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格斗场
    格斗场,是天罪城殷家名下最兴盛的一处产业,可谓是日进斗金。

     血武大陆上武风盛行,可是,高深的功法,绚丽的武技固然精妙绝伦。然,在普通人的眼中,武者之间的比斗、厮杀场面虽是绚丽多彩,可是场面上带来的直观感受,却远不及一场最野蛮的、最血腥的、最直接的肉搏战来的热血。

     因此,殷家格斗场里的格斗比赛,在天罪城中备受人们的热衷追捧。

     格斗场中会定期举行比赛赛事共分三种:人斗、兽斗、人兽斗,其中又包含各种的挑战赛。

     三种赛事隔日轮番上阵,场外会有殷家的人开设赌局。为了保证赌局的公正性,格斗场中进行的每场比赛皆是生死战。一场比赛无论是单人,或是多人进场,最后能够活着走出去的,永远只有一个。这样一来,殷家格斗场就需要储备大量的格斗士。

     同时,为了每一场比赛的精彩程度,殷家会对通过各方途径招募来的人员进行系统的训练培养,以保证每一场比赛的质量。

     而殷家格斗场在培养格斗士中,采用的也是最简单粗暴的一套法则——适者生存。

     顾名思义,就是通过最严苛、最残酷的手段,将通过各种途径召集来的每一批次的格斗士进行筛选、磨砺,精益求精。

     沐离他们这些聚集到这里的奴隶,想要最终活下来,只有一个途径,就是成为格斗场中的正式格斗士。而想要成为格斗士需要经过层层残酷的筛选,初选,擂台赛、还有最后的个人战。

     所谓初选,就是在经过为期十天的校场训练后,新人以每个房屋为单位自成一组,与其他屋子的人组成的小组捉对厮杀,胜者晋级。初试中,会把人数刷减至十支队伍。这一轮次,是死伤人数最多的一轮。

     接下来第二轮,是擂台赛。

     擂台赛阶段,每支队伍要和格斗场中花名在册的正式格斗士进行厮杀。也就是一名格斗场中的正式格斗士,对战进阶队伍的整队人。

     这一轮赛制听起来好像是对新人队伍比较有利,毕竟占据人数优势。可是实际上,在历届选拔赛中,第二轮擂台赛的残酷程度,要远远大于第一轮的初试。一名正式格斗士的强悍战力,要远远超出一支普通新人队伍的战力。曾经有几次的擂台赛比赛,初试选拔出来的十支新人队伍,几乎是在第二轮全军覆没,没有一人能够活下来。

     第三轮个人战。

     如果新人可以走到这一轮,那么可以说他们幸运之极。

     个人战里,经过前两轮剩下的人捉对厮杀,只要可以胜利一轮,杀死对手。那么,这个新人就算是幸运的走进了殷家格斗场的大门了。

     每一批次的奴隶,经过轮番的厮杀淘汰,层层筛选,最后活下来的少数人才有资格成为格斗场中的格斗士。而每一批次最后能通过的人数,绝不超过五指之数。

     ——————————

     次日,大病初愈的沐离,和同屋的人一起来到了格斗场训练的校场上。

     宽阔的校场,烈日炎炎。炽热的阳光仿佛连空中的空气都要蒸发一样,空间里满是扭曲的嶙峋光晕。

     格斗场的情况和规矩,早饭的时候,沐离已经从张闯那里听说了一些。张闯就是昨夜和张彪发生口角的那个‘蛮子’,张闯是他的大名。

     面临如此残酷的生存法则,沐离有些心神不宁、魂不守舍,心中更是万念俱灰。醒来后第一次早饭的吃食,吃起来也是味同嚼蜡,毫不知味。

     站在宽广的校场上,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人影怕是要数以千计。茫茫多的身影,使得沐离心中求生的念头又消减了几分。

     他们这些被召集进入格斗场的人,有奴隶、罪犯、游侠、流民等等……通过各种渠道而来,有些是被迫的,还有一些人是走投无路主动投奔的。

     殷家格斗场中的生存法则虽然严酷、血腥,可是如果真正能够侥幸走到最后,成为正式的格斗士,进入殷家,自此受到殷家的庇护。锦衣玉食、吃喝不愁,这种未来对于诸多在天罪城中每天惶惶度日,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的人来说,不枉是一种很好的归宿。

     沐离他们栖息的茅屋住所那边,一共是十排茅屋,每排十二间房。根据天干地支依次排列命名。校场上以每一个茅屋的编号为一个单位,分成了一百二个相同大小的区域。

     (十天干:甲乙丙丁午己庚辛壬癸;十二地支:子丑寅某辰巳无为申酉戌亥。)

     每一个天干区域内会有十二个小的地支区域,会有格斗场的专人负责,在规定的间隔时间点,不断的向内十个单位的各自区域内投放饥饿的野兽。第一次投放十只,接下来每过一刻钟时间会放进一只。

     格斗场安排的日间校场上的训练,就是让他们这一批次的新人和野兽厮杀。算是正式筛选前的开胃菜,这种训练持续十天。

     在这十天里,沐离他们这些新人,每日都要做的就是与格斗场的人从山里抓来的这些野兽厮杀,以此获取他们每日三餐的食物,以及多余数量的野兽的尸身血肉,可以用来兑换相应价值的疗伤药物,完全自给自足。

     为了能够更大几率地活下去,现阶段每一个阵营的人都十分珍视己方队友的性命。也正是因为如此,像沐离这样的废柴才能活到现在。之前他们这一阵营斩杀的野兽,除了一日三餐之外,绝大部分都作为资金,用来请秦羽医师给沐离治伤了。

     训练开始后,沐离他们的这个站圈里,沐离和‘蛮子’九人脊背相依,围成一个防御阵型,以守带攻,以最小的代价搏取最大的利益。其中,韩千刃居中策应,关键时刻做出支援。

     “啊~~”

     “救我~救~啊!……”

     “噗!~~”

     …………

     训练开始后没有多久,校场上,这样撕心裂肺的惨嚎便此起彼伏,充斥在校场的每一个角落。这类濒死的凄厉哀嚎,无疑会在每一个人的心里蒙上一层灰暗的阴霾。

     每一次听到这样的喊叫,沐离身体都会不自觉的轻轻颤抖,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心里不断的在提醒他,“下一个这样惨叫的人,就是你~”。

     “集中精神!~”韩千刃突然一声厉喝。

     振聋发聩的声音,直击沐离的耳膜,霎时将他重新拉回现实。

     面前,来回踱步的野兽,嘴里‘呜吼~呜吼~’的发出一声声沉闷的低吼。沐离及时收敛心神,可惜还是迟了一步。野兽捕捉猎物的时机,往往要比人类来的更加敏锐。

     就在刚刚沐离稍一失神的功夫儿,他身前的黑虎立即抓住了破绽,四蹄猛的一蹬地面,黑虎彪硕的身形一跃而起扑向了他。

     危急时刻,沐离吓得面无血色,脑中更是一片空白,手足无措,两腿战战,抖如筛糠。眼看黑虎的前爪就要扑到自己头上,惊恐之下,沐离出于本能下意识的一矮身子,蹲了下去。黑虎一击扑空,从他头顶呼啸而过。

     “妈的!~这个废物!~……”

     “操!~小心!~……”

     “背后!~小心身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