抬起头,一看,原来是蔡潭映。她正透过班上的窗户朝下面看,招呼着我,让我赶紧上去。我点了点头,像是在回应她,可我的身体,却走到了那些鬼界士兵的面前。那些士兵,看见我这反常的举动,都纷纷停止了杀戮,都把头转向我,望着我;而那些被追赶的学生们,也都纷纷停止了逃亡,也都把头转向我,望着我,毕竟,我做出如此的行动,在一般人看来,简直就是找死。这一刻,时间,仿佛都凝固了。

     “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我面朝着这些士兵,高声问道。“我们,是高贵的,鬼界的战士!”其中一个,以一种极自豪的口吻回答着我。“那你们,又为什么要来这尘世之间,要来我们学校,来杀害这些无辜的学生?”我追问着。“因为,我们,生性嗜血!”“嗜血?哼,可笑的理由。快说,你们入侵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有些不耐烦了。“你,不用知道。”其中一个士兵,轻蔑地瞥了我一眼,这样说道。我冷笑了一声,说:“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们,也就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我正说着,一股赤红色的火焰便涌出了我的身体,来到了我的右手处,渐渐地凝聚成型,先是一个模糊的虚影,然后有慢慢地变化,最终,炎麟剑便显现了出来,整个过程,都是那么地流畅,那么地自然。一瞬间,所有的鬼界的士兵,所有的学校的学生,都完完全全地震惊了,确实,他们就是做梦也不可能想到,我竟然获得了这种超自然的力量。一个鬼界的士兵缓缓的后退了两步,十分惊恐,几乎是颤抖着说:“你……你,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我淡淡地一笑,学着先前他的口气说:“你,不用知道。”话音未落,我便一下子闪了过去,猛一挥剑,便轻而易举地处理掉了这个士兵。战斗,正式,打响了。

     虽然说,对方是五十多人的鬼界的小部队,在人数上占绝对的优势,但自从炎麟剑融合进了我的身体后,我的移动速度,和我的反应能力、作战能力,都有了飞速的提升。我就凭借着,我那与生俱来的,使用炎麟剑的能力,竟然是一点也没有占过下风,反而是轻松的,不停的,疯狂的挥砍着,不一会儿便已屠尽了一大半。正当我想歇一口气时,一个士兵提着拳头,从我右边冲了过来,想要砸我,我连忙顺势侧过身去,便躲开了他的攻击;然后,我奋力地甩过身体,炎麟剑便正好刺进了那个士兵的身体中,转眼之间,他便化为了灰烬。剩下的士兵见状,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又都看向我。接着,五个士兵一同握紧了拳头,一股股黑色的极能便从他们身体中,注入进了他们的拳头。然后,五个士兵一同飞跃起来,将拳头一起砸向我,我见状,知道自己挡不住这样的攻击,于是便纵身一跳,那五个士兵的拳头,就都砸到了大地之上,一瞬间,大地都像是被震动了一般,尘土飞杨,碎石乱舞。我落向地面,一刻也不敢松懈,便又提起剑,冲向那五个先前攻击我的士兵,从左到右,我猛地挥出了炎麟剑,一下子,五个士兵同时被锋利的剑刃劈中,纷纷化作了灰烬。

     地面上,硝烟散去,我面前,已净是一滩滩的灰烬。鬼界的小部队中,只有一个人,还站在,我的对面。那一个,好像是鬼界的这一支小部队的首领,他的盔甲似乎和之前那些士兵的不太一样,透出了一股凶恶的感觉。“你是……”我问道,“我是这支部队的首领,劫。在鬼界中,我是达到了鬼境的实力的。”“鬼境?那是什么?”我有些疑惑,这样问道。“在我们高贵的鬼界,战士的实力,分为这样几个等级,从小到大,依次是鬼境,魂境,和魔境,而有些人,一辈子连鬼境的边都碰不到。像你刚刚杀死的那些战士,都远远没有达到鬼境的实力。”“哦?我还以为你是个很强的家伙,原来啊,你也不过就是你们鬼界中,实力最弱的嘛!”我有些轻蔑地说道。“哼,自答的小子,一会儿就让你看看,鬼境的实力,究竟是,多么强大!”劫一边说着,一边直朝我这边冲了过来,他手中拿着一把漆黑的长剑,散发出来,一阵阵强烈的,黑色的极能。眼看那剑,就要从我头顶落下,我连忙握紧炎麟剑,提剑去挡,却只觉得手臂感到了剧烈的麻痹之感,我便不由得后退了几步。“炎麟剑吗?想当年,这把剑的力量,可是逆天的存在,可惜啊,这么一把好剑,却在你的手中,埋没了!”劫一边说着,一边又提起剑,向我冲了过来。起初,我还能和他势均力敌,可是,渐渐的,我竟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迟钝,招架的时候,又越来越吃力,甚至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他那,像潮水一般的攻击了。他似乎看出来了我此刻的力不从心,连忙加大了攻击的频率和力度,伴随着一声声,金属碰撞时发出的“叮叮”声,我的身法,也渐渐地,出现了破绽,劫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他便一下子察觉了我的破绽,一下子举起剑,猛的刺了过来。我眼看着,他那直朝我袭过来的剑刃,试图移动右手中的炎麟剑来防御,可是,我能接收到的,只有一阵阵酸麻之感。我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唉,或许,真是我的无力,即使拥有了这么一把强大的炎麟剑,却也不是一个鬼境的对手。难道,我的天命,才刚刚开始,就要终结了吗?不,我不甘心……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的脑海之中,又再次,响起了先前那个声音,威严而又震撼:炎麟一啸炼焰起,天地万里烈火烧!于是,我的胸口处,便好像燃起来了一股熊熊烈火,那阵火焰,真是强烈无比,透出一种,连我自己都感到可怖的力量。紧接着,那股强烈的火焰,便顺着我的身体,慢慢的,涌进来了我手中的炎麟剑之中,于是,炎麟剑上,便泛起了点点夺目而又强劲的火光,随着力量的渐渐加强,那点火光,也渐渐变的真实,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猛。再接着,炎麟剑的剑身上,便燃起来了一股股炼狱一般的火焰,仿佛有吞噬整个世界的魄力。我缓缓的睁开了灼烧的双眼,竭尽了我全身的力量,将手中的炎麟剑,狠狠的向前挥了出去,瞬时间,那阵可怖的火焰,便一下子脱离了剑身,形成了一道,月牙一般的,火红色的剑气,只想那人飞去。他根本没有料到,已经到了绝境的我,还能爆发出这般强大的力量,就算是他想到了,也根本,没有办法抵抗我的这一击。于是,她躲闪不及,只得全身被包裹在,炎麟剑的,炼狱一般的火焰当中,只听见一大叫了一声,便瞬间,化为了灰烬。我也因为力量完全耗尽,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陷入了,长久的昏迷。

     就在我陷入昏迷之中的前一秒,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他说:“小子,还要多加训练啊!你得记住,任何不能彻底杀死你的,都必将使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