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劫雷诀
    叶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表现和原来的叶原相比实在相差太大,很容易就引起别人怀疑。虽说被怀疑了也没什么,但还是尽量不引人注目为好。

     果然,渚瑛奇怪问道:“小辈?你今年多大年纪?”

     叶原只能含糊道:“你听错了师姐,我怎么会称呼师兄为小辈呢?我的意思就是我不屑于和他们计较而已。”

     “那本王又是怎么回事?”渚瑛显然听得清清楚楚,又问道。

     这“本王”则是前一世叶原的自称了。天下修炼者,除了最顶端封帝者的存在,下面还有数个封王者,“鬼王”,是世人对前世叶原的赞誉。

     不过对渚瑛自然不能这么解释,叶原脑筋一转想出理由:“师姐,我说的是本王子,不是本王。”

     “王子?你是王子吗?”

     “嗯,南武国六王子,就是我了。”

     渚瑛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转眼到了路口,两边分别是男女弟子宿舍,两人就要分开,从女弟子宿舍方向那边,又过来一人,长得高壮英伟,一头亮红头发犹为刺眼。

     他远远就招呼道:“渚师妹,你去哪里了?可是让我好等啊。”

     叶原脑中浮现在他的信息:炎炽,内门弟子前十名,渚瑛的追求者。

     “炎师兄找我干什么?”渚瑛是一贯冷淡的语气。

     此刻他已走到近前,看了叶原一眼,笑道:“自然是来问你双修之事考虑得如何了。”

     “炎师兄,我已经说过了,请再给我一些时间,等我想好,自然会主动将答复告知炎师兄,炎师兄安心等待就好。”渚瑛皱了皱眉。

     炎炽不死心,又道:“师妹,马上就是年试,你若肯与我双修,修为定能突飞猛进,进入内门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为什么还要再考虑呢?请渚师妹放心,我炎炽定会明媒正娶于你……”

     叶原忽然哦了一声。

     炎炽转向叶原,皱眉道:“怎么?”

     “没什么。我自己在想事情而已。”叶原道。

     他实际上是奇怪,而对炎炽的双修请求,渚瑛的回答竟然不是直接拒绝,而是要考虑。当听到炎炽说修为突为猛进,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这个炎炽,应该是阳灵体体质,不过还没到极阳体的地步,但确实,和渚瑛能够双修的话,两方都有极大益处。怪不得渚瑛也说要考虑。”

     叶原心里想着,又听到炎炽问他:“你和渚师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和她同行?”语气完全是在质问,一点都没有客气。

     “啊……就是在外历练碰到一起,就一块儿回来了。”叶原半真半假地说着。

     “现在男弟子宿舍就在那边,你怎么还不走?”炎炽有些不快,心里已经打算要调查调查眼前之人。毕竟,以渚瑛的性格,仅仅是碰到一起就会与人同行?那绝不可能。

     “哦,是。炎师兄、渚师姐告辞。”叶原略施一礼,往男弟子宿舍那边去了。

     没走几步,钟天师忽然冒了出来,和他意念沟通道:“你先别回去,寻个僻静地方,练劫雷诀。”

     “劫雷诀?”

     “不错。封印这么多年,本座早想好怎样完美控制渡劫天雷的方法,称为劫雷诀。”钟天师有些得意地道。

     叶原一怔,不由问道:“前辈明明三魂七魄都处幻阵之中,还能思考吗?”

     钟天师轻哼一声,道:“法术于本座,胜于这世间一切,区区幻阵,又怎能分本座的心?”

     叶原想了想,有些犹豫。他的散魄换魄大法的真气属性偏阴,并不适合修炼雷系法术,难练不说,还很有可能伤到自己。

     但最后叶原还是答应了。毕竟,完成这雷劫法术,就是他说服钟天师成为他一魄的条件,他万没有理由拒绝。

     况且,如果惹得钟天师这一魄不高兴,在他身内不配合起来,那他估计连自如地控制身体都办不到了。

     这朝南宗,僻静地方还是好找的。叶原在原来叶原的记忆中搜寻一番,又往山下走去。

     路上钟天师又传来意念道:“这劫雷诀共分十层,修炼到第十层,便能真正引动渡劫天雷为己所用。这第一层,是基础中的基础,名为天雷淬体,你要做的,就是让雷霆劈中,增强身体对雷霆的抗性,并习惯雷霆之力。本座告诉你法诀,你听好……”

     叶原听完,不由问道:“我怎么找雷霆?现在这么好的天气。我也没认识会雷系法术的人。”

     钟天师有些诧异地道:“本座见你见识不少,如何这都想不到?布个雷系阵法不就好了?”

     “这个我不会啊。”

     “本座告诉你!”

     于是吧啦吧啦一堆。

     叶原一听,布阵法要雷属性灵石,他一个练鬼术身上自然没有这种玩意,只好又换个方向走。

     不多时,他走进一处颇宽敞的建筑中,里面弟子不少,大多是内门的。这里正是朝南宗任务领取交接的地方。内门弟子可以领取这里的任务,完成后会获得宗门贡献值,用之换取奖励。

     叶原还在外门,自然不是来领任务的。事实上,宗门贡献值除了完成任务可以获得外,拿东西换,用钱买都是可以的。叶原在封印钟天师的地方得了不少灵石,正好用来换。

     他换了大部分手上的灵石,得到够一次布置法阵的雷属性灵石,想了想,又问钟天师:“天雷淬体,多少还是会给身造成伤害吧?是不是需要用些滋补的药物?”

     钟天师半晌才回复道:“有道理。”

     叶原有些无语,索性用钱又兑了不少贡献值,买了些滋养体身体的药草。他是王子,身上自然有些钱。可这么一通用,最后也所剩无几。

     不过叶原也不怎么担心。他生前记得的鬼术,钟天师会的法术,随便写几个出来,在这种地方都能换到不少东西,这样就足够撑好长一段时间了。

     叶原出了领任务的地方,寻了处没开发的山林,就根据钟天师说的布了阵,接着坐在阵法,催动阵法,只见半空中银光闪烁,立刻就有电光劈向了他。

     这天雷淬体,也没什么好做的,就是换劈。虽然很疼,但叶原两世为人,意志坚定远超常人,自然忍了下来,时间一长,待身体有些习惯之后,甚至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钟天师查觉到,暗自点了点头。

     等叶原从入定状态出来,天色已晚,灵石不知什么时候灵气已经耗光,阵法自己停止了。

     叶原随即闻到一股异味,看了看身上,发现皮肤上覆盖着一层油腻的黑色物质。

     叶原有些诧异:这么容易就剔除了体内的杂质?一般只有那些少见的灵药,或者是突破到飞天境时才有这种效果啊。要知道,剔除了杂质,不光延年益寿,更能提升修炼者资质,可是一件大好事。

     钟天师感应到叶原的想法,跳出来,有些得意地道:“本座告诉你的阵法,是本座专门创来,用之给劫雷诀修炼者淬炼身体的淬雷阵法,雷霆会按特定的顺序劈入你周身穴道,自然有这种神奇的效果。”

     “哦,是这样。”叶原还以为这阵法只是随便一个雷系阵法,没想到还是钟天师原创的。

     钟天师又道:“不过你能进入入定状态,保持周身穴窍打开,接纳雷霆之力也起了大用,倒是比本座预想中要快的修成了第一层。”

     “修成了?”

     “不错,以后你面对地级以下雷系法术或武技,起码能免除一半效果。”

     叶原点了点头,觉得还不错。随即脱下全身衣服,从融合的钟天师的记忆了挑出一种水系法术,施展出来清洗身体。

     这还是叶原第一次使用通过换魄获得的法术,明明自己完全没有修炼过,但就是会用,感觉很奇妙。

     钟天师又道:“你接下来再淬炼一次身体,就可以进行劫雷诀第二层的修炼了。”

     叶原汗了一个,连忙道:“前辈,你应该也能感觉到,我现在已经很疲惫了吧?还是先休息几天,劳逸结合为好吧。”

     钟天师虽然心急于实现控制劫雷这一壮举,但也没有不通人情,听叶原这么一说,还是放弃了让叶原继续练的想法。

     叶原从乾坤袋中掏出一件新的衣服穿好,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天色已黑。叶原刚看到自己的住处,一个人影就迎了上来,责备道:“殿下,出了这么大事情,你去哪里了!”

     “找我什么事?”叶原看清来人,是被他母亲选上,和他一起进入朝南宗修行,方便服侍他的侍者,名为钱光。

     钱光的语气很着急,道:“殿下还问我什么事?您自己说您杀了风家的三少爷您忘了?”

     “这事怎么了?”叶原眉头皱了皱,眼前这个钱光的语气,可不太像一个下人。

     “还说怎么了!这里可不是南武国皇宫,事事有王后娘娘罩着您,在这儿咱可以惹不起风家。你现在自己说杀了风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风家人用手段害了。就算你觉得没什么,到时候你出了事大王王后可要怪到我头上!”

     叶原有些无语。这原来的叶原得是有多废物,竟然让一个下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做下人的,却毫无敬主之心,现在的叶原也对这钱光没啥好印象。“说了句你不用管了”就绕过他往屋里走去。

     哪里这钱光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道:“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快点和我去找风阳风乾师兄认错,这样说不定事情还有一线转机!”

     饶是叶原脾气好,这下也动了气。他一把摔开钱光的手,反手就给了他一耳光,道:“本王子做事,还不需要你指手划脚。给我滚!”

     钱光怔在原地,显然没想到那个废物主子敢这么做。半晌,方低下头,道:“属下知错,告退了。”

     他虽然低头,可叶原还是看到了他眼里闪过一丝凶光。

     叶原当然不以为意,回了屋中,找了个锅,将买好的药草熬制一番,倒在洗澡的桶中,加上水,洗个药浴,收拾一番,除了衣袍刚想躺床上,钟天师又冒了出来:“这夜深人静,正是修炼的好时候,你怎么要睡觉?不知道天道酬勤吗?劫雷诀还需要足够高的境界才能修成的!”

     “这个啊。其实前辈,我现在其实不能修炼的。”

     “为什么?”

     “因为现在虽然有前辈充当我的一魄,但前辈并没有完全和肉体融合,我不太能控制好真气,所以如果是修炼法术武技什么的还好说,但要提升境界的话,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那怎么办?”钟天师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叶原道:“没能完全融合有两方面原因,一个是我那原来的一魄并未完全拔除干净,一个就是前辈在成为我一魄的过程中,本身也受到了损害。所以想与肉身完全融合,还需要焚魄草和阴露果这两种药物。”

     “那是什么灵药,本座怎么没听说过?“

     叶原笑了笑,道:“晚辈也没听过。这两种东西都是散魂换魄大法上记载的。”

     “那上面有没有说要哪里搞到它们?”

     “焚魄草还算简单,只要是品质足够的灵草,吸食人的魂魄后,就可称作焚魄草,我吃了它,就可以将我原来的一魄彻底清除。但阴露果我却有些没底。大法只说品质足够的灵果处于极阴之境,就可成为阴露果,但这个极阴之境,我有些搞不明白如何办到。”

     钟天师听得有点乱,道:“你等等。吸食人的魂魄,要怎么弄?”

     “具体来说就是将灵草插在活人的百会穴中,再隔绝天地灵气。灵草没有灵气,就会去吸食人的魂魄了。”

     钟天师听得半懂不懂,哦了一声,看叶原这么有把握,觉得也不必再问,半晌又道:“那那个极阴之境,是不是和那极阴体质的小妮子有些关系?”

     “嗯,我也这么想过。她是极阴体,又修炼至阴的玄阴真气,说极阴之境,她体内估计就符合条件,可具体究竟怎么做,我却拿不准啊。”

     “拿不准就多用几种方试试不就完了?”

     叶原嗯了一声,道:“所以前辈,明天我会去找渚瑛,现在就先让我睡觉吧。”

     钟天师要是还有表情,定会翻个白眼给叶原看,现在只能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