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金蝉脱壳
    三人中李玄异的实力明显要高出一截,他剑术凌厉,身法也很灵活。

     周平和那胖妞虽然实力差些,但俩人配合较为默契,联手之下威力也不可小觑。

     巨型甲虫在气势上占据绝对优势,只是它力量虽然可怕,却又有些笨重,始终奈何不得围攻自己的三个对手,反倒是一次次被击中。

     斗得久了,即便那甲虫防御强悍也难免带了些伤;看起来李玄异等人是有能力拿下这头怪兽的。

     燕丹远远看着,心情有些尴尬,那甲虫看着如此吓人,实力也不怎么样嘛;早知道是这样他就和周平他们一起出手了,现在人家已经占据优势,再上去动手就显得有些不堪了。

     巨虫身上的甲壳有几处都被击破,渗出丝丝绿色的血液,那黝黑的眼睛里渐渐放出疯狂的红光,它显然被激怒了......

     “嘶——呀!嘶——呀!”巨型甲虫发出嘶吼,声音怪异而疯狂,它两条触角狂扫将周围三人逼退,随即这怪物竟用两条后足站了起来,身上的甲壳嘎嘎乱响,不一会整个外型变得全然不同了,居然有几分像人,只是这个人极其强壮且披着满身甲壳。

     这一变可不得了,甲虫的力量骤然上升,竟有相当于元风七层顶峰的气势!

     “还不快跑!”燕丹大叫了一声,扭头就走。

     李玄异和周平等人也不傻,眼见形势有变,当即四散逃开。

     甲虫变化了型态后变得灵活了很多,它没有去管刚才围攻自己的三个家伙,而是盯着燕丹不放。

     没办法,两个神选的斗士见了面,那自然是要优先处理的。

     燕丹甩不开那人形甲虫,只得窜上了树顶,在树梢间纵跃奔逃。

     一道红光带着凄厉的尖叫冲上空中,那好像是武陵宗的示警信号;燕丹这才发现李玄异和周平等人并没有逃远,而是在周围保持着距离紧追不放。

     这些家伙还惦记着捕捉灵兽呢。

     身后传来一阵强烈的嗡嗡声,震得树叶沙沙作响,燕丹回头一看,不由暗暗叫苦,脚下更是加快了速度。

     那只人形甲虫竟然从甲壳中张开两只透明的翅膀飞了起来,燕丹已经跑得够快了,但那甲虫毕竟是飞的,两者之间的距离眼见就不远了。

     没办法,燕丹只能又顺着树枝窜到地上。

     甲虫从空中扑下来,撞得断枝碎叶乱如雨下,眼见它刚刚落地收了翅膀,燕丹又顺着树枝窜到了树梢上......

     身后传来狂怒的嘶叫声,人形甲虫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赤红色,这甲虫吃亏就吃亏在体型大了些,燕丹借助树木的阻挡总能保持着与追击者的距离。

     远远的有什么东西闪着银光呼啸而来,燕丹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一支弩箭破空而至将刚刚飞起来的甲虫击落,这一箭威力不俗,直接将甲虫的一支翅膀打断了。

     “哈哈,这是什么东西,有些意思!”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踩着银色圆盘停在空中:“小李子,干得好!”

     李玄异远远的招了招手,看神情有些讨好的意思。

     赶来的女子正是曾倩。

     不愧是武陵宗的大小姐,除了武陵舟之外居然还有别的飞行法器......燕丹有些眼热。

     甲虫冲着空中狂吼......

     “还挺精神的嘛......缚!”和李玄异一样,曾倩也起手就是一张缚兽符。

     一道红光化作血链套在了甲虫脖子上,不同的是这一次甲虫很是挣扎了一会才将血链扯掉,毕竟曾倩修为有合气一重,法力比李玄异强多了。

     “切,不服气吗,还想跟我斗!”曾倩双臂瞬间变成两张铁弩,左右开弓,数箭连发。

     人形甲虫勉强用触角拨开了两支弩箭,却还是被击中了好几次,这些弩箭威力很大,每一箭都在甲壳上破开一个伤口。

     那甲虫的灵智似乎不高,竟然还犹豫了一会才转身逃跑......

     曾倩踩着银色圆盘追在空中,不紧不慢的射出弩箭,没多久那甲虫身上又被破开了十几个伤口。

     只是那甲虫生命力也极其顽强,背着浑身重创逃跑居然速度并没有明显慢下来。

     曾倩也没了耐心,催动法器加速飞过甲虫上方,随即降落在地上挡住了甲虫去路,她很霸气的叫道:“来吧!”

     人形甲虫终于有机会可以攻击到对手,它想也不想便冲了上去!

     曾倩腰身略弯,整个人就此化作一门弩炮,随即弩炮“咚”的一声发射。

     一枚炮弹准确的击中甲虫,炮弹在甲壳上炸裂,将那甲虫轰了个四脚朝天.......是的,四脚朝天,甲虫本来有六只脚,两只前脚被炸飞了。

     这一次甲虫伤得太重,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曾倩变了回来,很麻利的取了一张缚兽符,咬破手指在符上画了一道:“缚!”

     一条血链套在甲虫身上,这一次它再也没有力气挣脱,血链上红光乱闪。

     “收!”曾倩叫道。

     血链上红光乱闪,甲虫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挣扎着。

     “哎?收!”曾倩又叫道。

     血链上红光乱闪,甲虫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挣扎着。

     “岂有此理!缚!”曾倩又打出一张缚兽缚。

     两条血链套在甲虫身上,那甲虫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收!”

     “收!”

     “收!”

     甲虫老老实实倒在地上,甲壳上两条血链红光乱闪......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啊?”曾倩恼道:“你们有谁知道怎么收服这家伙么?”

     燕丹、李玄异、周平还有那野狐宗胖妞都早已围了过来看热闹,只是一个个脸色茫然。

     “缚!”

     “收!”

     “缚!”

     “收!”

     曾倩用缚兽符将那甲虫捆成了一个粽子,却依旧不能将它收进自己的灵兽袋中。

     燕丹瞧着那甲虫,眼神很怜悯,他能看见那甲虫的腹部有一个不显眼的印记在微微闪动,那正是神选斗士的特有印记......

     原来如此,燕丹大概明白了,这甲虫是被异界主神召唤至乐土世界的,它身上带着特殊法则的印记,自然是不可能被收服的了。

     “收!”

     “收!”

     曾倩还不死心,她不断尝试着,她打出了太多缚兽符,元气消耗很大,脸色都有些惨白了。

     燕丹本想劝劝她,再想想劝了也没什么用,你就继续折腾吧。

     “这不可能啊。”周平直挠头,他小心翼翼走上前去,用板斧轻轻碰了碰那甲虫,甲壳轻微晃了晃......

     “嗯?这么轻?坏了!”周平惊叫道,他一把掀开甲壳,那甲壳里早已空空如也,甲壳背部有一个明显的大洞,而刚才甲虫倒下的地面上也赫然有一条隧洞!

     “跑啦?跑哪去啦!”曾倩一脚踢开了空的甲壳,气急败坏道:“你们怎么不帮我看着点!”

     你自己都没发现,我们怎么帮你看着......众人自觉没趣,左顾右盼的各自散去......

     “气死我啦!”曾倩绕着隧洞看了一遍又一遍,终归也不敢追进地下去。

     “不如去找找叶师叔,他应该会有办法把这东西再抓出来?”李玄异提醒道。

     “对,叶师兄!”曾倩眼睛一亮,驾起银盘眨眼就飞的没了踪影。

     “燕师兄,咱俩在附近再找找?”李玄异笑道。

     “不了,太危险了,我得找个地方休息休息,你自己找吧。”燕丹说完扭头就走。

     绕了一段路,燕丹确定四周没有人了,这才松了口气,对他来说根本不用去找,凭着胸口的印记就可以模糊察觉出那甲虫逃跑的方向,那甲虫已经伤得很重,现在追上去了结它应该十拿九稳了。

     一路上倒也遇见了两只灵兽,只是品相一般,燕丹也懒得费力气去抓它们,他没有时间耽搁,必需尽快抓住机会解决那只甲虫;神选的斗士之间注定是死敌,以那甲虫的力量和天赋来看,如果任其发展,将来就不可收拾了。

     甲虫并没逃得太远,它逃回了窝里,其实它要是躲在地下燕丹也拿它没什么办法,只不过它眼下就在这浅浅的山洞中苟延残喘。

     山洞里除了那只大甲虫,还有十几只小甲虫......那大甲虫看来还十个母的,生了这么一窝小崽子;这大概也就是它为什么会逃回窝里的缘由吧,甲虫的灵智不够高,仅凭本能而已。

     看着这一窝老小,燕丹也不禁叹气,如果只是普通灵兽或许还可以放它们一马,可谁叫那家伙也是一个神选斗士呢,只能斩草除根了。

     脱了壳的甲虫就像是一条又白又软的大肉虫,先前的气势完全不再,浑身都是破绽。

     燕丹拔除匕首冲上前去,大肉虫只能从嘴里喷出酸液来反抗,可它行动笨拙缓慢,根本伤不到燕丹,三下两下燕丹就在虫子身上划开了几道深深的伤口,虫子本身就带着重伤,此时绿色的血液淌了一地。

     十几只小虫子也都冲上来攻击燕丹,它们长着凶悍的利齿,看起来倒蛮吓人的,只是又小又弱,燕丹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它们踩了个稀巴烂......

     大虫子极度愤怒,它耗尽最后的力气冲撞过来,燕丹脚尖一点地便闪开了,虫子撞上了一块大石头,撞碎了自己的头,再也不能动了。

     燕丹胸口的印记有了些许变化,变得略微复杂了些。

     神选的斗士初次角斗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