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天火威力
    空气骤然紧绷,有一道怒火在黄英昊的心中,原来他多次的忍让谦恭,换来的是别人对他的暗下毒手,既然这样他就不忍了。

     “原来你们白家的人一直想对我们赶尽杀绝,灭神针偷袭的事情你们也做的来,呵,可笑。”黄英昊愈来愈冷冽的声音,眼眸里压抑着怒气,捏紧拳头。

     “你,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活着。”白苟锋眼珠瞪得极大,面容惶恐扭曲。

     他不是人,灭神针是上古凶器,能灭息人的灵魂生气,他怎么会还活着。

     “想知道为什么是吧,呵。”

     黄英昊冷笑道,眼眸锋利如刀地盯着白苟锋,手里裹着一层布拔掉胸口前的灭神针,拿出挂在怀中闪露着古朴气息的符剑,是这个符剑吊坠挡住了灭神针的偷袭,不然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你们白家的人可能在想,如果两方家族势力争斗,年轻一派的争斗比拼生死无论是吗?”黄英昊铁着声音冷冷地说道,“很好,和我想的一样,那么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

     这是黄英昊怒火最为爆发的一次,原本以为校园打架是小磕小碰的打闹,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想到置于他死地。

     “你去死。”黄英昊冷冷的声音宛如死神的镰刀,像要收割白苟锋的声音,让白苟锋不寒而栗。

     “快去叫我堂哥救我。”白苟锋想要叫人搬救兵,不过黄英昊不给他这个机会。

     黄英昊一个身影如幻的位移就到白苟锋身前,一只大手像拎起一只小猫小狗,另一只结实的拳头不断地砸向白苟锋的肚子。

     “饶命!”白苟锋吃力痛苦地求饶,眼神里满是畏惧和胆怯。

     “饶命?呵,若我被灭神针偷袭中了,你会饶我?可笑。”黄英昊这次是来真的,与死神的一次擦身而过,让他愤怒不已,结实的大手紧紧掐住白苟锋的喉咙,他越来越难以呼吸,他在白苟锋的眼前犹如婴儿和大人的较量。

     “住手!”一声怒吼犹如惊雷贯耳,伴随着一道猛烈如虎的拳风,想要拍在黄英昊的身后,却被后者敏锐地躲开。

     “白世华!”黄英昊冷声道,皱着眉,眼里闪过一丝忌惮,居然是白家的天才少年,年仅十八岁就破入到玄阶的层次,在防海市可所谓少年成名,不过我黄英昊并不怕他,只是他在,对付白苟锋有些棘手而已。

     “黄英昊你是想挑起白家和黄、花两派之间的争斗吗?”白世华眼眸如刀剑般凌厉锋刃地盯着黄英昊,一上来被扣帽子,泼脏水,实属心机婊。

     “你不用往我身上扣帽子,先挑事的明明是你们白家的人。”黄英昊冷冷说道。

     “可我看见的却是你想要置我堂弟于死地,这怎么解释。”白世华淡淡地说道,眼眸闪过一丝的杀机。

     “这个你们白家的人可认识吧。”黄英昊对他的倒打一耙很是不屑,拿起手中的灭神针,嘴角带着戏谑,“如果我告诉我娘,你们白家的人想要用这跟灭神针来杀害我,你说最疼爱我的娘亲和二叔,他们会怎么样?”

     “胡说,我堂弟怎么会是这种人,这根灭神针肯定是你偷来的。”这种情况白世华怎么可能会承认是白家背后的主使,承认了就等于挑开三个家族的纷争暗斗,到那时候事情会越来越复杂,反而会被家族长辈责罚,所以他此刻只能继续发挥他泼脏水的能力,想要通过声势来逼迫黄英昊不了了事,可黄英昊并不是软骨头的人。

     “呵呵,我胡说,可我的兄弟们都看见了,你想怎么办?杀人灭口,还是武力逼迫他们不说出去。”黄英昊声音异常冷冽地讽刺道。

     “你既然说是你兄弟看见了,那么他们既然是你兄弟,言辞的虚实又怎么能判断。”白世华不愧为老江湖,说话言辞咄咄逼人,倒打一耙的能力无可挑剔。

     “原来所谓白家天才只不过是一个搬弄是非曲折的小人而已。”黄英昊一脸的不屑,“你口舌之争这么厉害,那这件事我们就拿到天师堂执法会让说,不过白苟锋嘛,我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地离开。”

     “你到底想怎么样?”提起天师堂,白世华眼神闪过一丝忌惮。

     白世华还是低估了黄英昊的麻烦程度,软硬皆施都吓不了他,只好摊开来说,冷峻的眼眸带着怒气地瞪白苟锋一眼。

     若不是这个废物拿了家族的灭神针还解决不了这个麻烦人物,现在也不会弄成这样的局面,若是花,黄两派因这个事情彻底闹翻,他等着受族罚鞭打吧。

     “只要他能够在我面前磕头认错,并答应以后不要出现在我们兄弟眼前,我可以把灭神针还给你们。”黄英昊说道。

     黄英昊并不是为了大事化了,只是白家在防海市的势力颇大,在华南众多的抓妖师家族中,也是有名头的,而且防海市只是白家的一只分支,他们家族的真正的大本营是在魔都,那个家族可所谓庞然大物,只手遮天。

     “堂哥。”白苟锋眼含着泪水向白世华求助,样子颇为狼狈。

     “滚在一边去,还不去磕头,丢脸的家伙。”白世华狠狠的一脚踢开白苟锋,眼神露出露骨的嫌弃。

     “堂哥……。”白苟锋爬在地上,声音哽咽,看了一眼白世华,却被后者视若蝼蚁般的不在意,种种耻辱仿佛是扎根在白苟锋的心中,扭曲他的心灵。

     “对不起,昊哥,我该死,我该死,你大人有大量,原来我吧。”白苟锋爬到黄英昊的面前,使劲地往地上磕了几个响头,额头被蹭破了皮,嘴里不挺的道歉。

     “好了好了,这次放你一码,以后最好不要在老子眼前出现,不然不会有今天这么好脾气。”黄英昊不耐烦地说道,一块布包裹着灭神针,从黄英昊手中传到白世华手上。

     白世华打开布一看,一根金针被扭断成几截,显然已经不能用了。

     “嘿嘿,这么害人的东西,我怕你们以后还会用在我身上,以防万一。”黄英昊一脸奸笑得逞的模样。

     “哼,听说阁下是黄、花两派宗师的传承弟子,功法修为肯定威震防海,无人不知,那么在下能否赐教。”白世华忍着怒气的笑道。

     “没有没有,这都坊间谣传的,今天没空,下次……。”黄英昊摸着脑袋嘿嘿笑道,他的通病,一有人夸赞就得意上天,不过黄英昊的言语还没说完就被急迫挑事的白世华打断了。

     “你是同意了是吗,那就接招吧。”白世华眼眸成剑,化手为刀,直接向黄英昊砍去,脚法是白家著名的白雪无痕步,转息间就出现黄英昊,不由分说地动起武来。

     “白家的人就是爱偷袭。”黄英昊面色正经,脚步成幻,躲过了白世华的突然出袭。

     “往哪里走!”一声怒斥,白世华掌风转换,由刀化虎,犹如猛虎过山,气势汹涌,拦住了黄英昊的去路。

     黄英昊微皱着眉,玄阶的功法果然奇妙,纵然他天赋异禀,但是在实力的鸿沟下,他也只能暂避锋芒。

     一道白虎龙峰掌过来,被黄英昊闪避开,结果劈在一个石块上,顿时碎石飞散。

     “你要一味的躲吗,胆小鬼。”白世华言语讽刺道。

     “哼,我躲并不是怕你,而是为你准备一个大的。”黄英昊面露自信,虽然一直在躲避,暂避白世华的锋芒,但是身形却有条不紊,像是准备什么。

     “这个是给你的,接招吧。”

     黄英昊掌心间升起一道炙热的蓝色火苗,冒着毁灭死亡的气息,向着白世华喷涌而来的狂暴灵气燃烧而去。

     “不好,是天火!你是天火灵根?怎么可能。”白世华不可置信的面容,随后转化为赤裸裸的嫉妒。

     白世华快速的咬破手指,逼出本命精血,借以扑灭天火,以防它顺着灵气一直燃烧到体内丹田,那就糟糕了。

     即便是这样,损失本命精血的白世华气势一下子就焉了,伤到根基本源那是抓妖师最忌讳的,必须停止运用灵气,回家族疗养。

     “我们走!”白世华冷冷地说道,转身边离开,期间还回头放了一句狠话,“黄英昊,你给我记住。”

     “切,有种别走啊。”

     “昊哥,威武,昊哥,最棒。”

     “昊哥,你刚才那招太酷了,是从那个武馆学的。”

     白世华等人刚走,少男时代的成员们才敢从隔壁厕所内出来。

     “你们这帮臭小子,打的时候不见人影,走得时候才敢出来,怎么,躲在厕所受不了?”黄英昊翻个大白眼给他的小弟们,这帮见风使舵的混小子,是时候换一批新成员加入少男时代了。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李大为,朱小胖,小六子,任小四等人纷纷跪地参拜,一脸虔诚认真。

     “你们这帮混小子,想干什么?”黄英昊头一次受他们这般大礼,有点反应不过来。

     “昊哥,不,师父,刚才我们几个人在厕所窗台上看你威武霸气的英姿,顿升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所以我们想拜您老人家为师。”朱小胖笑脸洋溢地说道,不禁间还向黄英昊连抛几个媚眼。

     “不行!”黄英昊斩钉截铁回绝。

     “昊哥,你就收我们为徒吧。”这帮混小子鬼哭狼嚎地哀求道,朱小胖死抱着黄英昊的大腿,“昊哥,你要是不答应我们,我们就长跪不起。”

     “滚开,死一边去,我要静养。”黄英昊连踹他们几脚,他们就是不放手。

     这时候一个穿着火辣短裙,身材丰满傲人,皮肤白皙如凝脂玉露的女教师经过此地。

     “黄英昊!你们不去注册,原来是在这里。”甘婷婷走过来说道,声音锐耳好听,嫩白的玉手推着黑边眼镜,左手拿着教鞭。

     “老班!”黄英昊等众人异口同声道。

     “赶紧的,一个个给我去注册,注完册打扫教室卫生,听到没有。”甘婷婷手中挥舞着教鞭催促他们。

     “班主任,你别打我屁股啊。”朱小胖不满道。

     “快点,再废话,我就不止打你屁股。”甘婷婷再次挥舞教鞭说道。

     唉,怎么会在这里碰见魔女老班啊,又要做一堆卫生,黄英昊心里直呼倒霉。