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牧师云
    “别扯那些没用的,你打电话给我,肯定是遇到难处了。”老三一口猜出来了。

     “是的,遇到难处了。”叶生立即承认。

     “你就这样无-耻的承认了,怎么不虚伪的解释一番?”老三嘀咕。

     “和你该虚伪的承认,我傻吗?”叶生没好气道。

     “好吧,那你现在是缺钱了,还是缺女人了?”老三问道。

     “缺钱。”叶生如实道。

     “我还以为你缺女人,我这里有很多目标,可以介绍给你啊。”老三声音有点淫-荡。

     “滚,经过你手在介绍给我,我是那种回收二次旧品的人吗?”叶生笑骂。

     “好了,不和你扯了,最近我很烦,你晚上我们聚一聚。”老三正经起来,有点烦恼。

     “怎么了?”叶生问道。

     “等晚上见面在说吧,就我们以前经常去的KTV。”老三说完就挂断电话。

     叶生看着电话,眉头微微一皱:“看来老三遇到的事情还很麻烦啊,不然也不会烦心成这样。”

     宿舍的老三,那可是富二代,以前一直没心没肺,吃喝玩乐,开开心心,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烦心,竟然需要喝酒唱歌发泄。

     “晚上见面后在问吧。”叶生嘀咕,收起手机,就在屋子里发呆。

     这一天在家,叶生也无所事事,索性开始和电音沟通,了解工厂的历史,还有工厂的一些运营情况。

     “电音,你说当我解开惩戒鞭子和鬼魅之眼后,是不是可以利用工厂抓鬼?”叶生问道。

     “当然可以。”电音回答。

     “工厂第二位主人钟馗,就是抓鬼大师,他当初也是利用抓鬼来获得人世间的金钱。”电音提醒叶生。

     “那感情好,这样我也不用出去找工作了。”叶生开心了。

     “只要在抓几个幼鬼,很快就可以集齐一千冥币,就可以解封惩戒鞭子,然后自己抓鬼了。”电音鼓舞道。

     叶生点头,鼓舞自己,问道:“除了推动钱磨以外,我是不是没有别的办法获取冥币?”

     “不是啊,有别的办法。”电音反驳叶生的观点。

     “什么办法?”叶生激动起来。

     能早日集齐一千冥币,他就可以展开自己的抓鬼大计。

     “找到冥器,然后献祭了。”电音道。

     “冥器,这是什么?”叶生不解的问道。

     “就是死人用的法器,特别是那种罪恶深重的冥器,沾染了无数人命的冥器,很可能值大价钱。”电音道。

     “具体点,我不太懂。”叶生一头雾水。

     “比如一柄匕首,被一个人拿来杀了十几个人,这柄匕首就会凝聚深深的煞气,将死者的鬼魂全部困在一起,不得解脱,你如果得到了,献祭给冥界意志,就可以得到不菲的冥币,明白了吗?”电音解释道。

     “明白了。”叶生点头:“可是我从那里去找这样的冥器?”

     “这个我怎么知道,所以我一直没告诉你,就是因为你遇不到,现在社会繁荣了,战乱很少,那种冥器非常少,即便是一些邪恶的道士身上有,你也打不过别人。”电音道。

     “邪恶的道士?”叶生疑惑。

     “对啊,有人修道追求长生,崇尚自然,修身养性。有的人就走了弯路,开始打起歪主意,养小鬼续命啊,这些在南阳,苗疆,茅山上比较常见,但现阶段社会稳定,我已经有十年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道士了。”电音摇头道。

     “原来电视剧里演的都是真的。”叶生感慨道。

     “艺术源自现实,有的时候,现实比艺术还要夸张,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电音像是诗人一样感慨起来。

     “说的好像你遇到过。”叶生鄙夷。

     电音没有回答叶生。

     ……

     晚上,叶生直接离开家,前往以前他们经常玩耍的KTV。

     这个KTV是在江南一大附近,不算豪华,普通学生几个人AA一下,一个月也可以来两三次。

     叶生对这里熟门熟路,走进来很快,用口袋里仅剩的几百块钱,开了一个中包。

     包厢开好之后,叶生刚想给老三发微信,却发现他已经进来了。

     “老三,我在这里。”叶生立即挥手示意。

     老三本名叫做牧师云,长得白白净净,活脱脱一个小白脸,非常潇洒。

     但是这一次见面,叶生发现牧师云的脸色有点蜡黄,黑眼圈有点重,整个人看着有点虚。

     “二哥,好久不见。”牧师云一来,立即抱着叶生,眼眶都红红的。

     “别来这套,你的演技不过关,还有你这是被榨干了啊,老了好几岁,叫你少碰那些女人,当心英年早逝。”叶生立即打住他的表演,不然的话,他很有可能挤出几滴眼泪来。

     “我这不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嘛。”牧师云脸色有点尴尬,眼里阴翳一闪,恢复正常,和叶生进入包厢。

     进入包厢后,两个人立即开始点歌喝酒,声嘶力竭,摇滚,爵士,蓝调,英文歌曲,喊麦的都唱了一遍。

     当两个小时过后,两个人酣畅淋漓,一直以来的郁闷消除,坐在一起,喝着瓶酒,默默不语。

     “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要烦?”叶生问道。

     “你烦恼什么,无非就是工作,钱而已。这些你只要努力一下,就可以得到,而我的烦恼,却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啊。”牧师云叹口气。

     “怎么了,和哥们说说。”叶生立即严肃问道。

     “说了你也解决不了,还是给你转账吧,一万块怎么样?”牧师云问道。

     “这个不急,你先说一说你的事情啊,做兄弟的,我有困难向你开口,你有困难却不告诉我,这算什么?”叶生有点生气。

     “你别急啊,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情很荒谬,你不会相信的。”牧师云苦笑。

     “你说出来,我再来决定相不相信。”叶生道。

     “唉!”牧师云忽然狠狠的挠挠头,感到沮丧。

     叶生默默的看着他。

     “半个月前,我去乡下和朋友一起收集古董,你知道的,我有这方面的爱好。”牧师云开始说自己的事情。

     叶生点头,牧师云的确喜欢古董、字画之类的。

     “就是从那一天起,我每日天晚上都做同一个梦,无比真实,梦里有一个女人,非常漂亮,穿着大红嫁衣,说要嫁给我,当我妻子。”牧师云荒唐道。

     叶生神情一凝,严肃起来了:“你这个梦是真的?”

     “当然啊,我都做半个月了,每天晚上都是这样。”牧师云崩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