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恩泽
    血武大陆,天武帝国塞北边城,天罪城。

     “哟~~罗爷,您今儿可来的够早的呀,快楼上请~~”

     “姑娘们,出来接客啦~~”

     …………

     “六六六,十八点,大!~~”

     “通杀!~~”

     “妈的,老子就不行这个邪,再来……”

     …………

     “听说了么,殷家二老爷昨天又娶了一房小妾。昨晚从殷家别院的墙外走过,那院里的动静可是仙音袅袅啊~~。”

     “殷二爷古稀之年雄风不减,定是‘杀’得那位豆蔻黄花般的小娘子,几天出不了闺阁啊,哈哈~~”

     “哈哈哈~殷二爷老当益壮,惜花爱花之人,实乃我辈楷模呀。”

     “是也是也……”

     …………

     “刚出锅的炊饼,一铜币两个~~”

     “又香又甜的脆皮糖人,好吃不粘牙……”

     …………

     街边小贩的营生叫卖,一声高过一声;酒肆茶馆的谈资流言,填补着普通人匮乏的生活臆想;赌坊里的汉子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嘶吼,想来已是输红了眼;青楼勾栏里的莺声燕语,纸醉金迷,消耗着无魂人大好的芳华……

     这里就是天罪城。

     乍一看,城里的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川流不息,各行各业都是一应俱全,欣欣向荣,繁荣昌盛。繁华喧闹的景象和天武帝国境内诸多大城闹市相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可是,只有真正生活在这里的人才知道,在这等忙碌喧嚣的繁华背后。他们是生活在怎样一个水深火热的残酷境遇。

     天罪城是一座座立在天武帝国塞北边荒的城池。自此向南逐渐深入天武帝国腹地,从此以北则是人迹罕至的蛮荒深山老林。因为地处偏远,土地贫瘠,因此,天武帝国内的平民很少在此安居落户。

     然而,渴望安定生活的平民不愿在天罪城落户,却并不代表天罪城人烟稀少。天罪城位于天武帝国和北方蛮荒深山的咽喉位置,是塞北蛮族和天武帝国往来的必经之路。北方大山里,天地自然孕育而出天材地宝不计其数,自成一座天然宝库。即便山中凶险万分,依旧吸引着无数悍不畏死的武者深入蛮荒山中寻宝。于是乎,天罪城也因此热闹、繁荣了起来。

     常言道,人多多是非,各种江湖人士,逃犯强盗,都聚到了这里,人龙蛇混杂。天高皇帝远,时间久了,天罪城中秩序越来越混乱,闹出了不少命案。成了一座不尊王权,只凭实力的混乱之地。

     “啪!~~快走!~~”

     闹市中,忽然传来一声刺耳的鞭响,与这喧嚣的闹市格格不入。

     一群衣不遮体,锁链加身的囚徒,在一队身披铁甲的武者的押送下,神情麻木的从青石铺成的街道上慢慢前进着。沉重的镣铐锁链拖在地面上,发出‘哗楞楞’的响声,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一个个面部僵硬,眼神涣散,仿佛行尸走肉。这些被押送的人,是外出进山狩猎的佣兵团新捕获来的奴隶。

     街上,无论是行人、商贩,还是正在肆意挥霍的找乐子的人,对此皆是毫无避讳。好像这样的事情在天罪城里,早已经司空见惯了一样,很是平常。

     奴隶队中,一个身形单薄的少年,默默地低着头,跟在队伍里前人的身后,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动着脚步。他的眼睛里和其他人一样,满是绝望的悲凉。长时间被拴着镣铐赶路,手腕、脚腕这些直接被套上枷锁的地方,已经磨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干涸的血渍随着走路时镣铐的晃动,伤口再次被磨破,流出新鲜的血液。他的身体渐渐变得麻木,四肢失去了知觉。前进的动作就像是机械似的程序,按部就班的动着。

     街边营生吃食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食物的香味引得少年的鼻头不禁微微轻嗅耸动。

     “吃的?~”沐离脚下一顿,涣散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光亮。

     从山里被抓出来的一路上,战狼佣兵团的人一次也没有给过他们吃的,只是偶尔给他们一些水喝。沐离的腹中早已饥肠辘辘。闻到空气中飘来的食物的香气,他的脚步不自觉的迟疑了一下。

     “嘭~”

     “哗楞楞~~~”

     沐离脚下慢了一步,他身后的队伍的人霎时从后面撞了上来。饥肠辘辘的沐离脚下本就虚浮无根,被身后的人这么一撞,立即一个跟头栽到地上。沉重的镣铐砸在地上,发出一阵冰冷的铁器撞击声。

     “啪!~~”

     “妈的,小崽子!~进城了还给老子添麻烦,起来!~”

     战狼佣兵团里的一个铁甲武者,快步走到他的身前。无情的鞭打、侮辱的喝骂,顿时劈头盖脸的一起施加在沐离的身上。

     本就虚弱的沐离在对方的皮鞭无情抽打之下,眼前一阵阵发黑,几欲昏厥。一道道血淋淋的鞭痕,在他的脊背上纵横交错,很快他的整个后背再看不到一处好肉。

     沐离尽力蜷缩着身子,好像只有这样,那股钻心的疼痛才能消减几分。刚刚走在他身后,不小心撞倒他的那个奴隶。看到他蜷缩成一团不断抽搐的身体,原本涣散的眼神里忽然闪过一抹愧疚,可也是稍纵即逝。下一秒,他的神情重新变得麻木,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作为奴隶,他们的命运最终都是难逃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如果能够就此死了,少受一些苦难折磨,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解脱。如此一来,看到沐离躺在地上被无情的抽打,队伍中的一些奴隶的眼睛里,似乎还闪过了羡慕的光彩。

     沐离渐渐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了,脑子好像也在慢慢的要就此停止思考了。或许下一刻,他就要死掉了吧。

     “哒哒~~哒哒~~”

     “住手!~”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进而响起一声掷地有声的清冷骄喝。

     抽打的鞭子停了下来。一道好似火焰般鲜艳的身影从马匹上翻身跃下,来到了奴隶队列的跟前。

     沐离虚弱的匍匐在地上,头面紧贴着地上的青石,在他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一双绣工精细的小蛮靴,外加一节红艳艳轻轻摇曳的丝织裙摆。

     “你在干什么,想打死他么!~”

     曼妙的声音再次响起,沐离努力的想要掀开沉重的眼皮看清这个在最后关头救下自己的人是谁。可惜,他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像是一具尸体似的瘫在地上,单凭一双耳朵,细细倾听着那个天籁般的仙音。

     “原来是殷二小姐呀。手下人不懂事,不知是哪里开罪了二小姐,说与在下,张某给您出气。”

     张涛,战狼佣兵团中两个副团长之一,是这次押送奴隶的带头人。

     红衣少女的出现,立即吸引了周围街上人的诸多目光。战狼佣兵团在天罪城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佣兵团,鲜少有人敢当街和他们生事。看热闹的人不禁悄然向着这一边靠拢过来。

     殷红玉身穿一袭曼妙红裙,勾勒出窈窕有致的躯线,朝气蓬勃,青春无限。在殷红玉的身边,一个同样二八芳华的朴素白衣少女,轻纱遮面,相伴左右。如果说红裙的殷红玉热辣似火,那么这个跟她一起的白衣少女就像是阳春白雪,清冷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寒宫仙子。

     白衣少女静静的站在殷红玉身边,目光微微下移看向倒在地上浑身伤痕的沐离身上。沐离脊背上那些触目惊心的鞭痕,使得他背上的血肉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少女清秀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张副团长,这批奴隶可是我们殷家已经付过钱的。既然付过钱,人就是我们殷家的了。你这样肆意殴打,草菅人命,损害的可是我殷家的利益啊。~”

     殷红玉娇蛮的道。

     “二小姐说的是,都怪张某御下不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请您多多见谅。”张涛笑脸相迎,献媚道,“来啊,把这个不长眼的东西拉下去,抽一百鞭子给二小姐出气。”

     话罢,押解奴隶的队伍中立即走出两个身披铁甲的佣兵,把刚刚那个挥鞭殴打沐离的佣兵拉了下去。

     那人自知今天倒了霉运,随手惩罚一个卑贱的奴隶居然也会惹祸上身。心中虽是不忿,可是在天罪城这种地方,拳头大就是王法。面对殷红玉的苛责,这个锅,他只能默默的背了。

     “二小姐,如此处置您可否满意。”拉下去了打人的佣兵,张涛笑着对殷红玉说道。

     “哼~”

     殷红玉娇蛮的冷哼一声,“我今天还有事要办,懒得和你废话。这些奴隶快些送到格斗场那边去,要是敢少了一个,让你们战狼佣兵团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二小姐放心。保证一个也少不了。”张涛附和道。

     “飞儿,我们走吧。”

     殷红玉不在去看张涛,亲热的拉起身边的白衣少女,反身朝她们各自的马匹走去。二女翻身上马,马鞭轻扬,朝着天罪城出城的城门的方向绝尘而去。

     “殷二小姐么~……”

     背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痛,沐离的身体一阵阵痉挛,虚弱和疲惫潮水般涌来,他再也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事了,人群散去。战狼佣兵团的人押解着长长的奴隶队伍继续前进。有了殷红玉的干涉,昏死过去的沐离并没有被他们抛‘尸’荒野,一并带着朝殷家的格斗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