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隐狐宗
    称量资质在广场一侧的偏殿中进行,那是一张看起来平常普通的椅子,只是这椅子悬浮在殿中而且周围包裹着肉眼可见的浓稠气体。

     胖子第一个上去称量自己的资质,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似乎要钻进那团浓稠的气体中并不容易......

     “朱福:体质八两,根骨五两,元气亲和六分,元气通融五分,合计资质二十四!”

     周平第二个上前,和朱福差不多,他也费了些力气才坐上那椅子。

     “周平:体质七两,根骨六两,元气亲和五分,元气通融五分,合计资质二十三!”

     “我要坐不上去怎么办?”李玄异个子最小难免有些疑惑。

     “坐不上那把椅子,那你就只能当个杂役了。”管事弟子笑道:“今年选入山门的也有三十几个,能够坐上那把椅子的就剩外面那些,倒有一半是坐不上去的。”

     李玄异撇了撇嘴,开始去爬那把椅子,还好,看起来他倒比之前两个轻松不少。

     “李玄异:体质六两,根骨七两,元气亲和七分,元气通融七分,合计资质二十七!”

     “哟,资质合计有二十七么?今年倒是招了块资质上佳的璞玉......”管事弟子似乎有些羡慕的看着李玄异。

     “我的资质合计有二十四,也只比他少三点而已。”朱福看来不太服气。

     管事弟子道:“元气修玄之道越往高深越难精进,资质多一分或许就能打开那扇门,少一分或许就只能被关在门外,何况三分?”

     李玄异难得笑了笑,眼睛不再四处骨碌,眼神中多少闪着些得意。

     燕丹走到椅子前,钻进那团浓稠气体感觉像是一头扎进了水里,有些不适应,却也并不算多费力,相反这些浓稠气体还能给身体几分浮力。

     “燕丹:体质五两,根骨八两,元气亲和七分,元气通融八分,合计资质二十八!”

     李玄异瞟了燕丹一眼,那眼神扫在身上好像被锥子扎了一下......

     “这小子资质合计二十八?”朱福撸起袖子露出硕大的膀子叫道:“我的胳膊比他腿还粗,他的资质反倒比我高?”

     “稍安勿躁!你当这是杀猪卖肉么,资质称量难不成还有假?”管事弟子呵斥道:“你们几个资质都在二十好几,虽有高低却也都只算得中等资质,要知道即便只在炎国境内每年也会发现几个资质三十以上的绝佳天才,天下之大,玄修江湖中比你们资质高的人更是数不胜数,有什么可争的?况且玄修之道资质高低也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还在于各人恒心和定力,而这些却是称量不出来的!”

     几个年青人都不再说话,燕丹挠了挠头,自己从小瘦弱少与人争,却不曾想到于玄修之道还算得资质上佳,也难怪上古之神鬼螺并不介意自己顶替了大哥。

     管事弟子记录了燕丹等人资质称量的结果,又把他们重新安置在广场上等候;这个性格沉稳的管事弟子终于还是抑制不住脸上的喜色,捧着新进弟子的资质登记簿飞跑进大殿中报喜去了......

     大殿里开始传出点名声,广场上的新进弟子一个个分别被分到了野狐宗或是武陵宗,分配好的弟子都被所在宗门当场领走,其中朱福被分到了武陵宗,周平则去了野狐宗......

     广场上本就只有十几个资质合格的新进弟子,不一会空荡荡的广场上就剩下了燕丹和李玄异两个没有着落,俩人似乎是被遗忘了,在广场上站到天色渐暗也没人来过问。

     燕丹和李玄异都觉得诧异,忍不住往大殿前溜达想问个缘由,还没走到大殿门口老远就听里面有吵嚷之声......

     “两宗已经合并,如今你们野狐宗这么干实在让人寒心!”

     “都说了,这是大长老的意思,为的也是宗门大局,还请武陵宗主务必担待些才好......”

     “野狐宗主,你说得轻巧,少拿大长老来压我,他老人家寿元将尽早已蛰伏多年,还不是你们野狐宗的人在搞鬼!”

     “武陵宗主,你这么说就没道理了,大长老是何许人,宗门里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老人家......”

     管事弟子匆匆跑了出来拦住燕丹和李玄异,也不说话,用手比划着示意他俩赶紧退回广场中去。

     直到盏灯时分大殿内才有两派人正从殿前偏门三三两两的出来,其中一派穿着青白相间的衣服,肩膀上绣着狐字,显然是野狐宗的人;另一派都是世俗装扮,只是个个衣着华丽,想必就是武陵宗的人。

     那名年长的管事弟子这才从大殿出来穆然喊道:“宗主有令!燕丹、李玄异,进殿回话!”

     大殿从外面看非常雄伟,殿内却并不显得十分宽敞,也不知是什么名堂,殿中高处有一张空着的宝座,宝座之下又有三张椅子,中间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另外两张椅子却是空着的。

     管事弟子上前恭谨道:“宗主,人带来了。”

     “好,你也先下去吧。”端坐在中间的男人穿着青白相间的野狐宗长袍,不同的是其领口和袖口都有一圈别致的黑狐皮,正是野狐宗宗主叶振!

     叶振等那管事弟子退下后才从椅子上起身,眼睛盯着燕丹和李玄异看了许久,那眼神真如利剑一般仿佛可以洞穿人的身体,直将二人定在原地动也不能动一下。

     “嗯,倒还不错。”叶振终于眨了一下眼,指着一侧茶几上两张皮卷道:“你们俩个先去看看吧。”

     燕丹和李玄异如获大赦,连忙快步走到茶几前各自捧起皮卷仔细端详;叶振则在殿中来回踱着步子,看起来颇有心事......

     皮卷上记载的是野狐宗起源和传承,燕丹只看了两行就被彻底吸引住了,因为那上面赫然记录着开创野狐宗的祖师爷是一位来自异界的高人。

     燕丹自然想到,难不成这位野狐宗的开创者也是和自己一样,是一位神选的斗士被从其他渺小世界征召而来?

     相对于这个信息,皮卷上的其他记载倒没有引起燕丹特别的在意。

     叶振踱回椅子前,问道:“看完了?”

     “看完了。”俩人恭敬答话,各自将皮卷放回茶几上。

     “按说新进弟子本不需要我来亲自安排,只不过你们两个都算资质上佳的可造之材,经过宗门商议,我打算特别抬举你们。”

     燕丹和李玄异各自眼睛一亮,又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他俩都属于心思缜密之人,好处平白送到眼前,恐怕没那么简单。

     叶振手一挥,又有两张皮卷从他袖口飘落在茶几上:“你们俩个先在这上面印上自己的手印吧。”

     燕丹看了看,皮卷上都是些符文印记,不知道是什么内容。

     “这个?这是血契?为什么要我们签血契?!””李玄异惊叫着连退几步,所谓血契就是一种强制契约,在乐土世界里倒不算稀奇。

     “哦,你倒认得血契?”叶振笑道:“也好,本也不必欺瞒你们,终归也只是一份契约,无非是保证你们不会背叛野狐宗而已,签了吧。”

     “血之契约,神鬼难逃,至死方休......哪有刚入山门就签血契的道理,我不签!”李玄异大叫着就要往外走。

     “我们刚入宗门何谈背叛?这血契就不必了吧。”燕丹也连忙开口道,他虽然不明白血契是什么东西,但听李玄异描述也能猜个大概,签了这东西等于将生死握在别人手中,那当然是不能签的。

     “大胆,不识抬举!”叶振雷霆震怒,大殿中瞬间杀气森然。

     “哎哟,干什么呢,把我都吓了一跳。”一个模样颇为标致的妇人从殿后偏门进来,故作惊怪道:“你们俩个别怕,我是武陵宗宗主,有什么事情我帮你们作主。”

     “曾珑,你现在进来做什么!”叶振很是不满。

     “我不管,反正这两个弟子中至少有一个要分给我们武陵宗。”曾珑看起来颇有些刁蛮,转脸又朝燕丹和李玄异笑道:“我们武陵宗可比他们野狐宗阔绰得多了,各种资材丹药绝亏不了你们的。”

     李玄异眼睛转了转,赶忙抢先道:“久仰武陵宗主威名,我愿意加入武陵宗!”

     “好小子,一看就有出息,待会带你去库房领赏。”曾珑眉开眼笑,又拿手一指燕丹:“他是我师妹找回来的,当然也应该归属我们武陵宗!”

     叶振哭笑不得:“这成何体统......”

     “行啦,两位宗主,我听着都丢人。”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从高处的宝座后爬了起来,看起来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稳。

     曾珑脸色变了变,随即笑道:“咦,你这老酒鬼什么时候躲到那上面的?”

     “堂堂武陵宗主格局之小也是可笑,终究改不了从前那副生意人的嘴脸......”那老头似乎颇有感慨。

     “钟麒!”曾珑收了笑脸怒道:“以后你别找我来讨武陵仙酿喝!”

     老头大概是有些脸红,只不过醉醺醺的脸上也看不出来,居高临下摆了摆手:“那姓李的小子既然愿意入你们武陵宗,你就带走吧,剩下这个就别和我争了,大长老的意思让他归入我的门下。”

     “你的门下?你还会传授门人么,真是新鲜。”曾珑说着转身头也不回出了大殿,李玄异连忙追了上去。

     “钟师兄,你怎么让她把人带走了。”叶振不解。

     “武陵宗的人你还不知道么,他们哪是能吃亏的,要不然以后还不定折腾出什么事来。”那老头一边唠叨一边从高处晃晃悠悠下来,又瞟了眼燕丹:“你,跟我走吧。”

     “钟师兄,按门规,传授那门功法之前必需先签下血契。”叶振提醒道。

     “什么门规,都是你们瞎折腾的规矩,守着那点家当患得患失,越守越废,再好的功法无人传授又有何用?你瞧瞧如今野狐宗都成什么样子了......”钟老头说着又朝燕丹告诫道:“你记着,以后你就是我门下的弟子,野狐宗的人不敢为难你。”

     “钟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振恼怒。

     “什么意思?叶师弟,叶宗主,你要有什么不满意可以去大长老那告我的状,吹胡子瞪眼可没什么用。”老头说罢拉起燕丹就往外走。

     “你!”叶振恼归恼,却也拿那醉醺醺的老头没什么办法,见他们去得远了,也只能狠狠骂道:“老酒鬼,越来越不像样了......”

     出了大殿,老头鼓起一阵风裹挟着燕丹疾驰而去,两人贴着树梢穿行,速度竟似不下于那武陵舟。

     燕丹眼见已经出了武陵野狐宗的范围,不禁问道:“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隐狐宗。”

     隐狐宗?不是野狐宗么?

     “不过对外咱们还得自称是野狐宗的人。”老头又补充道。

     野狐宗也好,隐狐宗也罢,燕丹并不太在意,他心里琢磨的是另一番心事,这野狐宗的祖师爷会不会真的是一位神选斗士呢?如果是,那么他在乐土世界经历的故事和生存经验对燕丹来说可就很宝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