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虫卵和石狐
    满地都是虫子的尸体,山洞里弥漫着一股酸臭味。

     燕丹强忍着这股臭味在山洞里细细搜索,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或者又有什么别的发现也说不定呢?

     虫窝里杂乱无章,到处都是其他动物的尸骸,山洞最里面是一团用枯枝落叶搭建的草窝,里面堆满了碎裂的蛋壳,看起来那些小虫子也是刚刚孵化不久了。

     找了半天,除了骸骨,蛋壳,枯枝,落叶,洞里没有其他发现;也是,那只不过是一只大虫子,能指望从虫窝里找到什么呢。

     燕丹实在受不了洞里的气味,于是快步出来,又回头看了看,那只甲虫一窝大小全死在里面,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对方好歹也是一个神选的斗士,和自己其实也差不了多少,结局这么一副惨状太不体面了。

     又朝洞顶瞧了瞧......嗯?那是什么?

     洞顶嵌着一些东西,黑乎乎的,走近细看却是一个奇怪的椭圆型物体镶嵌在三枚黑色晶石中间。洞顶结构并不牢固,有许多细小的石缝,燕丹抠住石缝用匕首将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全部挖了出来。

     三枚黑色的晶石,仔细看了看也认不出是什么东西,于是顺手就揣进了怀里。

     至于那个椭圆型的物体原来是一枚没有孵化的虫卵,这枚虫卵有些不同,上面带着流动的黑色花纹,这花纹像是一张鬼脸,而且它是不断变化的,就像那张鬼脸是活的。

     从周围那些蛋壳来看,这些虫卵在孵化前足有一个拳头那么大,而燕丹手里的这枚虫卵要小许多,也就鸡蛋大小,只不过要比鸡蛋圆一些。

     看上去这应该不是同一种虫子的卵,可它们又出现在同一个虫窝里,有些意思,燕丹按照驭兽术的逻辑反复推测,只有一种解释是最合理的,自己手里的这枚虫卵是一个变异的个体。

     至于为什么会变异,其实也很好理解,那只大甲虫是从异界被征召到乐土世界的,这里的环境完全不同,所以其后代中出现了个别变异现象也很合理。

     很合理,不是么?

     至少燕丹是这么理解的,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那得等虫卵孵化出来才能知道。

     燕丹对这枚长着鬼脸的虫卵很感兴趣,生怕不小心给打碎了,专门拿了一个灵兽袋把它装好。

     接下来燕丹又在洞顶顺着石缝凿开了几条裂缝,洞顶变得摇摇欲坠,燕丹朝着洞口狠踢了一脚,整个石洞轰隆隆垮塌了下来。

     神选的斗士,你就在这座坟墓中安息吧!

     从山洞出来后燕丹的运气似乎用完了,按说试炼场中应该会有很多灵兽,可他再也没有碰到过一只;一开始他也没太在意,毕竟捕兽试炼要持续三天时间,不着急呢。

     可是两天过去了,燕丹仍旧一无所获,这就见鬼了,在这期间他碰见过好几个同门,每一个都有所斩获的。

     是不是在虫窝里沾染了什么味道导致灵兽们老远就避开自己?

     很有可能!燕丹专门跑去河里和衣沐浴了一番,身上是彻底干净了,运气依旧没有回来。

     这么下去就要空手而归了,没有灵兽的辅助那《地缚诀》的功力可就要大打则扣了。

     还会有什么原因导致自己找不到灵兽呢?

     那枚长着鬼脸的虫卵?

     不会,那玩意放在灵兽袋中,不会对外界造成影响。

     剩下的就只有......那三枚黑色晶石!

     简直就是一定的了!

     母虫用三枚黑色晶石将那异卵固定在洞顶上就是为了防止别的灵兽接近。

     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情况就明了了。

     只是怎么处理那三枚黑色晶石又是个难题。

     装灵兽袋里?不行,那里面只能放有生命的东西。

     扔了?又舍不得,这三枚晶石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万一是难得的宝物呢。

     燕丹拿着那三枚晶石把玩了一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种异样的感觉紧随身后,每每转头看时又发现不了任何异样。

     奇怪......燕丹转向一片树木茂密的方向,进入树丛后立即跳上树枝,从树叶的间隙中往来时的方向观察。

     一只杂毛狐狸出现在视线中,它小心翼翼的朝树丛靠近。

     就是这家伙么,它跟着我干什么?

     燕丹将树枝弄出了点声响。那狐狸听见声音就马上缩成一团,竟变成了一块石头。

     石狐?!燕丹的心跳开始加速,石狐在灵兽中属于很稀有的品种,在驭兽术的记载中石狐排在一百零几名,这已经很不简单了,要知道有记载的灵兽足有数万种,而前一百名品相绝佳的灵兽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些甚至早已绝迹多年了,只是空有一个排名而已。

     没想到在捕兽试炼最后一天能够发现令自己怦然心动的灵兽,只是这石狐为什么尾随自己?

     燕丹从树丛里跳了出来,那石狐一动不动,还是保持着石头状态;燕丹看着好笑,脚一抬,踢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打在石狐身上。

     石狐嗷的一声显出原形,一双诡异的眼睛死死盯着燕丹手中那三枚黑色晶石。

     你就是冲着这三块石头来的么,燕丹连忙把晶石揣进怀里;那只石狐虽然感觉上只有相当于元风三层境界的力量,但它在驭兽术的记载中排名这么靠前,说明这种灵兽还是很危险的。

     石狐很是不满,它清脆的尖叫了一声,狠狠瞪了燕丹一眼,随即扑了过来。

     燕丹顿时觉得浑身僵硬,是了,驭兽术里有记载,不能和石狐目光对视,否则会被瞬间僵化,只是现在想起来已经晚了,石狐已经扑到了眼前。

     好在这种僵化时间很短,燕丹将近半年的苦修也没有白费,勉强避开了石狐的正面攻击。

     石狐贴着衣角扑过,错身之间它的尾巴瞬间石化,就如一条石棒扫在燕丹肩头。

     “嘭”燕丹被打得摇摇晃晃退出去好几步远,眼前有些发黑,几乎站都站不稳,鲜血从肩头透过衣服渗出来,整条左臂立时肿得无法动弹。

     燕丹万没料到只一个照面就被那石狐伤成这样,某种程度上这只石狐甚至比那只大甲虫更危险。

     石狐又扑了过来,燕丹不敢再看它的眼睛,一时也无法和其对抗,只能左闪右避应付石狐的攻击,实在是狼狈不堪。

     我不是来抓灵兽的么,怎么被灵兽逼到这个地步?

     燕丹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三张缚兽符呢,肩头的鲜血是现成的,于是急忙运转元气催动符咒:“缚!”

     那石狐正起劲的追着燕丹咬,冷不丁一道红光将它打翻在地,一条血链牢牢套在石狐脖子上。

     石狐拼命挣扎,燕丹是第一次使用缚兽符,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那只石狐正快速挣脱自己的束缚。

     没等燕丹进一步行动,石狐已经挣脱了血链,它也不敢再扑上来,一溜烟逃远了......

     “喂!你不想要这个了么?”燕丹又把三块黑色晶石摸了出来,高高举过头顶。

     石狐原本已经溜了,被燕丹这么一招呼又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迟疑不决。

     燕丹心下稍安,略微平复了一下,暗自思量:自己的速度和力量和那石狐比应该还略占上风,只要不看它的眼睛,还是有机会将这石狐拿下的。

     于是将晶石揣回怀里,拔出匕首冲了上去。

     那只石狐灵智不低,见燕丹手里握着匕首便不能同时使用缚兽符,它也就不怕了,毫不示弱的和燕丹缠斗起来。

     燕丹手里有武器还是占了些便宜,匕首几次都差点刺中石狐;那石狐气得嗷嗷乱叫,使劲拿眼睛瞪着燕丹,可燕丹只盯着石狐的腿和尾巴,根本不往灵兽的头上看。

     斗的时间越长越是凶险,双方都难免露出破绽,燕丹手里有武器,速度和力量又比石狐略强一些,总算有惊无险;而石狐的一个破绽终于被燕丹抓住,匕首准确的刺中了它的后胯。

     燕丹还没来得及把匕首拔出来,石狐的后胯瞬间石化,生生将那匕首卡在了伤口中。

     要坏事!燕丹心道。眼见石狐的尾巴又化为石棒朝自己扫来,也是斗得久了心中发了狠,燕丹丢开匕首一把抓住那石狐的尾巴,随即奋力一抡,将整只石狐高高抡起。

     “去你的吧!”燕丹瞄中地上一块大石头,将石狐朝那石头狠狠砸下!

     “咔啪!”一声沉闷的石块碎裂声。

     “嗷!嗷!”石狐惨叫着满地乱滚,想来只怕伤得不轻,这一击力量之大连那把嵌在石狐后腿上的匕首都断成了两截。

     机会难得!燕丹此时气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急急忙忙抓出缚兽符在肩头拍上鲜血,运转元气大吼一声:“缚!”

     红光化作血链套住石狐。

     “收!”

     血链又化作红光将石狐扯进灵兽袋中。

     终于搞定了,虽然自己也受伤不轻,总算结果还叫人满意。

     石狐在灵兽袋中还在挣扎。

     “老实一点!”燕丹拍了一把灵兽袋。

     那石狐还算乖巧,立刻就老实了许多......

     燕丹稍事休息,又把伤口草草包扎了一下便起身赶往约定集合的地点;时间也不早了,这回要是再去的晚了只怕又要被那武陵宗大小姐臭骂一顿。

     谁曾想这一次燕丹又是到得最晚的,好在曾倩正为没能捕获那只大甲虫而伤神,也就没心情来骂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