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一丝温暖
    沐离惊慌之下的一个闪躲,纵使黑虎一下冲进了他们脊背相依阵营的圈内,众人的后背顿时出现在了莫大的危机。一时间,苛责谩骂声四起。

     韩千刃在高声厉喝的时候,像是已经意识到了沐离这边可能出现的危机。眼瞅着黑虎纵身一跃跨过人墙,他不退反进,一个前冲逼近黑虎近前。在黑虎前脚尚未落地之际,手中铁棒快似流星般自下而上扬起。

     “嘭!~”的一声,铁棍的棍梢儿,重重的撩在黑虎的头颅下颚。黑虎连一声嚎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硕大的头颅就被这快若流星般扫过的一棍打爆了头颅,脑浆迸裂,红的白的当空淋下,洒了一地。黑虎硕大的身体,也被大力的抽击抛的高高跃起,掉落到己方战圈之外。

     “不要乱!~收紧阵列,注意防护。”

     韩千刃的及时出手,稳住了局面。同屋的人开始依言行事,彼此一边相互提醒、掩护,一边快速的收缩阵型。

     沐离惊愕的从地上站起,看着慌乱的己方阵营,知道自己刚刚的胆怯给同屋的人带来了莫大的危机。看着不断缩小的阵列,转眼间已经没了自己可以容身的位置,心里一下子空唠唠的。

     被舍弃了么?~……

     “木头,发什么愣呢?不想活了!~”

     张闯快步来到沐离的身前,手中铁棍横扫,将一只从侧面扑向沐离的豺狼抽飞出去。

     沐离身形瘦弱,在知道了格斗场里残酷的生存法则之后,心里更是万念俱灰,求生欲望萎靡,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丢了魂似的。早饭之后,张闯就给沐离起了个外号,叫‘木头’。

     听到对方的呵斥,沐离心下一惊,无主的心神顿时清醒了几分,急忙侧身守住张闯此时站着的方向。目光顺着他的视线方向看过去,一只脊背坍塌的豺狼倒在十几米外的地上,低声哀鸣,在其身下流出大片的血迹。

     “谢、谢谢蛮子哥。”沐离心中一阵后怕,结巴的道谢道。

     “呵呵,客气啥,咱现在可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快去把那家伙拾回来,它可是咱的果腹美餐。”

     张闯大咧咧的道。

     沐离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暖流,郑重的点头应了一声,快步朝着豺狼的地方跑去。

     倒地的豺狼颈椎骨被蛮子一棍打断,此刻已是奄奄一息。来到近前,沐离挥起手中的木棍,把奄奄一息的豺狼打死。同屋的人都是使用铁棍的,唯独沐离身形单薄、力气羸弱,使用铁棍舞不起来,没办法只好选了根木质坚韧的木棍。

     沐离连挥十几棍才算是把豺狼打的死透,累的他额头上流下大滴的汗珠。俯身捡起豺狼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忽然感觉身侧射来一道锐利的寒芒。沐离心下一凛,有了之前的教训,再不敢大意。急忙调头去看,恰时,与那道饱含阴毒目光的主人隔空对视在一处。

     那人看到沐离朝他这边看来,对着沐离阴测测的一笑,继而跑远了。

     看到那人样貌的一刻,沐离不禁一怔,居然是个‘熟人’。这个悄悄窥伺自己的人正是当日在天罪城中街道上,走在自己身后把自己撞到的那个奴隶。这时再次看到对方,沐离心中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滋味,很是复杂。

     “妈的!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还不回来。”同屋的王彪见沐离在那里发愣,顿时气急的大骂道。

     沐离不敢迟疑,扛起豺狼的尸体快步跑回己方阵营。将豺狼的尸体和刚刚被韩千刃打死的黑虎堆在一起。

     看到沐离回来,同屋的人个个面带嫌弃,显然已经把他当成了累赘。见此,沐离心中又是一阵黯然。

     “入列!~注意防御。”

     韩千刃声音依旧冷漠,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其他人听了韩千刃的话,一个个眼神凌冽,厌恶的别过头去。可是没有一个人给沐离腾出空位,谁都不愿和他站在一起。

     “木头,来我这~你今天第一天训练,出点岔子正常。至于他们,别往心里去。”蛮子瞥了眼身边的人,气愤的道。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可是沐离也能看得出来张闯是个热心肠,人长得人高马大,为人也是大大咧咧,好恶喜形于色。因为他这样的性格,屋里的人开他玩笑,便给他起了‘蛮子’这么一个绰号。

     听到张闯的话,沐离心中又是一暖,在蛮子身边站定,重新加入了阵列,继续训练。

     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同屋的人里,只有蛮子对他抱有善意,愿意理会他,和他说话,不嫌弃他。至于其他人……

     格斗场捕获的这些野兽中,豺狼、猎豹、猛虎、野猪、犀牛等等……应有尽有,它们被格斗场的人抓来后饿上几天,如今放到校场上,看到校场中的人类,饿红了眼的野兽一个个悍不畏死,凶狠无比的捕食。

     一小会儿的功夫儿,校场的空气中,就弥漫起了浓重的血腥味,人的、兽的,数不清的尸体掺杂在一起,好似修罗地狱……

     开始的时候,沐离还会去计算杀了多少只野兽。可是,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他渐渐地已经变得麻木,只知道机械式的挥舞手中的木棍将扑过来的野兽打死,然后把死去的野兽的尸体拖回己方的阵营,如此不断地重复着一次次来回。

     待到夕阳落山,校场上鸣金三声,一天的训练终于结束了。

     硕大的校场上,沐离目光茫然的四下望去,活下来的人,神色各异。或麻木,或坚毅,或痛苦,或茫然……总之,在他目光扫过的人中,没有一个人脸上出现因为活下来而感到喜悦的神情。

     训练结束,人群开始慢慢依次离开校场,相比早上来时,人流稀疏了不少,人数上,差不多消减了一成左右。

     同屋的人中,除了韩千刃、张闯,王彪之外,其他人的情况和沐离差不多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口。韩千刃在堆得小山一样的野兽尸体中挑出两只金毛雄狮当做今晚大家的食物。其余的,尽数交由格斗场的校场管事进行核算。

     “王彪,拿着牌子到秦医师那里领取疗伤药物。”

     韩千刃随手将一块刻着‘二十’字样的木牌扔给同屋的王彪。沐离看得清楚,那块木牌正是刚刚格斗场的管事在核算了他们今天的猎物后,交给韩千刃的兑换牌。

     一天的训练,王彪也是疲累不已。可是韩千刃有了吩咐,他不得不去照做。转身之际,恰时看到沐离正盯着他手中的木牌张望。

     “看什么看,妈的!~跟老子一起去。”

     沐离吓得一缩脖,想要逃开,可是被王彪凶恶的眼神一瞪,他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子,默默的跟上。

     “操!~废物东西,怎么不出声呀,不愿意……”

     沐离:“愿意……”

     “耷拉个脑袋往哪看呢,抬头看路!~记清楚了,明天再来就是你自己了……”

     沐离:“……”

     “真他妈是个闷葫芦,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

     沐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