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似火红柔
    教学楼长长的走廊,尽头转弯处突然响起一道少女忽远忽近、诡异魅惑的笑声。

     黄英昊顺着那道笑声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迎面拂过来的微风都浸染这份魅惑和诡异。

     他眼神警惕四周,手紧握着剑符,小心脏彭彭地乱跳。

     “谁?”黄英昊喊道。

     他眼前忽然出现一抹红光,短暂的刺眼后睁开双目。

     一个红唇似火、妖艳红妆的美女正靠在墙壁上对着黄英昊诡异的笑,嘴角带着戏谑。

     女子美眸如水,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细嫩光滑的长腿,玉手里拿着一根香烟,美艳得让人瞬间窒息。

     “真是有趣,林蓝萱看中的人居然是这种货色。”秦红柔淡淡说道,眼眸里闪过一丝不屑。

     她声音却好听悦耳,犹如是一只小狐狸精在耳边轻吟。

     黄英昊看见大美女第一反应就是裂开嘴的笑,但听到林蓝萱这三个字,又马上清醒了。

     他眼眸里带着一份凝重看着她。

     黄英昊沉声道,“美女,你是?”

     “我叫秦红柔。”秦红柔说道,点起手中的那根烟。

     “秦红柔?”黄英昊心里有些疑惑,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像是在哪里听过。

     黄英昊忽然想道,“你是秦家的大小姐,秦红柔?”

     “哼,你总算有点见识。”秦红柔对着黄英昊吐着一口烟圈。

     原来是秦氏抓妖师家族的千金小姐,在偌大的防海市,秦家、白家、王家等都是华夏大地上享誉九州的抓妖大宗族中的一只分支血脉。

     但是即便是小分支家族,那也是有着防海市别的普通家族比拼不了的底蕴和实力,不过即便是如此显赫的背景势力,他黄英昊也并不想和他们有所什么交集。

     “你刚才说道林蓝萱,是有什么事吗?”黄英昊声音淡淡问道。

     秦红柔嘴角的戏谑愈加浓郁,“你女朋友让我给你捎句话,三天后下午六点的吞雾森林,你要准时出现,她在那里等你。”

     “我没空,而且她也不是我女朋友。”黄英昊冷冷地回绝道。

     他黄英昊虽然对美女色相一向抵挡不住,但是人妖殊途他还是分的开的。

     虽然他还没确定林蓝萱是否为妖物,可正如他娘花英莲所说的,妖孽本恶,黄英昊已经去世的父亲也是因为轻信妖物而英年早逝的,黄英昊不想重蹈覆辙。

     “呵呵,看不出来,你也是挺有趣的。”秦红柔骄声燕语道,美眸似火地看着他。

     黄英昊这时候露出坏坏的笑,向秦红柔香艳的身子逼近,“我有趣的方面还有很多,你要不要也慢慢了解一下。”

     “你小心,跟我说过这种话的男人下场都是很惨的。”秦红柔狐狸般的眼眸魅惑十足地看着黄英昊,再次轻声柔语道,“蓝萱说了,你如果去了吞雾森林,这里的凶案就能迎刃而解。”

     黄英昊这时面露正色,问道“千年鬼畜在吞雾森林?”

     “呵呵,你这么关心干什么,你不是不去吗。”秦红柔舔着殷红似火的嘴唇说道,眼眸忽然闪过狡黠说道,“其实我也不想你去,这样就可以好好灭灭林蓝萱的威风了,谁叫她往日这般装模作样的高冷矫情,我早就看不惯眼了。”

     “哈哈,你这么说,我突然有点想去了。”黄英昊轻轻坏笑道。

     秦红柔撅嘴轻柔地说道,“无所谓你去不去了,你不去,我看她笑话,你去,他们看你们俩的笑话。”

     黄英昊轻皱着眉,收回笑容,原来这个妮子自始至终都看不起他,哼。

     秦红柔无所谓他此刻的表情,转身越上护栏边,言道“话我已经带到了,我该走了,拜拜。”

     黄英昊急忙叫住了她,“等等,刚才那道充满妖气的笑声不是你的吗?”

     “当然不是我了。”秦红柔嘴角带着轻笑,“我来时还给你带份大礼,你转头看看那地上的麻袋。”

     秦红柔言罢,火红的魅影转身没入近走廊边的大树,犹如一只轻巧的小狐狸,转瞬不见。

     “麻袋?”黄英昊低头注意到地上确实有一个绑得紧紧的灰色麻袋,里面似乎装着一个亡灵,正在麻袋里面拼命挣扎。

     黄英昊解开麻袋,鬼气顿涨。

     麻袋下面的女鬼满脸是血,血肉模糊,生前肯定是受到极大的折磨而死去。

     凄厉的鬼叫声响彻整个教学楼。

     楼下的警察、记者和群众个个胆战心惊,缩着脑袋望向学楼的六楼。

     那鬼叫声实在凄惨可怕,惊悚着众人的内心。

     同一时间,楼下凶案现场调查的花英莲和黄友仁同时停止手中活动,直奔上黄英昊所在的六楼。

     黄英昊静静地杵在那里,见到女鬼的那一刻,他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般震撼震惊,任凭这无助的女鬼从他眼前逃脱。

     因为那女鬼的生前,黄英昊也认识,是张孝琳的好姐妹王依然,前一阵他还见过。

     而楼下凶案现场的受害者就是她!

     “妖物,哪跑。”最先奔向六楼的黄二叔大喊一声,手中紫金囊袋往空中一挥,顿时圣光四溢,神风大涨。

     王怡然的鬼魂根本逃无所逃,下一秒就被吸入紫金囊袋里。

     黄二叔皱眉,“这妖物的鬼力怎么会这么弱。”

     “对啊,这根本不是千年的鬼畜。”赶到的花英莲也纳闷,“哎,花魑,是不是你鬼晓眼判断错了,这次凶手只是个小鬼。”

     花魑翻了好大的白眼,“大姨妈,我对你无语。”

     “凶手不是她,她是受害者王依然的鬼魂。”黄英昊走过来说道,眼眸凝重。

     黄二叔也怪道,“原来她是那个可怜女孩的冤魂,怪不得,就凭她的鬼力,一个小孩子只怕也弄不过。”

     “原来如此这样啊。”花英莲对着花魑尴尬一笑。

     楼下传来几个重重的脚步声,陈局长带着几个警卫和记者走上楼来。

     陈局长一上来就大笑,紧握着黄友仁的手,“大师果然就是大师,这么快就搞定了,真不愧是防海市第一天师。”

     几个记者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照,黄英昊赶紧拉着花魑躲开他们。

     黄友仁皮笑肉不笑,拉过陈局长,小声嘀咕说道,“局长,我们还没抓到凶手呢,这个不是。”

     “什么。”陈局长笑容僵硬,但这么多记者的聚光灯下,他只好硬着头皮地笑道,“哈哈,本案多亏黄天师的相助,终于把这个祸害社会的妖物抓拿归案,学生们可以好好上课了!”

     陈局长说着,面带笑容,举起紫金囊袋,让众记者拍照,里面隐隐约约还能听得到女鬼惨烈的嘶吼声。

     约莫半个钟头之后,受完采访的陈局长板着脸走向警车,黄友仁则在后面追着。

     “陈局长,这个案件还没了结,妖物还没抓到,就这么让学生来学校继续上课,那不是太过于危险了吗。”黄友仁说道。

     陈局长板着脸沉声道,“小黄同志啊,上级对这个案件很是重视,我的压力也很大啊,凶手呢,你们继续追查下去,但请你们不要声张,不然这对你还是对我都不好,这次案件我们警方给了你们不少钱啊。”

     说完,陈局长带领属下陆续开车离开,留下黄友仁一脸的无奈。

     “二叔,能不能把那个冤魂交给我处理。”黄英昊走过来说道,面色郑重。

     黄友仁问道,“你要干嘛。”

     “我想一个人亲自帮她超度。”黄英昊说道。

     其实黄英昊心中早已想到一个方法,或许能解开冤魂身后的种种悬疑。

     夜晚时分,月色正加浓郁,黄英昊的房间内,神秘漩涡再一次的出现。

     黄英昊握着符剑,一脸早已预料到的表情。

     果然,这个符剑只要是对处女妖物,一概来者不拒,这让黄英昊很是好奇符剑空间的掌控者是怎么样的面目德行。

     “公子。”王怡然柔声说道,眼神空洞,表情麻木。

     黄英昊问道,“把你生前所遭的迫害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正当黄英昊信心满满的时候,王怡然面目十分痛苦狰狞,捂着头摇晃,不停呻吟道,“啊,鬼,救命,救我。”

     黄英昊见她居然是这般模样,于心不忍,“停!本公子命你不要去想。”

     王依然神情才慢慢舒展放松,不再那么痛苦,这让黄英昊心里大为震撼,到底是什么样的遭遇,让一个人即便是死了也不得安生。

     “不对!”黄英昊眼神敏锐,心里大为疑惑,“你六魂中掌控天脉属性的阴魂怎么会没有?难道……。”

     黄英昊心里十分震撼,女生掌控天脉属性的是阴魂,男生则是阳魂掌控天脉属性,即便不是修炼者,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相关的属性天脉。

     而王怡然的魂魄中居然缺失了阴魂,像是后天被人活活抽离开的。

     “报上你的生辰。”黄英昊带着疑惑命令道。

     王怡然回道,“回禀公子,我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

     果然应证他的猜想,黄英昊心里还是很大的震撼,这么说来,这个千年的鬼畜还会继续寻找这种时候出生的年轻女子。

     防海市已然不安全,他得尽早和二叔商量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