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化鬼重生
    龙腾山。

     此地乃当今天下公认第一高手龙帝所居住之地,然而此刻,竟有一男子在山脚下大声叫喊:“龙帝,出来!”

     早有龙帝下属出来查看,这男子却只要龙帝出来。两方一言不动起手来,哪里想到,这男子虽看上去年纪轻轻,实力却相当不弱,龙帝手下一一被打倒在地,不能动弹。

     他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总算惊动了龙帝。

     龙帝外貌是一个二米多高的英伟男子,一身霸主气慨。他看见男子,本欲责问,看清相貌,却咦了一声,道:“你是鬼帝的大弟子叶原?”

     叶原却毫不客气:“我师父可是在龙腾山?快将我师父交出来。”

     龙帝像听了笑话一般,道:“交出来?鬼帝择日便要与本帝成亲,在龙腾山是理所当然,何来交出来一说?”

     “师父才不会与你成亲!定是你用什么手段胁迫了师父!”叶原指着龙帝,一脸怒容。

     叶原伤龙帝下属,他本就不快,只念叶原是将来伴侣的弟子,这才留一丝情面,解释一番。但这叶原却不知好歹,仍这般胡搅蛮缠,龙帝便再忍不住,道:“胡闹!”

     说罢,龙帝抬手一拳,隔空打向叶原。

     于叶原看来,这不过再简单的直拳,却宛若吸尽天地间的灵气,竟避无可避。他只能施展术法,想要硬挡,面前却突然出现漫天黑气。那一拳的气劲击在上面,竟如泥牛如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师父!”叶原看着那深紫长发的窈窕身影,激动地叫着。身为大弟子,他自然熟悉师父的术法。

     他欲靠近,却不想鬼帝刻意闪远了几步,道:“为师已交待你好好留在宗门,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叶原怔了怔,心里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下意识道:“师父,弟子是来接你回去……”

     “接本帝回去?”鬼帝皱了皱眉头,“本帝已交待其他人将成亲之事告知于你,这几日就要与龙帝完婚,何谈回去?”

     虽然早从宗门哪里得知这个说法,可此刻亲自从师父口中听到,叶原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他感到喉咙像被什么堵住,沙哑道:“师父……这……这怎么可能?”

     “为师与龙帝两情相悦,结为连理也有益于参悟天道,如何不可?”鬼帝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这不是真的。”叶原大叫着,剧烈地摇头,近乎癫狂。

     他忽然双手抓住鬼帝肩膀,浑身颤抖着:“师父,你不能和他成亲,不能和他成亲……”

     “为什么?”

     “因为……”叶原看着鬼帝的幽黑的双眸,艰难地道:“师父,我喜欢你。”

     鬼帝绝美的面庞上有瞬间的茫然,但随即恢复清明,甩开叶原的手,声音寒如冰霜:“你的意思,你与本帝既有师徒名分,却仍对我有男女之情?”

     鬼帝的表现,让叶原的心直坠谷底。他凄然道:“师父,我对你是真情实意,很久以前我就已经……”

     “放肆!”鬼帝挥手一掌,将叶原打飞出去,寒声道:“自此,你被逐出驱鬼宗,你与本帝,便当从未见过!”

     叶原缓过劲,走上前来,仍不死心,竟是道:“你我既已非师徒,那我喜欢你,也无妨了吧?”

     “你!”鬼帝不想叶原说出这话,一时一噎。

     叶原把心一横,拉住鬼帝一只手,道:“你与我同修鬼道,更能分享修炼心得,何况你我相处已经十数年时间,相互了解之深,竟还抵不上龙帝这条长虫吗?”

     鬼帝怒极反笑,道:“同修鬼道?相互了解?那些又有何用?龙帝乃当今天下第一人,受数万蛮族修士供奉,修炼之途上的成就,更不知比你高出多少,请问你,本帝为何要舍好而求次?”

     叶原道:“再给我十年时间,我定能将这条长虫踩在脚下!”

     “放手!”

     怒喝声中,一股恐怖之极的力道直接将叶原拍出数百米之远,出手之人,自然是龙帝,他已然忍无可忍。

     叶原转眼却已回来,疯狂地叫道:”也好,我叶原今日便与你这所谓天下第一一较高下!”

     叶原虽然亦是人杰,但毕竟太过年轻,数十招之后,便被龙帝打得连连吐血,倒在地上。

     龙帝眼中浮动杀意,沉声问道:“幽儿,此人既是你弟子,本帝便问你一句,他当如何处置?”

     鬼帝沉默片刻,看了看叶原,道:“他既如此不知好歹,那便不劳龙帝动手,本帝亲自清理门户。”

     说罢,她走到叶原身前,掌中聚起幽幽黑气,冷冷道:“这便是不自量力的下场!”

     “师父……”叶原想说什么,但下一刻,鬼帝便一掌印在他的胸口,击碎了他的心脏,彻底剥夺他的所有生机。

     这世间伤心之事,莫过于被心中挚爱亲手杀死吧。

     不甘的叶原,感到自己慢慢升高,但往下看去,他的身体却仍躺在地上。一生修鬼术的他顿时明白,他死前怨气太大,身死魂不散,成了一个鬼物。

     他这等修炼之人,成了鬼,一般能保有些修为,但不知为何,叶原只感觉连动根手指都难。天地灵气流动,对他来说,竟如狂风奔流,他只能随波逐流,不能自已。

     周边景色不停变幻,转眼前,叶原就已分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他心中苦涩,知道他这样一个弱小的怨灵,顶多几个时辰,就要融化入天地之中,再无见到鬼帝的可能。

     他终于绝望。

     但不知为何,他竟是保持这种状态,在天地间游荡了数日还未消散。这一天深夜,他被天地灵气流挟着,途经一处深山,看到几人聚在一起。他本不关心,但忽然感到一股莫大的吸力,直接将他吸出了天地灵气流。

     浑身剧痛过后,再次睁眼时,他赫然发现眼前正有一只凶鬼啃食一个人形魂魄,又用手摸了摸全身,他发现自己竟然了有肉体。

     他一生研习鬼术,被誉为鬼术的奇才,此刻,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现在这副肉身的魂魄,只怕刚被眼前的凶鬼抓出,他正好经过这里,未死的肉身将他当成了这副肉身的魂魄,吸了过来。

     这等奇遇,叶原却来不及为自己的运气高兴。他急忙查看这具身体的状况,心中又是一凉。

     这片圣元大陆之上,修武盛行。修炼者境界繁多,有淬体、炼气、化俗、飞天、金身、合道等等。

     叶原这具身体修炼境界尚停留在最低的淬体境,纵然是有叶原魂魄附身,也万万打不过眼前这只有着炼气境修为的凶鬼。

     眼见凶鬼已将手中的魂魄吞吃干净,一双眼洞向他这个方法转来,叶原不由得额头见汗。

     若换做前世,叶原有一百种方法让这只鬼俯首帖耳,或者给现在的一个时辰,他也有把握这让副肉身具体斩杀此鬼的能力,但偏偏,就在这他刚获新生的刹那,他便身临如此险境,一时间竟毫无办法。

     叶原扫了扫周围,发现还有几人,十五六岁的样子,和这具身体差不多,穿着统一的服装,多半是一个宗门的弟子,但却都站得远远的,显然没有救他的心思。

     只能靠自己!

     叶原稳住心神,慢慢后退,同时仔细查看周围,看事情是否还有转机,忽然发现,本是铺满落叶的山间地面上,由于被他的脚划开,却露出了一些花纹。

     他顺着花纹看去,发现没被落叶遮住的部分,也有类似的图样,有些交点却插着黑色的石头。而凶鬼的位置,恰好处于这些图样的中心。

     叶原一眼便看出,这正是一座镇鬼的法阵,只是一些地方的镇魂石,也就是那黑色石头,被刻意挖去了,才没有发挥作用。

     法阵痕迹很新,叶原心中不由得有些疑问。但他随即将这些抛在脑后,现在最重要的,是渡过眼前的危机。

     他一摸腰间的乾坤袋,从中摸出几块镇魂石来,手连续甩动,一共七块镇魂石飞出,稳稳地插在了法阵的空缺位置。

     (乾坤袋,大陆上的一种空间宝物,可存物。)

     凶鬼查觉,鬼哭一声,顿时向叶原飘来。阴风阵阵,直吹得叶原头皮发麻。

     他稳住心思,连捏法诀,喝道:“起”

     只见每颗镇魂石上,都冒出黑气,向凶鬼缠绕过去。虽是轻飘飘的气,但对于凶鬼来说,便宛若坚韧的老藤。不多时,凶鬼便被黑气缠绕住全身,动弹不得了。

     叶原看好时机,又从乾坤袋中摸出一面黑色小旗,正是鬼道中人几乎都有的招魂幡。看来,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也是修炼鬼术的

     他催动招魂幡,顿时便从幡面传出一股吸力,将凶鬼吸了进去。只要之后再加以炼化,这只凶鬼便可于对敌之时,为叶原所用了。

     叶原长出口气,总算渡过此劫。

     这具肉身虽然魂魄被那只鬼抓了出来,但毕竟不可能抓得干干净净。不多的残魂断魄与叶原鬼魂融合,让他也有了身体原来主人的部分记忆。刚才情况紧急,没时间去看,现在总算可以整理一番。

     此地叫阴风岭,处于大陆南边的偏远地方,巧合的是,这具肉身的主人名字也叫叶原,乃是距这阴风岭几百里之外一个叫朝南宗宗门的弟子。

     此人修为不行,家世却不错,似乎是这偏远南域一国国君的儿子。来到此地,是被周围一同来的几个朝南宗弟子勉强而来,目的是为了……

     “喂,叶原,快把你那招魂幡给我。”

     叶原正整理着信息,忽然传来这么一声,正是刚才周围见死不救中的一人,不知什么时候又靠近了过来。

     记忆中,“风阴”这个名字浮现出来,还有一大堆信息,叶原却懒得去管,光凭他刚才对同门师兄弟不管不顾的样子,前世一直是驱鬼宗模范大师兄的叶原就对其毫无好感,于是皱了皱眉,道:“为什么?”

     “为什么?”旁边又来一人帮腔道:“那只鬼自然要是少爷的,你还想独吞吗?”

     原来主人记忆浮现出来,叶原顿时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叶原是帮他们几个蹚雷的,不能收服那只鬼,叶原自然是个死,能收服,就再从他这抢过来。

     叶原更不会给好脸色,冷冷道:“我自己冒险收服的鬼物,何来独吞之说?”

     “你不给?”风阴上前一步,瞪着叶原。

     叶原摇头。

     旁边的人上来就要动手,却被风阴拉住。

     “你可要想好了,这里是九死一生的阴风岭,死了一两个历练弟子可再正常不过了!”风阴阴森森地道。

     叶原点头,嘴角反而诡异一笑,道:“估计是要死三个。”

     风阴加上他的两个同伙,正是三人。

     “给脸不要脸。你们两个,给我做了他!”风阴怒吼。

     见两人拔剑围上来,叶原却一点也不慌张。

     修炼境界,每一境又分十层。一二三层属于前期,四五六层属于中期,七八九属于后期,第十层即是圆满,可又下一境界迈进。

     眼前这三人虽然修为比叶原高,但尚在淬体境内,叶原毫不畏惧。

     他招魂幡一抖,刚才收服的那只鬼物就跃了出来。冲过来两人吓了一跳,他们可是也知道这家伙足有炼气境修为的,根本不敢硬拼,连连后退。

     风阴叫道:“不必怕,放没有祭炼过的鬼物出来,他控制不了的,直接攻击本人就是。”

     两人将信将疑,但看叶原双手连捏法诀,那鬼却只原地鬼叫不停,根本不前进,心下就有了几分相信,掣剑在手,就要绕过鬼物,向叶原杀来。

     但刚才一直呆在原地挣扎的鬼,竟忽然动了起来,而且灵巧无比,两只灰气凝结的手左右分拍向两人,直将两人头颅拍碎。

     风阴眼珠都要瞪了出来,指着叶原道:“不……不可能,你还没有祭炼,它怎么会听话?”

     “刚才我用的就是祭炼法诀,你看不出来吗?”

     “那也不可能!你一个淬体境的武者,怎么可能一个人祭炼成功炼气境的鬼物?”

     “那你就不必知道了。”

     说罢,叶原一挥手,凶鬼欺近风阴身边,手捏住他的天灵盖,生生的虚幻的魂魄拉了出来,放在口中大嚼,正和那个原来叶原的死法一般无二。

     “这样,也算给你报了仇。接下来,我就要用你的身体再活一世了。”

     叶原摸着胸口,感受着心脏的跳动,喃喃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