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神选祭祀
    燕国是一个岛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太小,历史上人口多的时候十几万,人口少的时候也有七八万。

     燕国所处的岛屿自古称之为燕岛,岛屿四面皆是悬崖绝壁,环岛的海面下布满刀锋般的暗礁,海上终年狂风肆虐恶浪滔天;历史没有记载燕国人是怎样来到这座与世隔绝的岛屿,只知道岛上的人从来没有,也不可能离开燕岛去探寻外面的世界。

     燕国人唯一能接触到的外部事物就是每年随季节变化迁徙的燕子,这些鸟儿在固定的季节会短暂的在燕岛停留休憩;燕国人崇拜燕子,称其为飞翔的精灵、自由的天使、神鸟、国鸟,燕国的国名亦来源于此。

     如今生活在这与世隔绝孤岛上的燕国人处境艰难,去年的旱灾导致了饥荒,饥荒又引发了叛乱;武略雄才的燕王最终平息了叛乱,但战争的代价是惨重的,燕王自身在战争中重伤至残,二王子死于战乱,战后燕国的人口不足七万,达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新的一年,春暖花开,燕子们再次光临燕岛,这一次它们似乎又带来了希望:圣山塔尖上终年不灭的白色火光开始渐渐变成了红色。

     神选的祭祀又要开始了......

     神选的祭祀是燕国人最期待也是最值得庆祝的事情,因为每次祭祀之后燕国人都会迎来一段风调雨顺的富足时光。

     短则几年,长则几十年,当圣山塔尖的火光变成红色的时候通常也是燕国人处境最困难的时候,他们需要向神敬奉贡品,以此来换取神的眷顾,神会亲自指定他需要的贡品:有时那会是一棵树,有时会是一头牲畜或是野兽,但更多的时候神需要的贡品会是一个人......

     圣山塔顶的火焰越来越旺,将整片天空都映成了火红色,一团七彩祥云在空中逐渐凝成,这团云彩在燕岛上空缓缓盘旋;燕国人忘却了自己身处的苦难,他们仰望着空中的祥云欢呼雀跃,每个人都相信祭祀结束之后整个燕国都将再次繁盛富足起来。

     然而,这团七彩祥云在空中盘旋了几天也没有最终落下来,看起来云彩上的光华也在渐渐黯淡。

     神没有做出选择,这种情况在燕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

     “圣神大人啊,请选择您需要的贡品,不管您需要什么,您的子民都将供奉给您!”祭司率领着所有燕国人跪拜在王城前的广场上向空中祈求,连重伤残疾的燕王也颤颤巍巍的匍匐在地。

     空中的祥云几乎完全失去了它刚刚出现时的光华,看上去倒像是老祭司那苍白杂乱的须发,但它终于开始落下来了,尽管这个过程是如此的迟疑和缓慢。

     “不!这不可能,他是我儿子,燕国王位的继承人!”

     “这不公平,你们不能这么对待我的丈夫,我们的孩子才刚刚出生......”

     大声哭闹的竟是平日里最为优雅华贵的王后和太子妃。

     “太子殿下!神选择太子作为贡品!”

     “王太子?怎么会选中王室的接班人?”

     “王室的人怎么了,神选择了谁,谁就是贡品,难道王室就能违背神的旨意?!”

     周围的贵族开始轻声议论争执,广场外围的平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更是一片嘈杂混乱。

     老祭司根本不理会周围的杂音,他走上前去面对太子,语气和神情同样坚定:“殿下,神已经做出了选择,请接受神的旨意!”

     燕王在奴仆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站起来,脸色铁青,一声不吭;太子看上去倒还平静,只是脸色有些涨得发红。

     “这不是神的选择,神没有选择自己需要的贡品,都是你们在捣鬼!”太子妃扑到祭坛前歇斯底里的大叫,她怀里抱着不足月的婴儿,瞪圆了血红的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片刻后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目标:“阴谋!这是一个阴谋,是你,燕丹,你串通这些家伙谋害自己的哥哥,然后你就可以登上王位了?妄想!”

     “我?我有什么能力左右这一切?”燕丹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自己竟然会成为被家人针对的目标;他亲眼看到那团祥云在自己哥哥头上凝结成了一个猫眼大小的七彩光华,虽然是第一次看到被神选中的过程,但这一切并没有丝毫可质疑的。

     至于登上燕王的宝座......燕丹不能说没有丝毫想法,可也从来没有以这个为目标努力过;燕丹今年十七岁,在家里排行第三,在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太子燕云,二王子燕炎,燕丹只是第三顺位继承人,而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机会继承王位,因为燕丹从小体弱多病,远不如两个哥哥强壮能干,三兄弟中这个最瘦弱的孩子也最不为父母所看重。

     尤其是去年的叛乱中两个哥哥都能跟随父亲带兵平叛为国出力,而燕丹只能留在王城里,躲在父母的羽翼下苟且安生,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无能的王子,在民众中毫无声望。

     父亲重伤后实际已无力执掌朝政,太子燕云威严雄武颇有王者风范,如今燕国的时局多半已经在太子的控制中,只是谁也没能想到神选的祭祀贡品竟然会落在这个没有加冕的王者头上。

     太子皱着眉头沉默了许久,涨红的脸色也渐渐恢复如常,他走到妻子面前轻声道:“别闹了,这都是天意,就这样吧!”

     “为什么,这算什么天意啊!”太子妃哭喊道:“什么样的天意会让国王放弃王座,让丈夫离开妻子,让父亲离开孩子?”

     太子无言以对,只能爱惜的从妻子怀里抱过不足月的孩子,眼圈发红的端详了很久才长长叹了口气,又转身走到自己仅剩的兄弟面前苦笑道:“哎,没想到会是这样......燕丹,我走以后你就是唯一的王位继承人了,你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吗?”

     “大哥......”燕丹不知该说些什么,事情来得太过突然。

     大哥和二哥之间的关系不好,他们两个不可避免的在王权的继承上会产生争夺,而燕丹虽然不受父母看重却和两个哥哥的关系都很亲近,究其原因其实也简单,他们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而燕丹又在王权竞争中对两位哥哥几乎构不成威胁。

     只不过二哥燕炎不幸战死后,情况又变得有些微妙,燕丹能明显发现身边多了些监视自己的人,那些人多半都是太子燕云的属下,同时也有一些以前根本没有往来的贵族开始有意无意的向自己示好,这些人多半都是二哥曾经的支持者。

     “二王子的死和太子有关,太子脱不了干系......”黑暗的阴影中散布着最卑鄙的流言,这流言让燕丹不寒而栗,不管他情不情愿,权力的漩涡已经开始将他裹挟其中。

     “也罢,往后燕国的担子可就要由你来挑了!”燕云瞧着不知所措的小弟严肃道:“我知道你身子弱,可也再没有理由懒惰懈怠,这担子很重!”

     太子把手按在燕丹肩头,燕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只强壮有力的大手在微微发抖......

     “放心吧,大哥。”燕丹伸手逗了逗大哥怀抱的孩子,那红扑扑的小家伙立刻呀呀的嬉笑起来。

     燕云还想着嘱托点什么,燕丹的手突然一抬将太子头上悬浮的那颗七彩光华握在了自己手里。

     “你干什么?!”太子大惊。

     “亵渎!亵渎!神的旨意啊,快放手!”老祭司惊讶得语无伦次。

     “我,燕丹,燕国王子,圣神选定之人!”燕丹将手高高举起,稍一用力便将那七彩光华捏碎,光芒点点撒满全身......

     老祭司几乎要虚脱了,哆哆嗦嗦坐到了地上,嘴里喃喃道:“亵渎......亵渎,圣神大人啊,请不要发怒......”

     数道彩虹交织在天空,景色异彩纷呈,神已经选定了自己的贡品。

     广场上的民众欢声雷动,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仿如大海的咆哮,广场中心的王族、贵族、祭司们神色却是各有各的精彩。

     两天后。

     护送神选的贡品上圣山的庆典草草结束了,这原本应该是个隆重的仪式,但贵族和祭司们都害怕受到神的责罚,不敢过于靠近圣山。燕国的境况已经非常艰难了,如果圣神再降下神罚,后果不堪设想;要怪只能怪那无能的王子,竟然这么任性妄为,擅自更改神的旨意,不知天高地厚......

     到达圣山脚下时,燕丹身边只剩下了太子燕云一人。

     “我也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再往前走就是上圣山的路。”太子道。

     “好的,大哥,剩下的路我自己走。”燕丹强做轻松状:“你回去吧,照顾好他们!”

     “其实你本不必这么做。”燕云转了半个身又回头说道:“这原本是我该承担的。”

     “哈哈,是啊,我其实也有些后悔......但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燕丹笑了笑,认真道:“你会是一个好国王,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也是一个好儿子,好兄弟。”

     “我知道了,你走吧。”燕云转过身,偷偷用衣袖擦了擦眼角。

     燕丹也不再说什么,大步踏上了通向山顶的石道,此时他的身上有一层轻薄的光华流动,一股冥冥中的力量正催促他走向那条不归路。

     被神选中的贡品从来没有再次回到过这座与世隔绝的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