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功力精进
    往后的日子里钟麒经常出门,短则几天,长则半月,他行踪诡秘,似乎是在做一件很要紧的事情。

     有木灵忠实的照顾起居,燕丹倒也心无旁骛,终日潜心修炼。

     而此时在野狐宗的内堂,管事弟子已经将自己在捕兽试炼中得到的宝物呈现于宗主面前。

     “元寿龟?好极了,想不到那山里还真有这么一只。”叶振捧着那巴掌大小的乌龟欢喜道:“有了此物便能给大长老延寿十余年,我野狐宗又能多得十余年安稳了。”

     “宗主,这元寿龟还太小了,以大长老现今的状况只怕等不到它结出龟元丹了吧......”管事弟子轻声道:“倒不如宗主您自己留着,以您的修为再多个十余年寿元,想来达到神照境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叶振一惊,当即训斥道:“叶非,这种话今后切不可乱说,我野狐宗传承数千年,结下的仇家连我都不知道有多少,若是没有大长老这样的人坐镇只怕随时都有灭门之祸!”

     叶非沉默片刻,缓缓道:“既是如此......那我明日便离开野狐宗,回家娶妻生子,父母跟前也可略尽孝道。”

     叶振:“你素来办事稳重可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叶非:“家严多次来信催促,我也没有办法!”

     叶振:“不行,我这里......宗门里正是用人之际,此事以后再说!”

     “叔叔!”叶非急道:“说真的,若不是自己的亲叔叔当了这个宗主,我是不会把元寿龟献出来的;如我这般资质终究不会在修玄之道上有多大造化,无非比普通人长寿些,那也不过是百余年的寿命;叔叔的修为资质都比我强了许多,但要是此生达不到神照境界也顶多比我多活个二三十年而已;那大长老享寿千年已经是有大造化之人了,多个十余年寿命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

     “你!你还真敢说......”叶振瞪圆了眼睛竟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侄儿说的没错,如今在野狐宗里他确实是最有可能达到神照境界的人;而修为达到神照境界后神光照顶,元气自生,脱去凡胎足以享寿千年,与普通修玄者根本有云泥之别。

     “叔叔不妨再想想。”叶非见叶振似有些动摇,又忙道:“如果您能够成就神照境界,那不仅能重振野狐宗,连我们叶家也可以光耀千年了!”

     “此事容我再想想,你先下去吧......”

     “是。”叶非说着转身告退。

     “等等!作为管事弟子你公私不分实在难堪重任,今后这个差事你就别干了,和其他弟子一起巡山哨戒去吧!”

     “宗主责罚得是。”叶非笑道。

     时光荏苒,燕丹进入武陵野狐宗已经有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自从悟到了野狐禅些许真义后他的修为突飞猛进,如今已经达到元风六层的境界,距离第七层也只是一步之遥,只不过这一步有些玄妙,光凭苦练竟还跨不过去。

     在山上追兔子早已不适合这个层次的修炼,陪练的对手变成了木灵本身。

     木灵的功力大致相当于元风九层境界,只是木灵和人有本质区别,它的寿命要长得多,修为精进也慢得多,木灵在元风九层这个境界只怕已经停留了数十年还不得突破,但它的根基积累普通修玄者的元风九层境界要强得多了。

     燕丹以元风六层得境界根本不是木灵的对手,好在那木灵也不会伤人,它每次击败燕丹都是将他缠得不能动弹,也就只能认输了。

     在不断的练习中,燕丹和木灵的实力在迅速接近,从一开始被轻易缠住,到后来斗到元气耗尽才被缠住,却始终找不出击败木灵的办法。

     这一次对练从早上一直打到黄昏,双发的实力几乎旗鼓相当,燕丹有数十次抓住机会打中了木灵,并在它身上留下野狐真义的后劲,可是木灵又能很快将燕丹逼退,使得这种后劲不能持续......

     “笨啊,你这样一辈子也赢不了,难道非得挨到它才能留下后劲吗?”钟麒神出鬼没的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师尊,我可没有您那样的功力,可以用元气隔空伤人......”

     “猪脑子啊,非得用元气才能隔空伤人吗?”钟麒骂到:“只要速度够快,飞花摘叶都能伤人,若是再快些,你周围那无所不在的空气也能成为武器!”

     燕丹眼前一亮,理了理思绪,便不再执着于拳脚攻击,身法速度瞬间快了将近一倍,甚至于已经开始能带出残影。

     木灵转入纯粹的防御状态,它已经跟不上燕丹的速度,在它看来四周到处都是燕丹的身影。

     光凭速度依然不能击败木灵,木灵的纯粹防御就好比一只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的豪猪,叫人根本没法下手。

     燕丹保持着身法速度,一边张开双手,感受那从指尖穿过的空气,速度够快空气也能成为武器......没错,燕丹隐隐觉得自己能够握住从指尖流过的空气,并使这股空气形成利剑般的气流,虽然这股气流能把握的时间只是转瞬之间,但却是是可以做到的!

     咻——咻——咻,燕丹在快速移动中凭空打出一道道气流,每一股气流打在木灵身上都带着微弱的后劲,随着气流不断发出,留在木灵身上的后劲也就渐渐凝重了......

     木灵的行动越来越慢,它开始难以承受持续后劲的压迫,树根状的身躯一点点被压弯,开始发出啪啪的脆响。

     “嘭!”的一声,燕丹全力一掌直接打在木灵身上,随即又迅速跳开,免得被木灵反击。

     木灵并没能反击,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体里不断发出啪啪的脆响,表皮开始裂开,树枝状的液体不断渗透出来......

     坏了,出手太重了?!燕丹有些后悔,生怕自己打坏了这只木灵。

     “还不算太笨,好歹也过了元风七层这道坎。”钟麒点头道。

     燕丹连忙运转元气,果然,自己的修为已经突破元风第七层境界了,身体脉络间那两条阴阳气流比之前又粗壮修长了不少,连身体经脉本身也越发强韧了。

     惊喜之余燕丹忧虑道:“木灵它不会被我打坏了吧?”

     木灵脚下伸出根须扎进土里,看起来就像是一截长在土里的木桩子。

     “它那不打紧,这家伙命硬着呢,让它在这里待几天就好了。”钟麒倒满不在意,只是叮嘱燕丹:“过了元风七层这个门槛就歇息几天吧,动静相宜才能走得长远。”

     “是,师尊”

     钟麒又道:“最近有件事情需要你为宗门出力,你也准备准备,最好抽空把《地缚诀》也练一练。”

     “弟子明白!”

     钟麒想了想,又随意问道:“对了,上回捕兽试炼你可得了灵兽?”

     “回禀师尊,弟子抓了一只石狐。”

     “哦,石狐,你倒有些造化。”钟麒笑道:“那东西也算罕见,放出来我瞧瞧。”

     燕丹连忙一拍灵兽袋,一个东西咻的窜了出来。

     这是石狐?

     这是怎么回事?

     师徒两个各自疑惑。

     燕丹这几个月潜心苦练很少过问自己的灵兽,而此时眼前的灵兽和之前相去甚远,当初相当于元风三层的力量,现在似乎也已经不下于元风七层了。

     原本应该是灰色的石狐现在浑身漆黑,一根杂毛都没有,眼睛懒洋洋的眯着,眼眶里黑洞洞的,竟似没了眼珠一般......

     “哦,是这样,本来是只石狐,后来我给它喂了几枚黑色的晶核,也不知怎么的就变成这样了......”燕丹很快理清了头绪。

     “这么说是品相起了变化?石狐这么稀罕的灵兽最好不要给它乱喂东西,结果好便好,不好可就废了。”钟麒嘀咕着突然冲石狐低吼了一声:“嘿!看我!”

     石狐龇着牙狠狠瞪了钟麒一眼,老头眨了眨眼,倒是没什么异样,只是淡淡倒:“似乎还不坏。”

     黑色石狐显然明白了那老头的厉害,不敢再造次,夹着尾巴躲到了燕丹身后。

     半个月之后,武陵野狐宗所有当年入门的弟子全都齐聚一堂,从这十几个人中间要选出三人代表宗门参加炎国宗门校验。

     炎国宗门校验对于炎国的各个宗门来说是一件极其要紧的事情,直接关系到宗门的声誉和发展。

     每年各个宗门新招收的弟子都要记录造册呈报到玄修衙门备案,而炎国每年都会组织这些当年入门的弟子做一轮校验,考核他们的修为,以此来判断各个宗门的实力。

     如果这些当年入门的弟子能够在校验中取得优异成绩,对于他们所在的宗门来说可是大有好处的,不禁声誉会明显提升,更是能在炎国都城拥有一个宗门席位,这对宗门今后的发展是大有好处的。

     往年野狐宗基本是不派弟子参加校验的,即便派出了弟子也会很快被淘汰,但今年武陵宗和野狐宗合并,宗门实力有所提升,因此对于这次炎国宗门校验也就格外重视了。

     武陵宗推选出来的弟子是李玄异,野狐宗推选出来的弟子是那个胖妞,还有一个名额就落在了燕丹头上。

     但很快就有人不服。

     朱福第一个跳出来叫道:“我不服!”

     十几个当年入门的弟子修为从元风五层至元风八层不等,元风八层境界的唯有李玄异一人,这自然没有什么异议,而元风七层境界的弟子包括燕丹在内却足有五个,自然难免有人不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