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父亲的关心
    张雨薇看着许楣,小声问道:“你今天约会的男生,多大了?”

     她和人许楣以前感情也是泛泛之交,但最近在许楣刻意接近之下,感情也加深不少,这一次许楣叫她陪着,说两个人出去尴尬,张雨薇有心拒绝,但被许楣撒娇给打消了。

     许楣道:“二十几岁吧,是我们的学长,刚刚毕业,不是你想象中的大叔。”

     张雨薇有点抱歉:“我又没说是大叔。”

     许楣嘻嘻一笑,抱住张雨薇,亲密道:“上次我和叔叔一起出去玩,被同学看到了,他们就说我傍大款,被包养,嫉妒我,到处污蔑我,还是雨薇你好。”

     张雨薇有点不适应这样的亲密接触,特别是许楣那酥胸抵在自己的手臂上,庞大柔软的触感让她打心里自卑,想挣脱但被许楣抱的紧紧的,只能红着脸,甜声道:“很痒啊。”

     许楣嘻嘻直笑,却不松开:“我家雨薇是最好的,和那些妖艳贱货同学不一样。”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嘛,我这样的好学生,和那些妖艳贱货怎么可能一样。”张雨薇挺起雪白的脖子,骄傲道。

     但是说完,她自己都脸红了,娇羞的看着许楣。

     “雨薇,你害羞的表情,很可爱啊。”许楣喜欢道。

     张雨薇道:“哪有,学校里喜欢你的人更多啊。”

     “要不是老娘有这胸和这一张完美的脸,他们会喜欢我吗?”许楣不屑一顾,摆摆手道:“我还是喜欢等下来接我的学长哥哥,成熟稳健才是我的菜。”

     张雨薇好奇道:“那我倒想看看,你口中的成熟稳健,是个什么类型的。”

     许楣哼哼,忽然眼睛一亮,看到叶生了。

     “在那边,他已经来了,我们过去吧。”许楣指着远方的叶生,拉着张雨薇走过去。

     叶生开车来到大学门口的街道,下车等待。

     张海生就在叶生的身边,有点不安,似乎很期待,但又很伤感,上次见女儿还好好的,但是现在,却阴阳相隔。

     叶生看着张海生紧张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可能天下父亲母亲对待子女都是一样,让人尊敬。

     他开口道:“放轻松,他们来了。”

     张海生立即看去,就看到张雨薇和许楣缓缓走来,两个人都是美人,长得可爱,俏丽,但张海生根本无视了许楣,盯着张雨薇,眼眶红红的,刚想上前一步,但瞬间想到自己已经死亡,怔怔的停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叶生看到他这样,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叶生哥哥,你来晚了哦。”许楣清脆叮铃的声音传来,让叶生微微一笑。

     “路上堵车,很抱歉让两位美女等待,是我的错。”叶生微微一笑,温声道。

     “这位是?”叶生看向张雨薇。

     “我闺蜜,张雨薇,你可以叫她雨薇。”许楣介绍道。

     叶生立即伸出手,微笑道:“雨薇你好,我是叶生。”

     张雨薇看着叶生,不自觉地点点头,是很帅,也很成熟,个子也很高,远远的看去,一双大长腿特别抢眼,难怪许楣会动心。

     “你好,我是张雨薇,今天陪许楣出来你不会生气吧。”张雨薇俏皮道。

     叶生和她浅浅的握了一下手,闻言笑道:“不会啊,如果你不来我和许楣之间还有点尴尬呢,毕竟这算我们之间第一次约会吧。”

     许楣脸色一红,白了叶生一眼,她其实很奇怪,不明白叶生为什么会要见张雨薇,她刚开始和张雨薇走得近,也是因为想帮叶生,但接触一段时间后,发现张雨薇是个很好的人,就想弄清楚这之间的事情。

     在叶生和许楣张雨薇打招呼的时候,张海生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十分的不舍,想去摸一摸张雨薇,但伸出去的手掌穿过张雨薇的脸颊,触摸不到实体。

     张雨薇突然皱眉,觉得刚才那一瞬间,有一种让她想哭的亲切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摸了一下自己。

     但她左右看了看,叶生站在前方,和许楣说话,就不是他了。

     她有点疑惑,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叶生为两位女士打开车门,邀请他们上车。

     “我们现在去哪里?”张雨薇疑问道。

     “去乡下安宁村游玩啊,这个时间,乡下各种鲜花盛开,十分美丽。”许楣道。

     这个是她提出来的,叶生刚好没事,就陪着她一起去,顺带帮助张海生完成心愿。

     “对,今天我们去江南市的一处农村游玩,这个季节他们那边的各种鲜花盛开,十分美丽,中午我们吃农家菜,到下午我在送你们回来。”叶生轻笑道,专注开车。

     许楣是坐在副驾驶,张雨薇坐在后座,听到叶生的回答,也就点点头,不在纠结。

     但她总感觉这车里有点冷,似乎自己的身边还坐着一个人,感觉特别强烈,让她内心更加疑惑。

     这股感觉没有由来,就是心里有一道声音,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她仔细看了看,空空如也。

     这让张雨薇皱眉,兴致不高,她感觉自己的眼睛突然红红的,有点想哭的冲动。

     许楣注意到张雨薇情绪,疑惑的问:“怎么了,你不开心吗?”

     “没有,就是感觉有点累,你让我休息一会吧。”张雨薇摇头,轻声道。

     叶生通过后视镜,看到张雨薇的表情,也看到了一直看着张雨薇,和张雨薇说话的张海生,默默的打开暖气。

     鬼和人不同,人的阳气强,鬼的阴气强,张海生在张雨薇身边待久了,张雨薇会感觉浑身发冷的。

     张海生尽管知道自己女儿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看不见自己,但忍不住关心,不断地对张雨薇嘘寒问暖,问学业的问题,问家里的情况,问各种各样的事情。

     这些话,只有叶生听到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关心,即便死亡了,也不减分好,反而更加炽烈。

     这让叶生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也是和张海生一样,是农村人,所幸的没有外出打工,在家里开了个小店,种了几亩地,父亲还在一家工厂里当工人,每个月的工资两三千,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