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ywadqg"></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上官家的变故
     咟凝神静气,意识直接潜入了自己的灵魂之中,将自己收来的妖魂直接碾碎,并以各种秘法加之冲击那噬魂印。

     在咟的力量接近之时,那印记像是感知到了危险一般,光芒大盛,吞噬的力度越发狂暴起来。

     “区区一个印记而已,给我散!”

     那噬魂印发威,咟也调集全身力量来冲击,在那三千妖魂的辅佐之下,那噬魂印也扛不住,最终消陨,不过咟此刻的状态也不大好,脸色煞白,额头也尽是冷汗。

     “等本帝恢复,第一个就拿阎皇开刀!”

     这个怨咟也记下了,不过现在也不是他动气的时候,灵魂的损伤在妖魂的滋补之下很快便恢复了一大半,接下来就是稳固自身境界的时候。

     妖兽的晋升同人族一样,每晋升一级都需要夯实基础,固然在突破之后就拥有了力量巨大的提升,但那才是真正的图一时爽快。

     吸食了刚刚的兽晶,咟是身躯也在发生着改变,原本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青年模样,现在却是增加了几分成熟的气质。

     如果能量给够,咟可以直接冲击至高境界,同人族不一样的也在于此,妖兽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堆积,就会进化,不需要参悟天地规则,相比之下人族的晋升就要难得多,不但要足够的力量凝聚,还需要极强的悟性。

     调息一阵之后,咟的面色也基本恢复正常,待到稳固境界之后,他便准备去扫荡这片树林,捕杀妖兽。

     ……

     与此同时,上官羽凤也回到了她的驻扎之地,是距离咟不远处的一座城池,名叫荒天城,这城池周围布满了陷阱和各种防御,城墙之上也不停地有巡逻队伍走过,戒备极其森严。

     像荒天城这样的城池,各处都有不少,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城池的数量也在不断减少,这荒天城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妖兽的主力军还在大后方,距离这里还有很远的路程,所以他们也暂得安稳。

     “羽凤,考虑得怎么样了!只要你点头,你可就是少城主夫人了!”上官羽凤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个锦衣的翩翩公子就跟着推开了房门。

     “少城主,我可没有说我要考虑什么!这事儿你以后还是不要再提了!”

     “这么说你是不答应咯?”罗翔闻言也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要生气的样子。

     “我上次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何必再问?”上官羽凤也显得有些不耐烦,面前这人乃是这荒天城城主罗志的儿子罗翔,仗着自家的权势,在这城中欺男霸女,多少姑娘糟蹋在了他的手中。

     “呵呵,那如果我要是强上勒!”罗翔脸上保持着笑意,话语很淡,就像是在说一件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强上?你有这个胆子么?”上官羽凤微皱着眉头,显然也不怕这罗翔,虽然罗翔是这荒天城的少城主,但他的境界却是异常之低,而且她的身份还在这罗翔之上。

     “问我有没有胆子!你以为你还是上官家的大小姐不成?”罗翔冷笑不已,脸上也露出了嘲讽之色。

     “你什么意思!”

     上官羽凤的真实背景乃是上河城的上官家,而上河城乃是附近几个城池联盟的总督所在,上官家坐拥这个联盟的一半权利,而这荒天城只是这联盟之中的一个小城池,比背景她自然比不过上官羽凤。

     不过看罗翔肆无忌惮的那模样再加上话语可以断定,上官家一定遭遇了什么变故。

     “什么意思?你应该猜到了才对!上官家玩儿完了,现在联盟只有一个盟主,那就是上河城的左家,而上官家据说已经被灭门了,现在你是上官家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人!”

     “什么?怎么可能!左家绝不是上官家的对手!你在骗我!”上官羽凤闻言心头大震,虽然不信但心头也动容不已,上官家跟左家同在上河城,彼此实力几乎是伯仲之间,所以这联盟之主的权利才一分为二。

     要说左家拿下上官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左家不计代价,二者以死相搏,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虽然左家和上官家二家在联盟的很多意见上相左,但也绝不可能到这种拼死的地步。

     “呵呵,你来荒天城的这段时间,上河城发生了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上官家虽强,但也只是那一根支柱而已,支柱一倒上官家也只是没有梁的房屋,飞灰之力就可以让之倾覆!你们家的支柱是谁想必也不用我说!”

     “不可能,爷爷他乃是大法师巅峰之境!这联盟之中就是左天华也不可能打的过他,绝不可能出什么事!你一定是在骗我!”上官羽凤咬着牙,虽然不信但心里也没底,这罗翔敢以此冒犯,其实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大法师?大法师又怎么样,该死的还是要死!你别忘了这世界妖兽才是最强悍的,总而言之,你上官家已经倾覆,现在有两条路给你选!一,做我的妾室,二,以上官家余孽处置!你也知道左家下手从来不留祸患,若是将你上交,你必死无疑!所以你要想活下来,唯一一个选择就是跟我!”

     罗翔嬉笑着,说完这句也是心情大好,他早就觊觎上官羽凤的美色,虽然此刻上官羽凤是一副猎人打扮让人分不出男女,但真正收拾一下,却是出尘无比,宛若人仙。

     “既然我上官家已然倾覆,那我为何还要苟活于世!”上官羽凤的眼角也簌簌地落下泪来,她知道,罗翔都将话说到了这种地步,那她上官家一定如罗翔所说,但她并没有像常人一样抓狂,反而显得很冷静。

     “不想活?呵呵,你觉得我会给你去死的机会吗?我罗翔要的女人,就算化作飞鸟也逃不出我的手心!”罗翔越想越兴奋,索性也就不再装沉稳,而是奸邪地大笑了起来。

     罗翔话音刚落,瞬间就出现了数道身影,上官羽凤认得,这是荒天城城主府罗志的贴身密卫,个个都是强大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