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ywadqg"></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不过就是垃圾
    此时的境况,对于子封来说,俨然等于是已经脱了裤子,却被系统告知不行,这让子封郁闷得很,连忙用意识问道:“那该如何是好?将相机拿出来拍?”

     “那倒也不用,主人,因为权限问题。所以,现阶段,主人拍照,暂时只能利用双手,摆出相框手势,随后拇指和食指相互抵触,便可成像。”系统回答道。

     终于,系统这话让子封松了口气,而且这动作倒也简单,不就是平时手上没相机时,假装拍照的手势么?

     于是,子封又是微微一笑,然后双手,摆出一个长方形的手势之后,对准了那白衣公子的画。

     王允和白衣公子看到子封突然做出这么一个奇怪的手势,自然很是诧异,白衣公子忍不住问道:“子封先生,你这是干嘛?”

     “自然是观摩公子之画像,此画真乃绝笔,出神入化啊!简直把那貂蝉姑娘之神韵,展现得淋漓尽致!妙哉!”子封毫不吝啬地夸奖道。

     被子封如此一顿盛赞,就连白衣公子都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更是搞不懂子封的套路,尴尬一笑,回答道:“子封先生,如今我们是在比赛。莫非,子封先生从一开始就没有替貂蝉姑娘画像之意,不过是来看个热闹?”

     “恐怕,这是公子心中所想吧?其实啊,我今天过来,就是替貂蝉姑娘画像的。”

     “那……那现在都不足半刻钟的时辰了,子封先生,你还不动笔,来得及吗?”看着即将燃尽的香烛,王允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说道。

     而子封,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其实,貂蝉姑娘之画,在下早已完成。”

     “什么?完成了?!”

     “你妹啊,老子我一直都盯着你,除了看你画了一只大猫之外,就根本没动过笔,骗鬼也不带这样的啊!”此番话,白衣公子虽然只是心中所骂,但差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毕竟,在所有人看来,子封此刻所说之话,实在是太荒谬了一点。

     “各位,不信也罢,事实如此。”子封倒也不理会众人的质疑,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前。

     随后,子封当着众人的面,拿起了画笔。

     不过,紧接着子封的动作,还是让现场的人,一阵吃惊,瞠目结舌。

     只见,子封拿起画笔之后,并未染墨,而是将画笔,放进了那清水当中,将原先沾染在上面的墨水,全部都洗净了。

     看着子封这个动作,所有人都不清楚,子封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旋即,将墨水洗净之后,子封又将画笔甩干,这才提笔,在自己面前的画纸上,一阵涂抹。

     众人,无一能够看得懂子封这涂抹之意,众人,更是不明白,子封刚才说,画作已经完成的意思,是什么。

     “王大人,时辰已到。”这时,一名下人来到了王允边上,说道。

     貂蝉听到声音,倒也是松了口气,毕竟如此模样坐了一炷香的时间,倒也是累得很。

     不过,刚才画堂之内所发生的事情,貂蝉自然也是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时辰已到,貂蝉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下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尤其是子封的举动,在貂蝉的心中,埋下了一团巨大的迷雾。

     时辰已到,子封倒也是立刻放下了笔,毕竟,刚才子封在那画纸上的一阵涂抹,到底何意,就算让子封自己编个说法来,也是编不出来。

     纯粹,就是瞎搞。

     但子封还是表现出一副大作完成的样子,哈哈一笑,说道:“好久没有如此画画了,爽哉!爽哉!”

     “子……子封先生,您……您这是好了?”王允再次问道。

     子封笑着点头,说道:“当然,已经完成,不过,王大人,在下有一事相求,那便是本人的画,需最后一个观摩。”

     尽管心中异常好奇,但既然子封这么说了,王允倒也不着急这么一会了,点了点头,说道:“好,不过,子封先生,我也得奉劝你一句。虽然子封先生或许也是朝廷之人,但是,我司徒王允在朝廷中,威望尚存,希望子封先生,不要戏耍老夫,不然……”

     其实对王允这号人,子封固然讨厌,为了离间董卓,在历史中,等于是让貂蝉这等绝世美人做了棋子,实在可耻!

     所以,此刻面对王允略带威胁之言,子封不慌不乱,笑道:“若是到时候王大人看了画作之后,觉得是在下戏耍了王大人的话,在下人头奉上。”

     “子封先生言重了。好了,来人,把各位画师的画,都呈上来!”王允吩咐道。

     “是,王大人!”

     很快,所有人的画都交了上去,然后一幅一幅地由王允亲自展示,让众人和在场的评委评判。

     当然,貂蝉自然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评委了。

     不过,虽然今日现场一共来了三十五名画师,但因为对子封画作之期待,前面这些人的画作,都已经无法入了王允和貂蝉等人的法眼。

     直到那白衣公子的画,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貂蝉不由得眸光一闪。

     不得不说,这白衣公子作画之功底,甚是了得,此画的确是将貂蝉之美韵,表现得淋漓尽致!

     王允也是非常满意,看着这副画作,笑道:“何公子的画功实在了得!此画,候选!”

     “感谢王大人!”三十四幅画中,此刻就候选了这何公子一副,何公子自然满意。

     眼下,王允到底会采用谁的画像,也就只是在子封和何公子两人之间角逐了。

     而众人,此刻的好奇之心也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因为终于有机会,看子封的画作了!

     “最后一幅作画,乃子封先生所画!揭纱!”下人喊道,准备揭开画作上的纱布!

     而众人,心中也是有各种猜想!很是好奇,一张白纸,如何放了一会之后,就会成画!

     但是,揭纱之后,不过依然是一张白纸罢了!

     “这个……子封先生,这画,如何解释?”王允实在是有些尴尬,最后耐着性子,问道。

     子封抿了抿嘴,然后上前一步,来到了自己的画作边上,笑着说道:“王大人,貂蝉姑娘冰清玉洁,正如这白纸一样,实在不该受这世禄之风尘。”子封这话一出,再次让王允心中一沉。

     更加确定,子封已经完全猜透了自己今日招纳画师替貂蝉作画的本意。

     但是,就在王允刚要发作之际,子封又是指着画作,说道:“当然,用白纸来展现貂蝉姑娘,实属大不敬。各位,看清楚了。”

     说完,子封再次将纱布蒙上,然后将刚才拍下那何公子的画,呈现在了画布之上。

     随后,子封再次揭开纱布,如变魔术一般,白纸上,依然变成了一幅和何公子所画一模一样之画!

     当看到突然出现的画像时,何公子的眸子,也是彻底地瞪大了!

     “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画,怎么和何公子所作之画,一模一样啊!”

     “是啊!但是,显然子封先生的速度更快,手法更诡异!”

     “但是,两幅画,真的一点区别都没有啊!”

     何公子激动地冲到了自封的画前,对比了半天,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观都被刷新了,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此话,为何和我的手笔,一模一样!甚至,连失误都一样!”说完,何公子指着画作上,一个失误之处!

     “怎么?难不成何公子还想说,在下抄袭公子之画作不成?”子封笑着反问道。

     毕竟,在古代,这种抄袭事件,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模仿字迹已经不得了,更别说是模仿画作了!

     难度实在太大!

     何况,此画子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所做,只不过期间只是看了眼何公子的画作罢了。

     虽然两幅画一模一样,但谁的画功更厉害,自然已见高下。

     “虽然子封先生和何公子之画神韵相同,但是,子封先生之画功,绝世无双!所以,此次……”

     “等等!”然而,就在这时,子封突然拿起了自己的作品,笑着说道:“其实……此画在我眼中,不过就是垃圾罢了。”

     说完,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就将自己的画作,给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